唐杰忠那一代艺术家发扬光大了相声祖业

唐杰忠去世,很不适合用“一个时代结束了”这样烂大街的语句来形容。因为相声时代早就结束了。

文丨特约评论员 韩浩月

6月18日,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唐杰忠因病医治无效不幸逝世,享年85岁。唐杰忠居然85岁了,随即又去翻查他重要的合作对象,马季83岁,郝爱民78岁,最年轻的姜昆67岁……这感觉不对,明明想到唐杰忠的时候,浮在脑海中的形象,永远是四十来岁不到五十的样子,胖乎乎满脸福相,脸上总是笑容满面的样子。

时间过得真快,喜欢听唐杰忠那一代相声演员的观众,也已经进入了爱忘事的年龄。想到唐杰忠会想到什么?与他关联的,除了那张笑脸之外,恐怕就是“马季”、“姜昆”、“相声”、“春晚”等为数不多的关键词了,至于他演出的那些经典作品如《虎口遐想》、《电梯奇遇》、《学唱歌》、《着急》、《重大新闻》等,谁还能清晰记得里面的桥段与笑点呢?

这是所有老一代艺术家在这个时代所面临的一个尴尬状况,有人记得他们的形象,有人熟悉他们的名字,有人能想到他们在舞台上意气风发——当一个包袱成功地抖响,他和搭档不经意间从表情中传递出来的一点得意与满足感……就算是这些,也如一滴浓墨落在洁白的宣纸之上,慢慢地洇开,慢慢地淡了。

按照现在流行的说法,相声演员也可以归于艺人行列,但唐杰忠又算什么样的艺人?说他是天桥艺人,显然不合适,他已经走出了天桥的狭小概念,说他是流行意义上的艺人,更不合适,因为在他身上,寻找不到一点流行艺人的痕迹。他和他所在的娱乐时代一样,简单,朴素,娱乐就是娱乐,没有太多的幺蛾子。他那个时代的绝大多数人的名字,在后面冠以“艺术家”的称谓,都很妥帖。

生活中唐杰忠什么样?少有人知道,他去世之后,关于他的家庭生活、他的人生曲折,几乎没有任何“料”可以挖,当然,在他当红的时候,还没有狗仔,全民八卦的风气根本没有成形。想到他就会想到相声、想到艺术、想到人品。

说到人品,唐杰忠与姜昆合作了小20年,一次脸没红过,一次架没吵过,台上相互调侃,台下相敬如宾,人品与艺品,相得益彰。这么说来,唐杰忠就是老版的于谦呀。对比之下,于谦过得更不容易些,郭德纲经常在外面惹出口舌之祸,记者避免不了去让于谦发表观点,但这么多年来,于谦没有说过一次错话。于谦的品德,显然是从唐杰忠们身上继承来的。

相声最好的年代,就是唐杰忠、马季、姜昆红火的那十来年。他们不是电影明星,但受欢迎程度却要大于电影明星,他们比电影明星更多地出现在观众与听众那里。他们用相声为观众解乏儿、出气儿,却从不向观众索求什么,没有天价出场费,也不随便跨界到别的娱乐领域挣钱,用相声界的老规矩约束着自己,如果说相声是门祖业,那么唐杰忠和他的朋友们,算是把这门祖业发扬光大但又没让祖业变形走样的一代。

唐杰忠去世,很不适合用“一个时代结束了”这样烂大街的语句来形容。因为相声时代早就结束了。在有了互联网之后,在娱乐平台、娱乐方式多到泛滥之后,在人们的娱乐重心全面转移之后,相声就渐渐枯萎了。郭德纲刚火的那几年,“复兴相声”的口号喊得震天响,但现在看来,也不过是相声的一次回光返照,他的弟子们在综艺节目中说的那些相声,看着很是令人尴尬。相声曾回光返照过,但“相声已死”却早已成为事实。

侯宝林、马三立去世的时候,已经是相声界“大师谢幕”的标志性事件。精神领袖走了,相声界就乱了。亏得尚且掌握相声界权力的那老哥几个,在乱象发生时还知道如何拉扯门帘,尽力不让家丑外扬。相声界所受到的冲击,其实和娱乐业以及其它行业领域所受到的冲击,是一模一样的,单独要求相声界守住阵脚、底线不乱,说实话也是奢求。

唐杰忠去世,除了那些记得他的观众,会感谢当年他带来的欢笑与陪伴,对相声界会有什么影响?恐怕不会有任何的触动。相声创作与表演,已经是铁板一块。标志人物的离世,会让相声在娱乐的水面之下,继续下坠,最终坠到一个谁也无法看见的角落。

作者

韩浩月

韩浩月

凤凰评论特约评论员,专栏作家

作者其他网评

下一篇

网约车好不好,还是需要顶层设计

地方部门将若干目标同时加在一个部门规章当中,原有促进网约车发展、促进分享经济发展等根本的立法目的必然会被淡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