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4起幼儿车内致死,监管装睡还是真睡

4个可爱的孩子,就这样在光天化日死去了。但愿这样的惨痛能够唤醒成人世界的良知,能够激发政府部门的责任,能够换来其他类似事故的终结。

从6月28日至7月13日,短短半个月时间内,河北省连发4起幼儿园校车遗落幼儿致死事故。

文丨特约评论员 斯远

这是一个悲伤的酷暑。从6月28日至7月13日,短短半个月时间内,河北省连发4起幼儿园校车遗落幼儿致死事故。出于对生命的尊重,让我们一一列出这些不幸的事件: 

——6月28日上午8时左右,保定市雄县一无证托幼机构将一名3岁幼儿送至托儿所后,将幼儿遗落在接送车辆内,下午5时发现时已无生命体征。

——7月10日上午8时30左右,唐山市遵化市成才双语幼儿园(民办幼儿园)将一名3岁幼儿送园后,未点清人数,下午16时45左右发现幼儿遗落在接送车辆内,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7月12日上午9时,石家庄晋州市桃源镇周头村一非法幼儿园(天宝幼儿园)将一名两岁半幼儿(女)遗忘车内,直至下午4时打开车门才发现该幼儿,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7月13日上午9时,廊坊霸州市堂二里镇亲爽养正幼儿园接送车接幼儿上学,到园后,将其中一名三岁幼儿(女)遗忘在车内,下午3时30分,打开车门发现该幼儿,送医后抢救无效死亡。

很难想象,在狭窄、密闭的“校车”内,在漫长的一整天时间里,这些小小孩童经受了怎样的折磨与摧残。灾难发生的这段时间,河北已进入一年中最热的日子,每天的气温均在38度以上。而车内温度恐怕要到5、60度。一个个活泼泼的孩子,硬是在这样一个蒸笼般的环境中,一点点失去生命的症候,走向死亡,委实让人难以接受。

意外死亡之事常有,而像这样被熏蒸而死的“死法”,堪称人神共愤、热泪长流。而当所有这些罪恶,居然加诸我们平时呵护唯恐不足的孩子身上时,已经很难用常规语言形容这些事件的恶劣程度。这些年,随着社会文明程度的提高,动物屠宰场都在想方设法调节那些挨宰“食材”的情绪,而我们的孩子却还要在骄阳下被活活晒死,未免太不合人道。

两岁半、三岁,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正是将懂未懂、天真无邪的时候,然而,他们童真的眼睛却眼睁睁地看着那些成人们把他们“遗落”,并置于死地。这是人生的第一课,也是最后一课。或许他们到死也难以明白,为什么有些人能够如此残忍、暴虐?这样的行为,与禽兽何异?

每一次事发后,都说是“无意”遗落,可问题是,就连那些羊倌都知道自己那一群究竟有几只羊、有没有掉队的,何以一个幼儿园、一个“校车”司机,连几个孩子都数不清楚?每一个孩子都是一个世界,而每一次遗落都是一个生命的轰然崩塌。这种以人为产品、以人为核心的“生意”,岂可如此大意?

每一次事发后,涉事幼儿园都会被指“非法”、“无证”,可问题是,层层叠叠的相关部门机构,早干嘛去了?“无证”而能正常办学,“非法”而能长期存在,本身就意味着监管存在失职情由。可以说,“幼儿之殇”,并非仅仅是幼儿园的问题,而应该是几方合力、甚至是“合谋”的结果。正因为此类非法托幼机构长期以来的“野生”状态,才导致了类似幼儿频频死于无常的结果。

现在,孩子死了好几个,河北省教育厅才急慌慌下发紧急通知,要求各县(市、区)教育行政部门认真检查接送幼儿车辆情况、认真核查司乘人员情况、严格审查办园资质及教师资质等。这也太“马后炮”了吧。而此类看似严厉、实则“雨过地皮湿”的所谓“治理”,非但不可能杜绝此类事故,也不可能真正规范幼儿园的办学行为。直白点说,这也是一种卸责行为。

早在2012年3月26日,河北省秦皇岛市青龙满族自治县就发生一起3死15伤的校车事故。当时,教育部门也曾下发紧急通知,要求全省严查搭载学生的交通工具。然而,5年过去了,这一混乱的情况有改观吗?时间淡漠了血痕,时间也包庇了罪恶,而孩子们,注定还要在不测的前路中,自求多福。

其实,这一问题并非完全难以破解。治理的着力点一是在于各级地方政府、管理部门,要真正把孩子们的安全放在心上,要时时刻刻查漏补缺,防范任何可能的伤害。

当下,尽管义务教育已经全部纳入政府监管视野,但学前教育却依然主要靠市场行为来满足。长此以往,则必然会导致逐利性压倒公益性,从而出现种种乱象。对此,管理部门理应有所预期。河北省教育厅文件说,“一些民办幼儿园宗旨不是办教育,而是把办幼儿园当做赚钱的生意”,然而,在一个市场化环境中,学前教育早成了生意,倒是管理部门理应强化监管,而不是放任自流。

而除了监管之外,也到了认真考虑将学前教育纳入政府教育管理序列的时候了。特别是在农村,点多面广,尤其面临着众多不测风险。如果依然听任市场来填补空白,粗放化的“生意”将不可避免。

还有,即便是“生意”,地方政府、教育部门也应该认真履职,就像管理市容一样,对学前教育实施常态化管理。必须明白,教育之所以特殊、重要,正是因为其主体是人,是我们的下一代,容不得半点麻木与疏忽。而无论是“装睡”还是“真睡”,最终的结果都将会严重灼伤这个社会。

4个可爱的孩子,就这样在光天化日死去了。但愿这样的惨痛能够唤醒成人世界的良知,能够激发政府部门的责任,能够换来其他类似事故的终结。

作者

斯远

作者其他网评

下一篇

从一起班级微信群风波看权力的游

我们能否由“纳税人供养学校和老师”这个出发点,重新厘清一个班级群该有的权力方式?虽然尊师重道是传统美德,但至少为人师表也应该尽量开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