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永元辞职,粉丝的会员费该有个说法

高调地进场,以极具辨识度的个人IP帮助商家收割财富,然后不明不白地退出,就扔下一句利益集团报复的囫囵话,多少有点对不起入了会的粉丝。

文丨特约评论员  余寒

袖子一挥,崔永元告别了他弃媒从商的首个战场——昨日,崔永元通过其创立的非转基因食品商城璞谷塘旗下“璞谷塘安全食品俱乐部”微信,发表公开声明,称将辞去璞谷塘担任的所有职务并退出所有股份。崔永元称这与其反对转基因食品、导致个人受牵连有关,并誓言要与对方“血战到底”。

崔永元从央视主持到商人,在媒体人转型的浪潮中谈不上有多独特,他的不同在于,这种转型始终是靠反转基因话题给自己刷存在感。而如今,转基因问题纷争似乎已成了“选边站队”的议题,科学理性的声音太少,浮躁喧嚣话语太多,其中还夹带着美国孟山都为代表的西方阴谋论。作为转基因的反对者,阴谋论的舆论受益方,这次他竟也祭出同样的大旗,在谈及辞职原因时说,“得罪了庞大利益集团横遭报复。”

利益集团都有谁,崔永元并没有交代。这种模棱两可又让人浮想联翩的话术,倒让他站在了舆论的“道德高点”,赢得了不少人支持。阴谋论在国内的语境中,历来土壤深厚,哪怕它毫无逻辑,加上“是中国人就转”的前缀后,“每购买一次日货就是制造一颗射向中国的子弹”这种鬼话,也有大把的人相信。深谙舆情规律的崔永元以此为由辞职,是完美的借势,但却把生意上的风波搞得愈发神神叨叨了。

转基因的是非不论,这种切割,其粉丝多半会不明就里。当初崔永元就任监事主席,以至于发生定价高、盗图等不愉快的插曲后,依然为璞谷塘摇旗呐喊。不惧名誉损伤,崔永元堪称称职的代言人。事实上,正是靠着他的这个热门IP,璞谷塘得以聚拢一批忠实的消费者。外人觉得5000元的会员费高,但愿打愿挨,一边是名人效应收割财富,另一边是购买个人品牌的信誉度,粉丝经济就是这样的玩法,谁也不好说三道四。

崔永元要走,在道义层面,当然就形成了亏欠。高调地进场,以极具辨识度的个人IP帮助商家收割财富,然后不明不白地退出,就扔下一句利益集团报复的囫囵话,多少有点对不起入了会的粉丝。市场经济不讲道义,话是这样说,只是“利益集团报复”说出口容易,是不是把整个舆论场给暗黑化了?是非转基因的生意就这么黑暗,还是纯粹是托辞?

转基因之辩,比中西医之争更口水化,很大程度就是因为阴谋论太多,讨论无法展开。崔永元撂下这话就走,矛头确凿无疑地对准了转基因商家和支持者,但作为生意,它注定无法掰扯开来讨论,我们只知道崔永元自称为利益集团的受害者,不知道这个利益集团的构成、手段,以及到底有多“黑心”。也许这些至始至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作为话术,受害者形象不仅能够将个中利益是非一笔带过,还能为受害者实现正义的加持。

崔永元对这种舆情摸得规律越熟,局面越危险,这是公共人物的共有属性。所以,社会才会要求他们在法律之外,肩负更多的道义责任,要求他们让渡隐私。所谓粉丝经济,当然不是只用圈钱而不用讲道德的经济,但目前来看,崔永元似乎不愿意承认这点。对他而言,利益集团报复六个字足够了,其它都是多余。只是可惜了那些冲着崔永元入会的粉丝,5000元的学费毫不犹豫的交了,却换不来一句“对不起”。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作者

余寒

作者其他网评

下一篇

暑假支教要有热情更要有教育常识

大学普遍对学生有社会实践的要求,在很多大学里支教都是保留项目,不能不说这与人们想象中支教的低门槛有关。但这种想法是不对的,支教不应该是“谁来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