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狼2》带给国民一种什么样的感动

影片里的吴京的冒险程度越高、创造的奇迹越大,观众的安全感就会越强。既有创作的成分,又有对现实的折射,这是《战狼2》获得成功的关键。

文丨特约评论员 韩浩月

当7月30朱日和阅兵结束之后,又会有多少观众冲进影院看《战狼2》?而这部被冠以“新类型动作片”名义的电影,此时也表现出了比第一部更强劲的票房走势。伴随阅兵仪式的举行,该片公映3日票房达6亿,已经超过了第一部的总票房,而据业内人士预测,《战狼2》在这个暑期,有可能赢得20亿票房。

对于国产电影来说,需要一部高票房作品来提振士气。而作为《战狼》的升级版,《战狼2》在武器装备、场面设计、动作打斗等方面,确实比第一步有进步。在价值观视野方面,也从第一部时的“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拓宽到更多,涉及到了“祖国后盾”、“护照含金量”、“军人使命”、“同胞情感”等,甚至还掺杂了些“拯救非洲”的元素。在打动观众方面,《战狼2》的确实现了“多点作战”。

相关的宣传文字,将《战狼》形容为“华语电影杰出品牌”,这传达出国产电影对于品牌塑造的焦灼渴望。而《战狼》之所以才拍了两部,就具有如此强大的号召力,则在于导演吴京和他的创作团队,敏锐地把握到了市场需求和观众情绪,先是吴京用他个人的强烈热情完成了电影创作,后是观众感受到了这种热情并心甘情愿地接受与传播这种热情,最终形成了国产电影的“战狼现象”。

两部电影满足了观众对于中国军事力量和士兵作战实力的好奇心,尤其是在《战狼2》中,军舰导弹发射,坦克(影片所用坦克为我国陆军主力作战过的59D式坦克)漂移碾压,重机枪、狙击步枪、加特林、AK、榴弹炮轮番上阵。最为中国特种兵的代表,吴京饰演的冷锋上天入海、远战近搏、各种冷热兵器均能自若使用,算是近年来最符合“孤胆英雄”的银幕形象。电影与主演,均通过巧妙的角度,良好展现了中国军事能力的“肌肉”,这会让观众看完之后觉得“很燃”。

最近中国周边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引发全民关注,《战狼2》的公映,也能适时疏导观众的某种情绪。当然,电影与国际时事无关,但不可否认,电影有时候会成为情绪爆发的载体,《战狼2》的票房成绩能够迅速超越第一部,票房潜力巨大,不仅仅是因为投资大了、制作更精良了,而是它在一个特殊的时刻与环境下,成为一种观点、一种力量的展示体。至于观众在观看这部影片时,是否会有意识地进行联想,这并不重要,对于喜欢《战狼2》的人来说,它一定在诸多层面提供了情感上的慰藉。

《战狼2》是部虚构的电影,但它寻找到了2011年被称为“北非大撤退”的中国有史以来最大的海外撤侨行动作为故事背景,虚实结合带来的效果,使得这部电影具备了参照价值。一方面,它为国家地位提供了一个清晰的参照坐标,另一方面,也为人民的重要性提供了事实依据。对于普通观众而言,可能一辈子也不会遭遇到电影故事里描绘的事件,但在假想当中,还是能够感受到一种安全感。于是,影片里的吴京的冒险程度越高、创造的奇迹越大,观众的安全感就会越强。既有创作的成分,又有对现实的折射,这是《战狼2》获得成功的关键。

从第一部《战狼》开始,就有人认为国产动作片、战争片找到了新的叙事策略,《战狼2》把这种策略更加明朗化了。但遗憾地是,除了吴京之外,还很少有人真正把发现转化为行动,拍摄出同类型、更优秀的作品。也许,电影人还需要一段时间来揣摩变化,寻找爱国主义更合适的嫁接体。

下一篇

“以房养老”骗局:缺位的金融风

全社会(特别是老年人等弱势群体)的金融风险教育,必须全面跟上。缺乏必要的常识、听信业务员的“指导”,随便签合同,受付钱款不写欠条、收条,只会让自己变成待宰羔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