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新红:分享经济要从政府监管走向协同监管

对于政府来讲,与其沿用原来的监管办法去做,还不如让子弹再飞一会儿,看不清再走一段,等看清了再说。总的原则就是要从过去更多的注重事前监管走向事中事后监管,同时要从过去的主要由政府部门一家去监管过渡到协同监管。

中国发展分享经济,除了全球的分享经济是一个大趋势这因素以外,中国发展分享经济还有一些独特的优势。

首先就是中国的网络大国优势,我们有7亿多的网民,将来会达到12亿甚至更多。任何一个创新模式,新的分享经济平台一旦上线,很快就能达到它所需要的规模化,规模量。     

第二个方面是后发优势,所谓后发优势是指我们在工业化在完全基础上迎来了网络经济时代。网络经济为我们解决过去的诸多的痛苦提供了新机遇。

第三个优势就是政策优势,或者叫制度优势。一旦中央定下来的支持分享经济发展,很快就会形成一个全国的共识,各部门各行业各地区这方面对分享经济也会给予更多关注,很多政策的倾斜就涌往分享经济,能够形成全国的共识。

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张新红

我们必须要承认分享经济是数字经济、网络经济的一个主要组成部分,也是目前来讲表现最活跃的部分。政府监管方面,面对一些问题,不能完全套用过去的反垄断法或者相关的规定,去对待新增的网络企业,政府要有一些新的思路。

政府必须要承认网络经济发展有自身的特点和规律,然后在这个基础上再做一些促进,这样能够有利于维护公平竞争,有利于维护广大消费者利益底线。无论是新业态还是传统的企业,或者受冲击的这些行业的领域,都应该承认分享经济是个大趋势,靠阻挡是不行的,要学会去学习适应参与。

政府还要学会使用分享经济,使用分享思维,另外加强与这些分享经济进行合作,这可能也是转型升级的一个新的发展机遇。我们已经出现的一批为传统企业提供创新发展服务的一些平台性的企业,包括云莱科技、猪八戒网、航天云网,还有包括阿里巴巴淘工厂等。

对于政府来讲,与其沿用原来的监管办法去做,还不如让子弹再飞一会儿,看不清再走一段,等看清了再说。但对于已经看清了明显不适应新业态发展的事物还是要改,总的原则就是要从过去更多的注重事前监管走向事中事后监管,同时要从过去的主要由政府部门一家去监管过渡到协同监管。在未来,政府、平台、第三方、行业组织以及服务的提供者和咱们所有的消费者,都将会成为这些监管的主体的重要组成部分。(根据嘉宾在“分享经济的下一个风口在哪”主题政能亮沙龙演讲整理)

下一篇

张新红:分享经济让我们的生活更

分享经济还降低了信用成本,过去违约之后的处罚成本是相当高的。还有一个就是降低了它的信息成本,也即信息的搜索甄别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