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朝晖:分享经济促进社会信用体系的建立

随着分享经济的发展,人跟人之间信任感越来越好。这个对于整个信用社会的建构是非常有益的。我相信,住过小猪短租的人在使用其他分享经济的时候,心理门槛也会放的很低。

在分享住宿行业,分享经济促进了整体交易成本降低。比如在我们的平台上,5年前每成交一单平均房东跟房客要花费40分钟线上沟通,而如今现在已经平均降到3分钟,甚至有20%以上的订单都是静默下单的。这不仅体现在我们平台交易成本的降低,更主要是反映出社会交易心态,体现出人跟人之间更加信任。

5年前刚开始开展共享住宿业务时候,总有人提到,中国跟美国最大的差距就是社会信用问题。随着分享经济的发展,人跟人之间信任感越来越好。这个对于整个信用社会的建构是非常有益的。我相信,住过小猪短租的人在使用其他分享经济的时候,心理门槛也会放的很低。

在小猪短租刚开始建立社会信用体系的时候,我们采用的方法就是平台来承担认证和担保责任。换句话说,我们彼此之间要建立信任的时候,先由我们来建立信任,甚至我们在全国很多城市做了自己的体验房,我们员工把房子租下来,按照小猪短租的规范去建设,然后装上了所有的智能设备。

与此同时,我们进行互联网工具建设,比如说互联网保险的引入,这逐渐进入了第二阶段。当交易量达到一定规模时候,我们系统内基于在线声誉的信用约束机制建立起来了。

小猪短租副总裁孙朝晖

如果要想把短租作为自己的事业来经营,就要维护商誉。通过商誉系统就形成了我们小环境的信用。同时这个小环境的信用也能对外输出,也是对其他交易的一个补充。

到第三阶段我们跟芝麻信用合作,其实把我们的小信用跟大信用合在一起了,包括我们接入了公安系统,提供一个身份证号我能检查最底线的安全行为。

概括来说,第一是平台担保,第二阶段是信用数据积累,第三阶段是接入社会的公共基础设施,也就是走入了这三步以后,小猪短租就逐渐建立了交易信用系统。  

我们会看到在今天这个情况下,未来会有更大的变化。科技界现在有一个词FinTech,就是金融科技,金融科技跟传统科技本身最大一个区别就是,一个是去中心化,另外一个它会根据你当前的状况以及今后状况做一个评估,来完善你的信用体系,我们数据会成为实时行为信用数据,加入到我们整个社会的信用体系的建设过程当中,这样参与信用建设数字性变革中。

我相信这个方面会越来越好,我们国家还会有后发优势,很有可能在这个方面我们会超过美国。(根据嘉宾在“分享经济的下一个风口在哪”主题政能亮沙龙演讲整理)

下一篇

傅蔚冈:分享经济改变了以往的企

分享经济是将庞大的个体联合在主体,通过庞大个体力量来展现品牌的影响力。在此之前,品牌的影响力是通过统一垂直的企业达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