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朝晖:分享经济监管规范化应从技术角度讨论

在这样一个生产要素和分工重新分配的前提下来讨论监管的问题,需要基于现在的重新分工,三方的承担角色以及生产要素的重新分配,从技术手段来重新讨论怎么规范化的问题。

从2012年开始,到8月份正好就是我们小猪短租的5周年,这在互联网行业企业里算是比较成熟的公司。

如今,中国的分享经济已经从原有“舶来品”演变为中国最有优势的行业,在分时租赁这个领域,其实是中国人先打开的局面。

首先,技术是一个很大驱动因素。但是除了技术之外,另外还有一个促进我们成长越来越快的重要因素是信用体系,尤其是自组织的信用体系。我们主要的用户实际上是以85后为核心的群体,这一代有一个显著特征是:他们大部分的生活都与互联网发生接触,然后留下了大量的数字资产。这些数字资产被商业化,这些数字资产极大促进C2C分享经济的发展。

第二个是跟我们国家的客观经济发展环境有很大关系。房地产这几年一直是中国经济的轴心,也是投资过热的产业。分享住宿行业的发展对于解决盘活存量的投资资产和去库存,客观上是起到了帮助作用。其实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分享住宿行业的发展也促进了房地产领域的收入分配公平化。

小猪短租副总裁孙朝晖

房子这几年的增值主要是靠金融虚拟来增值的,就相当于还是同样一所房屋,它从两万一平变成十万一平,但是这个两万到十万的资产价值增加,实际上主要是分配在了中高收入的阶层。当房子变成了一个短租的经营产品时,它有经营性增值。参与者以个体经营者为主,中低收入为主,这一部分房产经营性增值实际上是落在了这部分群体当中,这事实上是极大促进了灵活就业。我觉得这从一个角度上来说,也促进了收入分配的公平化。不仅房产的增值能够落在高收入群体里面,同时也能够在中低收入群体里,促进灵活就业,在城市化的进程过程大家都有收益,这个是我们这两年得以更快发展的一个基础性条件,也是得到政府对我们的关注,以及不断协商前进的一个大前提。

第三个就是随着我们经济规模的越来越大,监管的问题已经开始到了临近出台的状态。我想监管办法的最终落地还是政府、互联网的平台、以及经营者的协商和协调的一个过程。分享经济和传统经济最大的不一样是基于技术的变革,做了一次生产要素的重新分配。之前,经营主体是掌握全部生产要素的,但是因为有了新的技术基础之后,生产要素便开始解构。比如短租的经营中,线上的营销、订单、支付这些系统是由平台来完成,智能门锁等基础设备等由互联网技术平台提供,甚至经营者相当一部分也没有占有房屋产权的生产要素,而是由房屋的拥有者提供。

在这样一个生产要素和分工重新分配的前提下来讨论监管的问题,需要基于现在的重新分工,三方的承担角色以及生产要素的重新分配,同时考虑国家对于安全,尤其是流动人口管理的底线要求,从技术手段来重新讨论怎么规范化的问题。(根据嘉宾在“分享经济的下一个风口在哪”主题政能亮沙龙演讲整理)

下一篇

孙朝晖:分享经济促进社会信用体

随着分享经济的发展,人跟人之间信任感越来越好。这个对于整个信用社会的建构是非常有益的。我相信,住过小猪短租的人在使用其他分享经济的时候,心理门槛也会放的很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