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暑期作业正在毁掉中国孩子的创造力

相较于日本孩子与家长之间的独立与支持,中国孩子与家长这种由被动接受转向造假说谎的作业完成方式,让我们不禁要追问,教育的意义究竟何在?

文丨特约评论员 唐辛子

今年的暑假,一如既往地炎热。

在一场为孩子暑期作业应该布置多少的激烈讨论之后,近日,媒体上又出现了有关暑期作业的新讨论。这一次,不少学生家长抱怨:“烈日炎炎不可怕,可怕的是那些奇葩暑假作业”。

各种奇葩暑假作业被纷纷晒出。例如,要求小学一年级学生画月亮:“每晚7点至9点之间观察月亮一次,把看到的月亮形状画下来,坚持28天。”此外,还有要求小学一年级学生在鸡蛋上画画、自编小报、撰写数学小论文、学做菜等等。

这些为孩子布置的奇葩暑假作业,却明摆着是给家长出的难题。据报道,有些作业家长自己也做不好,但为了让孩子能上交一份漂亮合格的暑假作业,甚至会找专业人士帮忙。作业是布置给孩子的,家长代做,又或者找专业人士代做,这都是在变相教会孩子造假说谎。不仅无益于开发孩子的智力,启发孩子的思维,还会破坏孩子原本清纯的本性。

学校布置这样的作业,目的显然是想要培养孩子们对于自然观察能力。那么,为什么要给孩子规划一个固定的框架让他们去学习观察,而不是让孩子无拘无束地去“自由研究”呢?

在日本,“自由研究”作为一个日文汉字词组,是日本小学生每年夏季必须完成的暑假作业。所谓“自由研究”,就是孩子们自由地选择自己感兴趣的事物,去了解、发现、观察、调查、实践,然后将观察以及实践的结果整理起来,并配上相应的说明文字,在开学的时候提交给老师,并在班级里宣读发表。

可以说“自由研究”完全是一份儿童版的“学习研究报告”。孩子们研究的对象各式各样,有研究昆虫的,有各类植物的,有研究贝壳,研究海鱼的;还有研究云的形状,风向,温度,甚至还有研究下水道井盖的等等。不管研究什么,都会得到家长与老师的赞许,因为“自由研究”重点在于“自由”,孩子们有绝对的决定权。

日本小学每年开学的“自由研究展”会吸引许多家长去参观。虽然这些自由研究展往往稚嫩,但却很生动---当孩子们开始探索他们真正感兴趣的事物时,他们未被成人社会污染的灵动智慧,常常令大人们脑洞大开。当然,前提是日本孩子做的这些作业,都是自己独立完成的。

当孩子在完成他们的作业时,家长们能给予的帮助,并不是帮着他一起去写作业、做笔记,而是为他提供必须的工具,为孩子的兴趣创造条件,不影响他们的观点,也不干涉他们的兴趣自由。

与日本孩子的“自由研究”相比,中国孩子那些奇葩题目、工艺品、PPT形式的作业,不仅对培养孩子的创造力丝毫没有帮助,甚至是对孩子与家长的折磨。以观察月相为例,作为上海天文学会秘书长的学生家长,甚至无法帮助他的孩子完成这项作业,因为每个月有一半的时间,晚上7点到9点是根本看不到月亮的。

中国当下这种为作业而作业的奇葩形式,不仅不能让孩子有所增益,反而成为了孩子与家长的负担,甚至影响了家长在孩子心目中的地位。这种以学校教育压倒家庭亲子教育,教师以命令的方式、奇葩的形式强加于孩子与家长身上的难题让很多家庭不堪其扰,也才有了以代做作业等欺骗形式来敷衍应付老师与学校。

素质教育的口号喊了多年,而“素质教育”的形式却让各个家庭难堪重负。相较于日本孩子与家长之间的独立与支持,中国孩子与家长这种由被动接受转向造假说谎的作业完成方式,让我们不禁要追问,教育的意义究竟何在?

作者

唐辛子

作者其他网评

下一篇

静海不静,“李文星”们该向谁

一个地方之所以成为传销麇集之地,且久治不愈、愈治愈坏,说到底,还是因为治理的决心与力度不大,甚至与地方有意无意的纵容与庇护不无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