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涉歧视亚裔学生,“平权法案”不平权?

“让孩子先回中国再留学美国,常春藤就容易进了”,这不是笑话,而是现实。

据报道,美国联邦司法部当下有意介入调查哈佛等美国大学,是否在录取过程中存在“刻意的种族歧视”行为——招生时更倾向于录取非裔、拉丁裔等少数族裔学生,而非同等条件甚至条件更好的白人和亚裔学生。这再次激发公众对所谓“平权法案”和“逆向种族歧视”的激烈争议。

所谓“平权法案”始于20世纪60年代,当时左翼思潮认为“谁成绩好谁有权优先升学”对“少数民族”(其实特指黑人、拉美裔等“部分少数民族”)不公平,因此该“适当照顾”这些弱势群体。

由于亚裔是美国各族裔中学习最刻苦的群体,这种“平权”最大的受害群体就变成了他们。

有统计显示,普林斯顿大学亚裔申请者SAT成绩需要分别比白人、拉美裔和非裔(即美国黑人,“平权”认为称呼他们为“黑人”是歧视)高50分、235分和280分,而哈佛则要分别高出140分、270分和450分才行。

进入21世纪后,这种名为“平权”实为“不平”的体系,受到越来越多诟病。许多州和学校迫于压力,开始在台面上取消或减少所谓“平权”。如加州大学早在1995年就率先公开终止“平权”,麻省理工学院、北卡州立大学等也起而效仿。1996年,加州209号法案明确提出“不得以种族因素为大学录取标准之一”,这一提法此后为多个州所效仿,一定程度上抵消了“平权法案”所造成的录取不公。

但这种“反弹”效果是有限的、微弱的: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已不止一次公开表示,“平权法案”是合理的、有效的、公平的,而针对这种“实质上的不公平”进行的多次法律诉讼挑战(多数是自感遭受不公的美国白人发起的),也大多不了了之。

更有甚者,2014年,加州部分参议员提出所谓SCA5号法案修正案,试图推翻1996年加州209号法案中“不得以种族因素为大学录取标准之一”的修正,以取悦人口比重越来越高的加州拉美裔选民。这项修正案在亚裔的一片反对声中几乎通过生效,只是迫于巨大压力才搁浅。

即便如此,“平权”的实际“杀伤力”依然可观:两年前,一名印度裔学生因屡试不中,就冒充非裔报考,结果同样的成绩却一下赢得11所名校的录取通知。

这种打着“平权”旗号、在“价值正确”逻辑驱使下造成的事实“不平”,之所以表现为对亚裔的格外歧视,是因为亚裔是成绩最突出的北美族群,在录取标准中弱化成绩属性,亚裔就必然成为最大受害者。

耐人寻味的是,这种“针对性逆向歧视”,仅针对出生在美国、加拿大的本土亚裔、华裔,而不包括亚裔留学生;相反,许多美国大学对亚裔留学生的录取要求宽松得多。以至于曾有朋友戏言“让孩子先回中国再留学美国,常春藤就容易进了”。

这其来有自:因为留学不仅是教育,更是一门生意,亚裔是“留学生意”最大的客户群体,在此情况下,“政治正确”让位于“生意经”也实属“正常”。

下一篇

不妨对九寨沟景区恢复多些耐心

对当地政府、景区管理方来说,景区恢复开放得虑及生态恢复进度;对民众而言,想领略仙境不妨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