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点赞刷出足球比赛冠军,太有想象力

这背后其实与人心的浮躁,以及虚伪的人际交往模式相关,企业正是摸准了这一点才会投其所好。

连续两届竞技成绩排名第一,却因“点赞”数落后无缘冠军奖杯。近日,“幼儿足球赛点赞定冠军”一事引发的热议还未散去,9日某市档案局官微又来“火上浇油”,其发布的一条微博透露,该市要求所有财政供给人员须在周五下班前办足5张手机卡用于参加投票,再次引发热议。凭票定胜负,投票变刷票。“越跑越偏”的网络投票如何才能回归正途?有专家学者及公众建议,群众应有选择性参加或调整参与心态,此外还要畅通投票过程中异常情况的监督举报渠道。(8月10日新华社)

用点赞数来定足球比赛的冠军,这一看就让人哑然失笑的事情,竟然真实发生了。自从网络社交生活兴起以来,投票、刷赞给人的一般感受只是麻烦,即总有亲朋好友、同事同学甩一个链接给你,“请投票”,“请点赞”,并大有不投、不点就绝交的意思,让你时时感受到巨大的压力。当然,在这些麻烦事背后,投票、点赞也频繁与评奖联系在一起,只不过很多评选只是一种娱乐,且评价标准本身就比较模糊,没有明确的标准。例如,我见过有人评“今年暑期最帅少年”,而什么算帅,什么又是最帅?一千个人恐怕有一千种看法,评上的没有什么值得高兴,没评上的也不会服气。

足球比赛则属于竞技体育,世人对此早有一套明确的规则,并且充分尊重它,也正是这样,足球才会变成世人喜爱并且无国界的运动项目。这样的项目也靠刷点赞来定冠军,只能说比赛的发起者太有创造力和想象力。虽然早在2002年,甲A联赛第二、第三名的积分、净胜球完全相同,中国足协就曾别出心裁,通过抽扑克牌决出亚军,并一时震动足坛,但那是面对成年人,他们大多有清晰的判断。即便幸运抽到亚军的球队,也不过是出于球队利益,装模作样地表示服从规则罢了。我相信,没有人会真心以为靠体能、技术说话的项目,可以轻描淡写地得出排名。

而这次事件的直接受影响者是孩子,是幼儿,他们怎么看待成年人胡闹?如果只是笑笑,也还好,如果他们真的认为这就是评价标准,那不是误人子弟吗?正如新华社报道的那样,部分网络投票最终“跑偏”,事实上与一些企业和机构过于讲究“注意力经济”,以及由此带来的品宣效果和经济效益有关。也就是说,很多活动的发起者追求的是“一锤子买卖”,即以最快速度将品牌形象植入到客户眼中,而不管这种形象是正面还是负面,也不管客户是带着喜悦还是烦恼打开了投票界面。也正因此,很多网络投票活动最终闹得各方都不满意,企业的追求和实际效果也是南辕北辙。

对于这样的乱象,用户“用脚投票”无疑是个办法,尊重别人的设定,但我选择不参与。不过,这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善网络投票的乱象,因为这背后也跟人心的浮躁,以及虚伪的人际交往模式相关,企业正是摸准了这一点才会投其所好。所以也就不难理解,当有家长对如此荒唐的冠军决定办法表示不满时,有家长会提出:“点赞就是网络刷票,是每个人都可以操作的,这很公平。”换句话说,我有朋友,你没有,怪谁?至于主办方说,这是为了淡化幼儿足球的竞技性,我就无话可说了。

作者

小指

小指

评论员

作者其他网评

下一篇

“锁场”闹剧频出,粉丝电影透支

粉丝电影在激活市场人气、助力电影产业化方面具有一定作用,但整体来看,它颠覆了电影艺术的基本规律,冲击了电影市场正向的激励机制和质量评价体系,从长远来看弊大于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