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义信: 对我国发展人工智能的五点建议

发展人工智能,远远不是一般科学技术的部署问题,而是把“信息化”提升为“智能化”这样一个事关国家前途命运的国家总体战略的问题。

人工智能是模拟“人类解决问题能力(而不是某种局部能力)”的科学技术,因此就成为信息时代最先进的社会生产工具体系,成为信息时代最先进的社会生产力的科技标志。也正因为如此,人工智能的研究就关系到社会整体进步与发展的全局,应当把它作为国家的总体战略进行系统布局。

我国从1997年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全面启动了“信息化”的建设,至今整整经过了20年的历程。20年来,信息化所取得的巨大成就有目共睹,但目前正面临着“向中高端提升”的紧迫任务。智能科学技术是信息科学技术的核心、前沿和制高点,因此智能化(智能科学技术在全社会的广泛应用)是信息化(信息科学技术在全社会的广泛应用)的高端。显见,当前正是把信息化向智能化提升的战略关节点。

总之,发展人工智能,远远不是一般科学技术的部署问题,而是把“信息化”提升为“智能化”这样一个事关国家前途命运的国家总体战略的问题!

 

中国人工智能学会原理事长、北京邮电大学教授钟义信

为了加快发展我国人工智能,把信息化提升到智能化,特提出以下建议。

第一,顶层战略。火车跑得快,全凭车头带。建议设立国家级“智能科学技术发展规划与协调委员会”,负责研究和提出我国智能科学技术发展的中长期规划,制定智能科学技术产学研发展的实施政策,协调和促进我国智能科学技术的快速有序健康发展。

第二,人才战略。头绪万万千,人才是关键。建议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把我国现有的“智能科学与技术二级学科”提升为一级学科,以形成系统完整的智能科学技术人才培养体系;同时建议教育部在中小学开设“智能科学与技术基础知识”课程,开展课外兴趣培育活动。

第三,创新战略。跟踪固可嘉,创新更根本。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设置“智能科学技术基础理论”专门领域,大力推进智能科学基础理论的突破与创新;同时在国家规划中设立智能制造、智能农业、智能服务业、智能交通、智能网络空间安全、智能教育等应用专项。

第四,产业战略。创新是尖兵,产业是大营。大力促进我国智能化产学研的发展。为此需要在国家标准委员会建立“智能产品标准委员会”,鼓励有条件的单位和学术团体开展各类智能技术产品的测试、评价和检验标准的研究,引导智能化产业和产品市场有序健康发展。

第五,就业战略。解放劳动力,未雨先绸缪。在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系统建立“企业人员技能升级培训”制度,使广大企业应用智能技术产品(如各类智能机器人)所解放出来的劳动者能够顺利转移到更具创新意义的就业领域,促进国民经济产业不断升级发展。

中国做人工智能的研究,有什么样的优势?有什么样的劣势?我们缺了工业革命这一课,导致我们的工业基础、工业的水平这方面跟发达国家是有差距的,现在做的很好的行业、产业核心的东西都是人家的。我们真正的工业基础,真正的工艺水平还有差距,这是我们一个短板。可是我们要看到优势,这个优势不是某一项技术,某一个文章的优势,这个优势是一个根本性的优势。

物质科学几百年发展都是在机械还原论的方法论指导下进行的,是现在人工智能它不是一个单纯的物质科学,几百年非常成功的方法,研究人工智能不足以解决问题了,需要新的方法论支持,这就是信息生态学。信息生态的方法论这是一个新的,高一个层次的方法论,中国人天然就有这种朴素的整体论,或者叫辨证论,它跟信息生态学可以说非常的接近,这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优势。最近这几年我在国外参加国际的学术会议,强烈的感受到,信息领域西方很多著名的学者纷纷要求来学习东方的哲学思想,所以我们有很多中西方哲学思想的交流。这个优势我们抓住了,人工智能的这个理论、哲学核心的东西,中国人就有了占先的优势。(根据嘉宾在“聚焦人工智能:红利与忧思”主题政能亮沙龙演讲整理)

作者

钟义信

作者其他网评

下一篇

钟义信:人工智能让人们获得更大

人类与人工智能机器的和谐合作将会像马克思所期望的那样:在那些非创造性的劳动场合“把人类从自然力的束缚下解放出来”,使人类拥有更充裕的时间和精力去从事学习和科学研究,更好地提高和发挥自己的创造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