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恒进:以人文价值角度去思考人工智能困境

没有人可以“确保”AI安全可靠可控,我们能做的是站在至善的层次、人文的价值角度去思考这一问题,以教育塑造未来。

面对人工智能会超越甚至毁灭人类的问题,我们必须回到一个关涉目的性的终极问题上来,即人类在地球上存在的目的是什么?是仅把我们周边的环境整理地井井有条、防止其他物种破坏?还是回归到我们生命意义本身,不断寻求超越,将人类独一无二的人文财富发扬光大?我们认为,后者才是人之所以为人的关键所在。

其实我们研究人工智能不仅仅是技术问题,也不仅仅是科学问题,还是个人文的问题。霍金说人文已死,是因为他认为无力能够解决所有问题,但是人类实际上是可以超越物理世界的。虽然我们要遵守物理规律,但是世界仍然给予我们无限的可能性。所以我们人是可以有主观能动性的,是可以改造这个世界的,是可以引导这个世界向我们人希望的方向走,而这些东西不是物理学解决的,是哲学,是人文学科解决的。

未来的超级智能正像一个智商很高的婴儿,需要父母对其进行道德价值方面的引导,让其找到一个正确的方式来理解、对待这个世界,我们应当先为机器立心。虽然在计算与记忆等层面,机器可以远超人类,但是在对宇宙全局的意识层面,人类完全有能力同机器一起进化,而这正体现出人文思想在人工智能发展进程中的重要价值。

武汉大学国际软件学院教授、博导蔡恒进

最近十年来,机器学习在特定领域超越人类的事实表明,硬件的进步已经足够支持类脑计算做出突破性的进展,所缺少的是对人类大脑认知的全新视角。我们认为,以自我和外界的剖分作为意识和智能的开端,将人对自我边界以外世界的理解看作一个开放、未完成的系统,并将其抽象为与原子世界相对应的坎陷世界,刷新了人们对常识、推理和直觉的认知,类脑思维的物理模型和工程实现也由此触手可及。与其授AI以偏狭的意识,放任其超速发展,倒不如授AI以完整的自我意识,培养其逐步成长。

没有人可以“确保”AI安全可靠可控,我们能做的是站在至善的层次、人文的价值角度去思考这一问题,以教育塑造未来。

中国的文化观念其实是有利于人工智能发展的。西方常常推崇绝对理念、绝对真理,但是中国是不一样的。中国是一种演化的、进化的概念,实际上更接近现代科学。比如说我们普通人是可以成为君子的,而且可以入圣,这条路径是没有止境的。同样地,人工智能的发展也不是追求一个终极目标,而是逐渐发展的过程。(根据嘉宾在“聚焦人工智能:红利与忧思”主题政能亮沙龙演讲整理)

作者

蔡恒进

作者其他网评

下一篇

刘宏:科技发展其实不断地伴随着

未来到了智能社会以后,一定会有很多信息IT的从业者,工业工厂的工人,甚至农民大量失业,大量实现就业模式的转变。技术革命带来的,最终是对人类的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