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绝枪击事件的关键是严控枪支

枪支的泛滥才是美国本土安全得不到保障的关键,而不是移民政策,也不是外交政策。任何成年人,都能举起枪,都能在高楼上对人群进行扫射,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文丨特约评论员 马立明

持枪恐怖袭击的新闻已经成为美国社会生活的一部分。自从9·11事件以来十几年,这类袭击在美国新闻中就没有缺席过。而且,再往上走,这个单子可以列得很长。非常规安全问题一直困扰着拥有世界上最强军事实力的美国。

令人不安的是,近两年的枪击惨烈程度不断提升,去年奥兰多枪击案(49人死)可谓是有史以来伤亡最惨重的一次,但是,今天下午发生的美国拉斯维加斯音乐会现场发生枪击事件,又将刷新这一记录。至少到截稿时间,死亡人数就达到了50人,而受伤人数则达到200人。

更绝望的是,早在5月下旬,IS就曾扬言过要拉斯维加斯是下一个恐袭的目标。在他们一段长达44分钟的宣传视频中,“我们将会将指导他们走上我们的路”(We Will Surely Guide Them To Our Ways),视频展示了新形武器,并且鼓励美国的支持者使用卡车、刀具发动袭击,此外还可以采取将人从高楼掷下的手法。视频结尾处出现了拉斯维加斯大道街景和几个标志性酒店的画面。 

这段视频受到了美国情报部门及拉斯维加斯警方的高度重视。但很不幸,依然没法阻止今天枪击案的发生。这再次证明了恐怖袭击的不可预知性。

目前,没有证据标明被击毙的64岁枪手帕多克与IS有关联,他毕竟是“本地人”,作案动机也不明确。但IS宣传的政治理念有一定的聚合效应,正在诱惑不少极端群体或个人组成统一战线,不排除帕多克受其感召的可能。

从直线上升的枪击事件即可证明,从小布什时代开始的反恐战争路线是错误的。针对美国本土的袭击其实随时都有可能展开,一人一枪式的独狼战术,就能对美国带来不可扭转的创伤。而小布什当时针对阿富汗、针对伊拉克的战争,虽然推翻了邪恶政权,杀死了本·拉登(这个应该归功于奥巴马),但依然无法令本土变得更加安全。化整为零的恐怖分子将变得愈发不可捉摸,防范的难度也将更大。

不要小看这种恐怖带来的效应,每一宗枪击事件,都将加深美国人的不安全感。这里顺带说一句,很大程度上,正是这种恐慌,令美国人不再认同多元主义,不再迷信“政治正确”,从而支持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甚至不惜走向保守与孤立。

这是特朗普上台后遭遇的第一次恐怖袭击,却也是史上伤亡最惨重的一次恐怖袭击。相信很多人都记得特朗普曾在竞选时说过,“要把恐怖分子从地球的表面上抹去,这是所有热爱自由的朋友们的使命。”在对待恐怖分子上,特朗普的态度一向非常强硬,甚至不惜为了安全问题提出了某些与“主流价值观”相冲突的言论,比如说在美墨边境修墙、颁布“限穆令”等等。尽管他的提法有时相当粗鲁,但可以看出,他的选民对此还是相当赞同的。这一次加斯维加斯的枪击案后,特朗普如何表态,如何反击,将是一个重要的看点。

特朗普曾经指责奥巴马和希拉里,说“恐怖分子都是你们引来的”,因为美国在海外的活动招惹了恐怖分子。

但这一次,锅不能甩给奥巴马。特朗普应该能意识到恐怖主义的复杂性,它并不能与美国的外交活动划上等号。哪怕是特朗普在外交上笃行孤立主义,全面退出中东事务,也不可能保证本土的安全。至于“限穆令”,它只能引起国内少数族裔的反感,加强了族群间的对立。在美国“一人一枪”的环境下,煽动对立情绪并不明智。

如果特朗普的强硬体现在“将恐怖主义从地球表面上抹去”,那无疑就是成为了另一个小布什。再次强调,小布什的反恐战争是失败的。除了享受复仇的快感之外,反恐战争最后走向了“越反越恐”的困境中。特朗普虽然颁布了限穆令,但是这次在拉斯维加斯,扣动扳机的人不是原教旨主义者,而是一个64岁的“本地居民”。这说明了什么?

特朗普更应将他的强硬放在控枪上。枪支的泛滥才是美国本土安全得不到保障的关键,而不是移民政策,也不是外交政策。任何成年人,都能举起枪,都能在高楼上对人群进行扫射,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这样的举动,IS可以做到,一个神经病可以做到,一个中学生也可以做到。在大选期间,希拉里曾经表示禁止枪击案的关键在于“控枪”,但被特朗普所否定。当然,这个分歧更可能是大选期间的意气之争,控枪的重要性,特朗普不可能意识不到。

以实现美国最大利益为宗旨的特朗普,应当能意识到控枪对于美国本土安全的迫切性。毕竟关于“枪支与自由”这种建国时代的神话,离今天已经200多年,仅仅适合牛仔时代的美国,放在今天,恐怕已经过时。

毕竟,每个美国人都不希望活在子弹横飞的阴影之中。对于特朗普,人们可能不敢指望太多,但解决安全问题,真正实现枪支的严格管理,应当还是有希望办到的。

作者

马立明

作者其他网评

下一篇

婚房短租被盗,法律“灰色地带”

当法律与经济基础不相适应时,最明智的做法,不应是“头痛医脚”重构基础,而是修缮法律,使之适应形势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