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贵今:中非关系好比坐上了高铁

非洲人永远都是伸开双臂,欢迎中国在这里投资。正是由于历史机遇以及经济上发展的互补性,使中国在非洲的发展受到外界的关注。目前,中国在非洲的发展可以说是走上了快车道。如果说五六十年代中非关系像独轮车,八九十年代是自行车、双轮驱动,到了新世纪之初是小汽车,那么现在的关系好比是坐上了高铁。

《战狼2》成为今年乃至近年来国产电影中的现象级作品,影片中描述的场景与真实的非洲有何不同?目前中国在非投资的现实状况究竟怎样?中国企业到非洲投资应注意哪些问题、如何进行风险把控?与上世纪六十年代中非合作模式相比,如今又有何变化?凤凰网《政对面》第六期对话首位中国政府非洲事务特别代表刘贵今。

以下是《政对面》对话刘贵今实录精编:

政对面:前一段时间《战狼2》非常火,它一下子让大家看到了非洲不为人知的一面,也看到了中国在非投资的情况。你看过这部电影吗?

刘贵今:我没有到电影院里去看,但了解了一些关于这部电影的基本内容和网民的看法。有些学者认为,《战狼2》展示的图景并不是非洲一个真实的画面。它是作为一个故事片,总会有虚构的成分,但虚构也是要建立在现实基础上的。

这部影片为我们描述了非洲的一个方面,那就是战乱、贫穷,有时候充满了风险,也充满了神秘。我觉得从这一点意义上来讲它是真实的,但是真正的非洲其实更丰富多彩。

我觉得真实的非洲大陆是一个古老又年轻、富饶又贫穷的大陆。为什么说它古老?因为它有悠久的历史和文化,非洲的先民们也创造了灿烂的文化,比如说像埃及的金字塔,还有黑非洲其他的一些文明。非洲人对于人类文化文明的发展,对于体育、音乐、绘画,它的一些岩画都有几千年的历史,这方面都有很多的建树。为什么感到神秘?因为它离我们比较远,接触和了解非洲比较有限,近年来我们对非洲才开始重视,非洲是一个富饶的大陆,就是因为非洲有太丰富的自然禀赋了,大量的金属、大量的矿藏、大量的石油,世界上90多种主要的矿产中间非洲都有储备,世界上名列前茅,但是非洲又受到殖民的剥削、压迫。

政对面:中非合作这十多年来备受国际的关注,外界对此也有不同的看法,比如新殖民主义、中国版“马歇尔计划”等。最近,很多外国媒体也用到“试验场”这个词,包括中国雄心的试验场、军事和外交斡旋的试验场。为什么会这样概括?您对此有什么样的评论?   

刘贵今:中国同非洲的交往源远流长,600多年前郑和下西洋的时候被传为佳话。新中国成立之后又与非洲国家建立了关系,的确中非关系一个大的发展始于新世纪、新千年。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目前已成为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我们积累了丰富的建设经验,有大量富余产能需要转移,非洲是我们实现过剩产能转移的重要目的地。当然,我们也想去西方投资、转移,但是他们常常认为我们会威胁到其国家安全。

不过在非洲,非洲人永远都是伸开双臂,欢迎中国在这里投资。正是由于这样一种历史机遇以及经济上发展的互补性,使中国在非洲的发展受到外界的关注。目前,中国在非洲的发展可以说是走上了快车道。如果说五六十年代中非关系像独轮车,八九十年代是自行车、双轮驱动,到了新世纪之初是小汽车,那么现在的关系好比是坐上了高铁。

图左为凤凰卫视主持人胡玲,图右为首位中国政府非洲事务特别代表刘贵今。

美国一个著名的作家黛博拉·布罗蒂加姆写过一本书,叫做《龙的礼物——中国在非洲的真实故事》。他就认为,中国在非洲做的事情非常正常,只是把自己改革开放初期的成功经验介绍给非洲。中国在非洲一些荒芜的土地上建起一个个工业园区,实际上是非洲工业化的催化剂。我认为,这种看法是比较符合事实的。

政对面:其实,中国到非洲投资是面临着一定风险的,比如政坛更迭和战乱频繁。为什么在很多国家将非洲视为“绝望之地”,纷纷往回撤的时候,中国反而反其道而行之?我们在非洲看到了什么呢?

刘贵今:中国对非政策跟西方国家对非政策有很大的不同。中国的对非政策是富有远见、建立在双方互利共赢的基础上的,而且它是连续性的。

非洲在上个世纪80年代跟90年代被称为连续两个失去的十年,非洲被《经济学人》称之为黑暗的大陆或没有希望的大陆。但是在那个时候中国也没有舍弃过非洲。

中文中讲“危机”二字,就是说存在危险的时候还有着光明和前景。中国总是把非洲看作是一个机会,而不是只看到眼前的利益。

中国当然希望到那些相对发达、人权基础好、自然环境也好又安全的地方去投资,但是那些地方很多好的项目、好的国家它都已经被西方占了。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中国的选择也是一种无奈。

非洲相对来讲不被人重视,而且非洲的发展又是比较落后,这种情况之下,去那里去投资、去发展,越存在着更多的希望和更多的成功的空间。

政对面:麦肯锡在今年6月发布了一个报告,认为目前中国在非洲投资的企业中90%以上都是民营企业。他们在中非合作中扮演着什么角色?

刘贵今:近年来,中国的民营企业对非洲越来越感兴趣,这是中国政府提出来“两个市场”、“两种资源”的结果。一方面,我们鼓励民营企业他们到非洲去投资。很多民营企业就是小本经营,带着几千美元,到非洲开个小作坊、小工厂,然后邀请亲戚朋友做好了之后,自己的乡邻乡社就都跟着一起去了。这样就把一个小地区、小市镇的各方面带动起来了,所以也受到非洲国家的欢迎。

我在南非当大使时发现,南非官方并不认为中国在那边的非法移民是个问题,因为中国到那里去并非两手空空,而是创造了就业。

在铁路矿山等大型项目上,目前还是主要由国营企业操作,而制造业、服务业等方面则是以民营企业为主。而且我们合作的方式不再是过去以集装箱贸易、一般的商品贸易为主,而是投资或者合作共同经营,这种就表现了中非合作越来越走向多元化,越来越由相对低端向高端体制升级这个方向去转变。

政对面:在对外投资时,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所在国政坛的变化。其实我们第一波在东南亚的投资,像缅甸的密松水库,就是这样的一个情况。在非洲其实我们也经历过,像最早在利比亚的石油投资也受到了政局变化的很大影响。你觉得这其中有什么样的经验和教训?

刘贵今:非洲的确存在着这个现象,但这个现象不仅是非洲独有的,其他国家也是这样。像美国这样最大或者是最成熟的联邦国家,特朗普上台后就把奥巴马过去的一些政策都给推翻了,包括一些国际和约。非洲国家,就我记忆所及,似乎还没有过这样一个政权上台完全把前任都给否认了。

从中国公司来讲的话,我们也是在游泳中学会游泳,在投资中学会怎么更好地去投资。在进行一些投资特别是投资重大项目之前,要做好风险评估和分析。

第二也要重视现实。越艰苦越存在风险的地方,盈利的空间越大。所以在进行商业活动时,也要做好冒这种风险的准备,把它记入必要的成本。

第三,要注意跟当地的融合。遇到事情的时候,当地人更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这样可以相对的减少一些风险。

作者

刘贵今

作者其他网评

下一篇

导游新规发布:“不得强制购物”

在未来,对导游的规范只会越来越细致和严格。最终目标是保护守法者、打击违法者,不论是对于导游、游客,还是整个行业与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