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贵今:中国在非洲应尽快提升软实力影响

应该尽快把我们在非洲的这种硬实力转化为软实力,转化为我们的外交影响力,转化为我们政治的亲和力,转化我们对非洲事务的话语权,我觉得这个是我们正在做,而且将来还会继续去做的事情。

《战狼2》成为今年乃至近年来国产电影中的现象级作品,影片中描述的场景与真实的非洲有何不同?目前中国在非投资的现实状况究竟怎样?中国企业到非洲投资应注意哪些问题、如何进行风险把控?与上世纪六十年代中非合作模式相比,如今又有何变化?凤凰网《政对面》第六期对话首位中国政府非洲事务特别代表刘贵今。

以下是《政对面》对话刘贵今实录精编:

政对面:电影《战狼2》中亮出了那本中国护照,这让很多国人感动。同时,我们也看到,伴随这么多人员进入、这么多的中资机构,我们相应使馆的配备,特别是使馆对于中资机构人员安全的保护,可能相应也会提到一个新的高度。

刘贵今:是的,我们现在外交的编制比较吃紧。1981年到1986年,我在肯尼亚使馆工作,而我的一个美国朋友在肯尼亚当大使。在跟他聊天时,我了解到中国使馆在肯尼亚只有二三十人,数量很少,而美国使馆则有五六百人。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走出国门,我想我们的外交人员和队伍也应该在现有基础上予以扩大。

在非洲,发生战乱或突发事件的时候,我们的政府包括使馆都会尽最大的努力去保护中国公民的合法权益,保护我们公司的商业利益。但是我们的手段相对来讲还比较有限,我们不像西方国家那样到处去驻军到处搞军事基地。我们只有在遇到特别非常的情况下,才会去动用一些商业的资源,包括我们撤侨的时候,在索马里地区预防打击海盗、巡逻的军舰等等。

伴随着中国在非洲的利益延伸,以及中国在非洲投资的增加,随着中国公民越来越多的走向非洲,我们需要有更多的手段来保护我们的公民。今年8月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驻吉布提保障基地部队进驻营区)。这个背景很有意思,是吉布提政府主动邀请我们到那里去做的,因为美国、法国、日本都有基地。我们的尚且不是一个基地,我们只是一个补给港。

政对面:那您觉得吉布提主要邀请中国建补给港的考量是什么呢?

刘贵今:吉布提这个国家是对中国很友好的国家,它对中国的对非政策都很了解。我曾去吉布提访问过,这个国家自然资源很差,除了港口,到处都是不毛之地,气温也特别高。所以我想首先它会有一点经济上的考虑,因为有更多的基地,它就可能有更多的收入,有利于国家经济和社会的发展。

而政治上的考量就是它可以实现一种平衡,既有西方国家基地又有不干涉他们内政的中国的这样一个基地,这样对它的政治安全就更有好处。而中国在那里建立这么一个服务站点,当然我们也有这种需要,因为我们在防海盗、护航等等,我们的的确确需要这么一个地方,另外,以备紧急情况之下,比如说我们对我们的侨民提供点保护,就可以有一个立足之地。

政对面:是不是可以这么来理解,如果说下次在非洲再发生类似于利比亚撤侨这样的大型的事件之后,我们是可以派军舰去接回我们侨民的?

刘贵今:我觉得如果有这个必要的话,经过交涉经驻在国的许可,而且我们又有那种可以待命的军舰没有执行任务的,当然是可以的。因为遇到紧急情况的时候,政府可以调动一切必要的手段,当然需要驻在国的同意,我们不搞外交霸权,不会强加于人。

政对面:一方面,从资源的考虑或者是产能的转移道路也好,但对于中国来说,另一方面非洲也是中国可以说在未来地缘政治一个非常有用的工具。对此,您同不同意?

刘贵今:我们讲我们的外交是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我们全方位的外交。所谓全方位的外交就是跟世界各地各国交朋友,外交大布局就像弹钢琴,有轻有重有缓有急,非洲作为发展中国家最集中的大陆,从来就是中国独立自主和平外交政策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或者说是我们外交的一个基石。中国广交朋友,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来实现我们的中国梦,这是我们宏观的考虑之一。

中国是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日子过好了,不能够看不起穷朋友。正如林毅夫先生经常讲的,非洲正是因为它的贫穷和落后,所以它有更大的发展空间,而且从理论上来讲,中国可以做到的事情,非洲国家、很多国家也可以创造类似中国那样的奇迹,这就是中国的发展模式这种软实力对非洲的投射和影响。现在中非关系的情况是,我们在非洲的硬实力、硬力量,投资贸易这方面明显的在增长,我们在非洲的软力量也在增长。但是增长的这种速度不太跟得上,我们缺的是怎样更好地了解非洲,只有你了解了这个大陆,了解它的风俗、了解它的文化、了解它的历史、了解它的政治等等,才能在非洲投资获取更好的效应。

再一个方面,应该尽快把我们这种硬实力转化为软实力,转化为我们的外交影响力,转化为我们政治的亲和力,转化我们对非洲事务的话语权,我觉得这个是我们正在做,而且将来还会继续去做的事情。

政对面:当非洲还是西方的殖民地的时候,有一句非常著名的话,如果西方一打喷嚏,那非洲就要感冒了,现在大家会担心有这么多的投资来自于中国,万一中国一打喷嚏了是不是现在非洲还是要感冒呢?

刘贵今:如果论影响来讲的话,还是西方的影响在非洲更大一些。但是论影响提升的速度,那是中国提升的是最快。但是我们现在更多的影响是经济和发展上的影响,因为中国帮非洲做了大量的事情,基础设施建设、修路、架桥、办工厂,在那里发展教育、合作农业等等这类影响。

政对面:其实关于中非合作,也不只有叫好声,还有一些质疑的声音。比如来北京参加“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肯尼亚总统就曾公开表示说,对目前中非巨大的贸易逆差表示担忧。同时他认为非洲对中国已经开放了,那一定程度上中国是不是也应该对非洲来开放?我们应当如何去看待这种来自非洲国家内部的质疑和不同的声音?

刘贵今:我觉得总体上非洲国家的政要对中国是友好的,特别是对中国不干涉内政的政策,尊重国家的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原则非常赞赏。当然,也有一些非洲国家领导人受到西方的一些影响,对中国在某些方面或者是某些问题上的做法有自己的看法。我觉得这个也是很正常的,中国帮助非洲给非洲做事,不是为了哪位领导人讲中国几句好话。我们讲的是一种互利共赢,即对你也有好处对我也有好处,大家都是一种双赢,我觉得这种政策还是符合国际关系的基本准则。

政对面:我也关注到有一些声音:因为中国奉行了不干涉内政的原则,让很多非洲国家在与中国的合作当中,有了更多的控制权。他们认为一定程度上中国进入非洲改变了之前捐助国和受助国的这种叙事常态,您是否赞同?

刘贵今:是的。中国对非洲的援助和对非的经贸合作,使非洲国家多了一个很重要的选择。过去,都是西方的援助、西方的合作,它们除了听西方的别无选择。现在中国来了,而且中国以更优惠的条件、中国以更诚恳的态度、以更平等的行为方式跟非洲国家打交道。所以非洲国家就可以做出自己的选择,这的的确确提升了非洲国家自身的地位。

下一篇

刘贵今:中非关系好比坐上了高铁

非洲人永远都是伸开双臂,欢迎中国在这里投资。正是由于历史机遇以及经济上发展的互补性,使中国在非洲的发展受到外界的关注。目前,中国在非洲的发展可以说是走上了快车道。如果说五六十年代中非关系像独轮车,八九十年代是自行车、双轮驱动,到了新世纪之初是小汽车,那么现在的关系好比是坐上了高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