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程亲子园虐童背后的张葆葆跟妇联到底什么关系

妇联是为什么会选择了张葆葆作为合作对象,有没有利益输送?长期以来有没有“拉拉扯扯”?张葆葆在妇联系统是一张“老面孔”,可能历史渊源很深,可能涉及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

文丨特约评论员 徐明轩

上海携程亲子园虐待幼童事件引发舆论沸腾。保育员对这些3岁不到的孩子各种推搡、打骂,甚至喂芥末。最新监控显示,还有显示孩子被绑在了椅子上。见者伤心,闻者发怒,那22T的监控视频里还隐藏多大罪恶,这些不到3周岁孩子到底遭遇了什么?公众在追问谁该对这样的恶劣罪行负责?

目前舆论除了谴责携程本身监管不力,以及一度企图“噤声”之外,舆论矛头指向亲子园背后的隐隐绰绰的权力。那个亦官亦商的张葆葆到底是谁?

张葆葆所谓的亚洲智慧女性联合会实际是在香港注册的皮包公司

原本是,携程自己要办一个托儿中心,方便自己的员工,但是出现所谓“资质问题”。2015年底,经上海长宁区妇联牵头,携程与上海《现代家庭》杂志社旗下“为了孩子”学苑合作,成立“携程亲子园”,由“为了孩子”学苑提供日常托管服务。《现代家庭》杂志社100%的股东正是上海市妇联。

亲子园负责张葆葆,也是谜一般的存在。她现为1家公司的法人、3家公司的股东、4家公司的高管。张葆葆约从2005年起担任上海市普陀区妇女儿童活动指导中心负责人,该“民办非企业”机构的业务主管单位是上海市普陀区妇联。之后2006年开办了锦霞教育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张葆葆迅速扩张,相继开办或参与多家与幼儿经济相关的产业公司。她还是“亚洲智慧女性联合会”的副会长,这个联合会其实是一家香港皮包公司。总之张葆葆算是上海妇联条线的“熟面孔”。

你说她是商人,她招摇过市的宣称在妇联里有办公桌,而且“亲子园”之类项目,妇联屡屡为其站台;你说她是官员,她又办了一系列的公司,从事营利活动;你说她是NGO,她又不对外公布账目。

上海市普陀区妇联就否认张葆葆是在岗人员。当初“携程亲子园”作为政府实事项目通过验收的时候,各种张灯结彩、领导到场;如今出了这么严重的虐童的事。区教育部门已经明确表态,没有办学资质,不归他们管。充分享受权力的好处,却不承担权力背后的责任,这正是这类狐假虎威者引起公愤的地方。

这次“亲子园虐童”可以说有两个根本性的问题。一是早教管理制度有空白,沦为权力寻租的乐园。二是妇联等机构异化为利益集团,背离服务相关群体的初衷。

首先,0-3岁早教的监管存在空白,国务院的《幼儿园管理条例》只管3岁以上的幼儿园,不管托班。2006年上海市教育委员会等曾印发《上海市民办早期教育服务机构管理规定》,大致要求儿童活动室使用总面积不低于100平方米等,还规定民办早教机构要按《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进行申报审批,但该《条例》并没有早教机构的审批程序。

于是成了“法律死循环”,早教机构就永远有“资质问题”,哪怕携程这种市值240亿美元的大公司也没有办法有资质,结果就是“权力的任性”,需要妇联这种“红帽子”出场。权力监管异化为权力寻租、利益输送,直接给自己100%控股的下属杂志《现代家庭》(《为了孩子》),再用3000元的月薪聘请员工。

其次,事件也曝光了妇联等群团组织利益板结,成为自我逐利者的问题,而这正是2015年开始的上海群团改革的矛头所指。

别的不说,就有上海家长吐槽孩子之前被幼儿园强订的《为了孩子》杂志。而这本杂志居然只有32页,定价却高达15元!这还是一本服务于特定读者的杂志吗?

媒体已经揭露了此案的太多线索,不能只有追问,没有回答。

妇联是为什么会选择了张葆葆作为合作对象,有没有利益输送?长期以来有没有“拉拉扯扯”?张葆葆在妇联系统是一张“老面孔”,可能历史渊源很深,可能涉及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但是,从严治党雷厉风行,这么多大老虎都被清除了,亲子园这种鸡毛蒜皮,但又能伤害到社会良知的“小蝇”问题,不可能得不到全面的调查。

作者

徐明轩

徐明轩

法律工作者,时评作者

作者其他网评

下一篇

互利互惠助推新时代中美关系

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光看数量不行,还要看质量;光看协议不行,还要看落实。光看中央不行,还要看地方;光看政府不行,还要看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