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生命的善始和 善终都不缺地方

迎接生命是个技术活,但送走生命同样是技术活。

被医院判定即将离世的人,却在“临终医院”平均存活10个月。孕育生命平均需要288天,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生命进入不可逆转的死亡之路,平均也是288天。新的生命在母亲的子宫等待破土而出;即将离去的生命,到哪里寻找“子宫”,静待与世界告别?整整30年前,全国首家“临终医院”落户北京。目睹4万老人故去的松堂医院院长李松堂告诉记者:唯有搭建“社会子宫”,才能让死,如秋叶般静美。(11月13日《北京晨报》)

生与死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不同,迎送的仪式更是存在天壤之别。不过,两者却属于生命的两极,都是生命绕不开的必经过程,也难免具有不少相似之处。因此,生与死也应有相似的对待,譬如既要让生命诞生更加顺利,也要让生命离开更有尊严、更少遗憾。

但把生命的两端进行对比,就会发现,社会对于两者存在比较明显的“偏心”。比如对待生命的诞生,每个家庭都会表现得很兴奋,但对于死亡,人们总是讳莫如深,连谈论都不愿意,当然更不愿意为死亡提前做太多准备。这些差别不仅扭曲了社会对于死亡的态度,而且也极易使生命留下更多痛苦与遗憾。比如善始往往不缺地方,但善终之地却十分稀缺,这会影响到生命离开时的尊严。

具体而言,则是生孩子的地方尚且容易找,但临终床位却异常紧张。由于生育是个相对短暂的过程,平均几天就可以完成,但临终照料却比较漫长,一年半载是常见现象。因此,社会对临终床位的需求更高,当临终床位异常缺乏时,许多老人只能选择在缺乏专业照料的情况下离世,自己痛苦,家里人也跟着受折磨。

假如拉长视野来看,更会发现,区别对待两者不仅体现在对床位的投入方面,相关上下游产业同样受到波及,比如幼托机构虽然不足,但养老机构比幼托机构更显稀缺,社会资本对于两者的投资热情更是冷热有别。

迎接生命是个技术活,但送走生命同样是技术活。乐于谈论“生”,但不忌讳谈论“死”,以更积极的姿态涉足临终产业,建成更多专职临终医院或临终科室,让善终不缺地方,既是孝老敬老的具体行动,又是社会文明进步的体现,是时候在这方面加把劲、补补课了。

作者

罗志华

作者其他网评

下一篇

社会需要多一些对周润发裸捐的善

周润发宣布裸捐后的遭遇说明,我们的社会整体上还配不上他的善举。中国人对财富的观念,还停留在如何发家致富的阶段,人们更关注的是个人如何实现财富自由,甚至不用工作也能享受高质量生活,而不是这些钱的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