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育市场管理模式亟待创新

一方面是家庭对“托育”的需求越来越大,特别是二胎政策落地后,这个需求还将进一步扩大;另一方面则是“托育服务”的资源稀缺,供给严重不足。这对矛盾不解决,显然不可能培育起一个健康安全的托育市场。

“携程亲子园事件”发生后,受到社会广泛关注。在呼吁尽快填补机构监管漏洞之外,更多讨论聚焦于其折射出的我国3岁以下托育服务严重供给不足的现实。记者调查发现,一方面,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带来托育需求持续增加;另一方面,托育机构匮乏、标准制度缺失,监管部门混乱,托育市场“发育不良”现状凸显。(11月13日《北京晨报》)

上海是大都市,如果连上海这样的大城市都满足不了家庭的托育服务,显然,全国其他地区托育服务的状况恐怕更糟糕。目前,对0到3岁婴幼儿的照顾,绝大多数依赖于家长个人或者双方的父母。有的人为了照顾孩子,不得不辞去工作;有的人不得不花费更多的钱去雇请保姆。然而,人们的观念早已不是三十年前,比如,现在带孩子、看孩子的责任很大,使得一些年轻人的父母不敢轻易承诺帮助带孩子。过去,由于工作生活节奏不是很快,社会环境也不是很复杂,带孩子时能凑合就凑合,甚至都可以让邻居帮忙照看一下。但是现在社会发展了,人们工作生活环境变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复杂了,特别是带孩子的要求高了、责任大了,从而让带孩子成为了一件很有风险的事情,进而发展成为一个难解的现实问题。

在“托育市场”上,主要存在着一对矛盾:一方面是家庭对“托育”的需求越来越大,特别是二胎政策落地后,这个需求还将进一步扩大;另一方面则是“托育服务”的资源稀缺,供给严重不足。这对矛盾不解决,显然不可能培育起一个健康安全的托育市场。

如何化解这对矛盾?笔者以为,最关键的还是要推动“托育市场”管理模式的改革创新,简单说就是要做到“管放结合”。首先是对于“托育市场”要坚持严管的政策制度,要针对标准制度缺失的问题,尽快制定出台新标准、新要求,确保从事“托育服务”的单位、机构符合资质,并且纳入科学化、法治化、规范化运营的轨道;其次就是要放开“托育市场”,在政府主导下,鼓励有条件的单位和民间资本兴办多样化的“托育服务”机构,以增加市场供给。同时,各级政府应当对“托育服务”机构的地点统一规划,尽可能在一些大的社区集中建设,并且提供相应的场地及政策扶持,包括经营管理实行招投标制,以此优胜劣汰,提升“托育服务”的质量和水平。

如果“托育市场”继续呈现供给不足的局面,那么,就只会把“托育难”的矛盾继续转嫁到众多家庭身上,令家长身心疲惫、焦虑躁动、产生怨言。而这,显然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更不是未来社会发展的方向。

作者

舒心萍

作者其他网评

下一篇

社会需要多一些对周润发裸捐的善

周润发宣布裸捐后的遭遇说明,我们的社会整体上还配不上他的善举。中国人对财富的观念,还停留在如何发家致富的阶段,人们更关注的是个人如何实现财富自由,甚至不用工作也能享受高质量生活,而不是这些钱的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