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歌之死:舆论介入宜抱持冷静与克制

从司法制度对客观、中立的追求和设计中,公众应当有能力体会克制情绪的价值。

中国留学生江歌在日本被杀已过去一年,藉由媒体以“促进沟通,彰显理性”为初衷的对话报道,争议在积蓄数百天后正式呈现在公众视野,甚至民众不自觉投入一场牵涉面更广的社会议题争论中,情绪观点各异,江歌的遭遇再次进入舆论漩涡。

一年前的11月江歌在日本被杀,进一步的案情披露中显示,凶手被指系遇害人室友刘某的前男友(后被日本警方抓捕,等待日本司法审判)。案情曲折、牵涉人物复杂,在异域司法裁量结果待定的情况下,遇害人室友刘某与江歌母亲的隔空冲突成为这桩悲剧在国内的最热议题,此前事件关键人物刘某躲避媒体以及江母,江母在网上公开其全部个人信息,引发了大规模人肉搜索。在这样的背景下,事件发生数百天后,媒体组织江歌家属与江歌生前闺蜜、室友之间的第一次会面,注定在责问与辩解中进行,通过对话传递出的信息,再次引爆了舆论对于事件双方的观点站队,双方和解并未如期到来,更大的争论正在展开。

在相对安全无害的社会议题面前,表达愤怒、不屑并在其中获取关注度是容易的,但组织这样一次对话继而调动公众情绪,这样一个动作是否出于良善的传播初衷,依旧未可知。好友为给自己解围而遭遇生命危险,有没有第一时间出来,事发后有没有对遇害者家属表达感恩(哪怕就是事后对方诉求中的“会面”),人性懦弱、胆怯到什么程度才是公众所无法接受的,江歌离开人世的最后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诸如此类事件细节,各方可以一直争吵下去,关键信息到目前为止依然算不上十分充沛。但理由充足地站江歌案争议中任何一方,从情绪投入程度看人们都已经先于司法而下某种定论了。

因为“在法律之外还有道德”,所以无论是人肉搜索还是舆论介入之后的话题发起,人们似乎都足够为各自立场寻找立足点。留学生江歌身后,是失去女儿的母亲以及身陷舆论指责中的“闺蜜”(甚至已经有人在代表死者后悔承认刘某的闺蜜身份),此前一度被重申的“和解”初衷是否如愿,或者说这样一个庞杂的话题是否真的有解?对激烈对抗和争论的当事人而言,和解真的可能吗?什么才有可能促成彼此的原谅以及内心的安宁?

争论了这么久的江歌案,有人注意到被忽略的另一方关键角色,那就是真正的“凶手”,司法判决进展如何,在人们追求的事实真相之外能否出现一个足以说服多数人的法律真相,似乎只有后者才有可能给遇害者家属以某种宽慰。冷峻的分析认为,在具体刑事案件的判决得出之前,遇害者家属与案件关键证人的会面可能并不合适——— 无论是基于将凶手绳之以法的立场,还是确保司法判断的客观中立。事实上,相关说法也曾被陷入众矢之的的刘某作为回避的理由。被害人家属诉求可能并不现实的极刑判决,同时激烈寻求与关键证人在司法审判前会面,证人情绪、证词的客观性是否会被影响?

越是激烈的议题,保持客观冷静越困难,但面对一个可能注定无解的人间惨剧,作为旁观者的第三方,对介入保持尽可能的克制或许才有助于冲突的真正化解,否则客观上只能火上浇油。从司法制度对客观、中立的追求和设计中,公众应当有能力体会克制情绪的价值。江歌被害案的司法程序仍在继续,遇害者家属依然在征集签名以表达处以极刑的诉求(尽管日本司法分析认为这可能性不大)。无法苛求遇害者家属的情绪表达,对于司法案件之外的另一场道德和人性,舆论有必要贡献“了解之同情”,尽可能呈现中立客观的思考。和解几近不可能,对于遇害者家属而言,可以说对方无论做什么、怎么做都于事无补,为彼此留足时间是否为一条可以尝试的路?

唯一的女儿天人永隔,可以为自己挺身而出的闺蜜成为生者一辈子的心结,这不是情节跌宕起伏的肥皂剧情,这是几家人的人生遭遇。给自己疗伤是一场异常漫长而且艰难的人生体验,于身处事外的舆论来说,纷扰的社会议题终究会散去,守护某个善良的初衷需要足够克制的情绪和立场表达。

作者

南都社论

南都社论

南方都市报就重大社会、时政问题发表的社论

作者其他网评

下一篇

别因“奇葩裁定书”否定文书上网

奇葩文书屡现,客观上反映的仍是司法文书质量整体有待提升的现实,但奇葩文书能够被发现,还并非最坏的事,这至少证明,文书上网的价值得到了初步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