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问上海妇联:携程亲子园虐童,妇联的责任怎么追究?

当初,妇联为什么会选择了张葆葆作为合作对象,有没有利益输送?有没有“管理费”回扣?两者长期以来有没有“拉拉扯扯”?公众期待的是,上海市妇联能够向社会澄清,自己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文丨特约评论员 王可

舆论关心的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有了新的进展。据携程11月14日发给员工的内部信介绍,携程亲子工作室的园长郑某已经被警方刑拘。携程两位相关的副总裁停职接受调查。而之前警方已经刑拘3人,均为亲子园员工,涉嫌罪名为“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

撤职的撤职,刑拘的刑拘,似乎事件算是有阶段性的解决成果。但是,公众最关心的是深度卷入这次事件当中的上海市妇联机构,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包括作为亲子园的负责人、被上海妇联机构“推荐”的张葆葆要承担怎么样的法律责任?锦霞教育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经营范围中没有早教,为什么就能出面第三方托管?

张葆葆与上海妇联组织之间的关系尚需澄清

这次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这足以引发全社会的广泛关注,不仅是因为不到三岁的孩子受到了各种的殴打、推搡,甚至被灌了芥末酱。更关键的问题是,我们看到了一个企业愿意为自己的孩子办托儿服务,但是却遇到了“行政障碍”,这背后疑似有权力之手在搞利益输送。

去年2月,携程亲子园开园不到一周,即因未获行政许可,被上海长宁区教育局叫停。之后,经上海长宁区妇联牵头,携程与上海《现代家庭》杂志社旗下“为了孩子”学苑合作,提供日常托管服务。

而《现代家庭》杂志社100%的股东正是上海市妇联。而《现代家庭》旗下“为了孩子学苑”项目负责人张葆葆,曾入股多家企业,多数涉及儿童教育服务领域。她是1家公司的法人、3家公司的股东、4家公司的高管,还是上海市创意产业协会创意儿童专业委员会主任、上海市三八红旗手,亦官亦商,身份成谜。

也正是因为商业化的亲子学园的经营和妇联存在着如此暧昧的关系,公众才会质疑。

事发之初,上海市妇联曾深夜发微博,表示“声明严厉谴责!密切关注进展”,得到了公众的很多期待和赞许,让人们看到了事情得到阳光公开解决的可能性。但是,当如今事情的风头刚过,5人被刑拘,我们发现这条微博在上海市妇联官微上消失了!事情还没有查的水落石出,何以要删掉一条微博呢?难道删掉了一条微博,上海市妇联就能收回之前的承诺了吗?调查就会到此为止了吗?

当初,妇联为什么会选择了张葆葆作为合作对象,有没有利益输送?有没有“管理费”回扣?两者长期以来有没有“拉拉扯扯”?妇联是否明知道,张葆葆旗下的企业没有早教的资质,还是以官方名义做了“推荐”?

要说明的是,由上海妇联参与上海托儿试点,并不是携程一家。2017年初,上海市妇联、市民政局、市教委等6家单位联合下发《关于落实2017年市政府新建20个社区幼儿托管点实事项目的通知》,称“引入专业社会力量参与社区幼儿托管点的运营管理”。在其余的托管点,上海市妇联到底“推荐”了哪些机构?这些机构有没有资质?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闹得这么大,应不应举一反三,做全面彻查?如果不把可能的腐败的病灶彻底剜除,托儿试点工作怎么大规模铺开?把孩子放在托管点里的妈妈,能不能安心上班?

2015年《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和改进党的群团工作的意见》明确,群团组织承接政府转移职能要试点先行,确保“能负责、能问责”。群团组织的特殊性质,不是“金钟罩”,既享有公权力,却不承担公权力背后的约束和责任,更不能异化为特殊利益团体。

公众期待的是,上海市妇联能够向社会澄清,自己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如果因为历史原因,和一些“老面孔”有着千丝万缕的利益关系,那么趁着这次“群团改革”的东风,趁这次事件,做一个“一刀两段”,重新开始,而不是仅仅把微博删掉,就以为问责到此为止了。

下一篇

“奇葩裁定书”无法承载“司法权

显然,“奇葩裁定书”无法承载“维护司法裁判权威”的功能,更无法让公众从中窥见司法公正。但这样的“家丑外扬”正是司法公开制度设计所期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