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英九为什么从千呼万唤落到门可罗雀

马英九两个任期,各有一个民望下挫的转折点,分别是“八八风灾”与“洪仲丘事件”,两个转折点的共同点都是:与底层人有关。

文丨特约评论员 邹振东

前些天在朋友圈看到一个视频,马英九在《康熙来了》节目中唱歌,真唱!那个时候他还是“马市长”,下面一片留言:萌呆了,还是被他帅到……我突然发现,我已经很久没有关注马英九了。

半个多月前,参加厦门大学两岸关系协创中心主办的两岸交流30年论坛,有台湾学者发言,希望大家对国民党有信心,最快4年,最迟8年,国民党还是会回来的。理由之一就是台湾民众开始对蔡英文失去耐心,人们开始怀旧,怀念国民党时代。

我哑然失笑。根据我对台湾舆论的大数据分析,在互联网影响力排名前20的台湾政治人物,只有4名蓝营人物,而且除了马英九是过气的政治明星,其他无论是粉丝数还是政治履历,都无法与一众绿营的政治明星相抗衡,民进党除蔡英文外,至少还可以排出4个人,在粉丝数上让国民党难以望其项背。就目前的政治人物能量来看,国民党唯一的选项,就是重招马英九披挂上阵。

我不禁一声叹息: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一声叹息,不仅针对选民,也针对马英九。想当初,2008年,马英九挟史上最高的民意,登上政治舞台。民进党与陈水扁的腐败,让老百姓对马英九寄托了无数的想象,人们需要改变,需要马英九带领他们走进新时代。

马英九是有梦想的人,有使命感的人。胚子好,履历清白,国民党大佬有一千个理由,不想让马英九出头,但民意选择了他。国民党当时并不是没有其他清廉的政治人物,但厕所待久了,没有沾到屎,也熏得一身臭气,马英九是当时蓝营唯一一个闻不到臭气的政治明星。

2020年,马英九会不会出山,如果出山,他应该怎么办?与其预测未来,不如先分析马英九为什么从千呼万唤落到门可罗雀的背后原因。

马英九两个任期,各有一个民望下挫的转折点,分别是“八八风灾”与“洪仲丘事件”,两个转折点的共同点都是:与底层人有关。

先看“八·八”风灾

长得帅的人可能都爱讲道理,古代有唐僧,大陆有王石,台湾有马英九。

马英九长得好,也福气好,2008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很多人说,马英九最好睡个半年,醒来后天下就是他的了。马英九只要跑跑步,女性的选票就追着他跑。一句“马上就好”,2008年,台湾改变。

但好景不长,第二年的“八·八风灾”不仅重创台湾,而且重创马英九团队,导致“行政院”院长下台,这是马英九第一个任期的第一次转折点,从此马英九的高民调不再,马英九的蜜月期结束。

台湾是台风多发地,无论政府还是民众,都容易大意。但2009年8月6日至8月10日台风莫拉克侵袭台湾,带来打破台湾气象史诸多降雨纪录的雨势,造成自台湾1958年八七水灾以来最严重的水患,台湾中南部及东南部(南台湾)发生严重的土石流(即泥石流),总死亡人数推测超过500人。

一场风雨,本来是政治人物最好的表演舞台,但马英九及其团队的表现却备受诟病。纵使政府官员马不停蹄到处视察,民众不但没有感受到政府“苦民所苦”的风范,反而多次被官员的言行吓得瞠目结舌,甚至要马英九下台,马政府面临上任以来的最大危机。

台风来临,老百姓一片哀鸣,媒体和灾民一再请求与呼吁马英九启动“国安机制”,发布紧急命令。法律思维严谨的马英九,却认为现有的救急机制,完全够用,没有必要启动“国安机制”进行总动员,坚持不发布紧急命令。拖到在灾后第7天才召开“国安会议”下令总动员。

但马英九的言行与灾民的体会冰火两重天。马英九一再辩解够了够了,但灾民们却切身地感受到不够不够。物资等不到,救灾队伍见不到,失踪人数还在增加,又看到马英九拒绝美国、日本援助。

8月7日莫拉克台风发布警报当天,马英九跑去喝诗人詹澈的喜酒,在现场停留近1.5小时才前往“中央灾害应变中心”,而且又迟到30分钟,被网友昵称作“喜酒马”。

8月10日有年轻人在见到他时,崩溃大哭表示:我们全家都把票投给你,为什么我们现在要见你,变得这么难啊?马英九神回答:“我不知道你要见我,这不是见到了吗?”

听到灾民为父亲的死痛哭,马英九这样安慰他:“你爸爸死了我理解,因为我爸爸4年前也死了。”

马英九探视受灾养猪户作秀,竟然开始欣赏养猪户和蒋经国的照片,完全忘记自己勘灾的任务。

2岁与5个月大的李姓女童不幸遭土石流灭顶,所幸经她们的外公奋力徒手在泥水中查找,救出姊妹俩,但两人分别被掩埋长达2分钟与5分钟,马英九去探望李家姊妹时,一把抱起小姐姐就称赞对方“你真不简单,可以憋气2分钟”——这番无理头的称赞,荣获马家军《官员勘灾语录》傻眼言行排行榜第一名。

台湾的民间耳语开始不胫而走:陈水扁是“谋财”、马英九是“害命”,走了一个“坏蛋”陈水扁,来了一个“笨蛋”马英九。马英九好人一个,胜选时他就承诺:“从感恩出发,从谦卑做起。……把他们(人民)的心声当成是我们执政最主要的依据。”这次风灾,他第一时间就奋战在勘灾第一线,他忧心如焚,全心救灾的苦心,不必怀疑。他不是不想当好官,他只是笨。

就是在灾后,马英九的失言仍然在持续,他接受外媒采访时怪天气、怪下属、怪灾民,就是没反省自己,他用英文解释受灾人数为什么那么多的原因,就是灾民没有了解这次风灾的严重性,不肯撤离,死守家园。短暂的采访,竟然使用多达6次的“they”(他们),“they”就是灾民。一切的原因都怪灾民,要“灾民”要吸取教训。

网友大加挞伐,讽刺“We在喝喜酒,They死守家园,不关I的事”。

连续的失言、失格、无能,看了马英九这一系列言行,难怪网友开始猜想?听说小布希智商只有97,不知道“喜酒马”是多少?

我们来看看风灾来临,另一个“领导人”的智商。

当强者把弱者紧紧抱在怀里,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再看看“洪仲丘事件”

2013年,一个士兵的非正常死亡,最后酿成25万人走上街头。

台湾久违了这样波澜壮阔的群众场面,离它最近的是七年前“百万倒扁”的红衫军涌上凯达格兰大道。为什么一个军中个案,会演变成全民事件?我们可以从台湾的兵役制度、司法体制、街头政治、政治文化等诸方面分析成因,但舆论的持续发酵与不断升级,不能不说与马英九团队的危机处理及舆论应对有巨大的关联。

马英九有模范生之誉,讲规矩、重程序是他的优点,但反应迟钝、慢半拍却是他的软肋。面对危机,他的第一反应往往误判形势。有太多的例子,不幸的是,这一次,他一错再错。

7月3日,士兵洪仲丘被军方虐死,消息传出,马英九认定这不过是“管教过当”,属于军方管辖范围的个案。当舆论不断披露事件背后的内幕,马英九仍以一贯的“不介入”态度,等待军方处置。等到舆论压力迫使他发声,已经是12天后的7月15日。

在出席“戒严时期政治受难者纪念追思仪式”时,除再度向“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受难者家属、遗属鞠躬道歉外,也首度对洪仲丘事件表态,要求防务部门彻查此案,并尽快公布真相。

马英九并没有召开专门的新闻发布会,也没有对洪仲丘及家属道歉。当时看台湾电视新闻,我注意到一个非常有意味的细节,马英九离开会场,一位台湾女记者紧追不舍:“您会去洪仲丘家里道歉吗?”记者对舆论的直觉往往比政治人物敏锐,这句问话已经是在提醒马英九民众在期待什么。但马在随从的簇拥下,匆匆离去,没有回应。我只能扼腕。

直到39名网民发起成立的“公民1985行动联盟”,号召7月20日上午九点包围台“国防部”,才一下惊醒梦中人。马英九临时改变他一人参与的党主席选举行程,当天下午立即前往洪家,并对洪仲丘父母承诺:这个案子,他“管定了”。 而一再延宕的道歉,拖到了马英九连任国民党主席后的24日,在当天的国民党中常会开场时,马英九终于正式就洪仲丘一事鞠躬致歉。

但一切都太迟了。马英九誓言“管定了”的案子,其实并管不定。军中办案者避重就轻,结案报告疑点重重,涉案人纷纷交保解除羁押。尽管马英九下令解除“国防部长”试图平息事态,但火上浇油的军中各部门,已经让马英九来不及了。

1985是军方的投诉热线号码,但倒过来5891的谐音却是“无法救你”。一再失误的舆论应对,让舆情愈演愈烈,以致两位“国防部长”下台,18人起诉,仍然压不住愤怒的火焰。现在,燃烧的怒火开始越过“国防部”烧向“总统府”,再一次走上街头的民众,目标已经是凯达格兰大道。二十五万民众齐举手机照亮星空的画面,传遍了世界各个角落。

洪仲丘事件本来是一个小事件,处理得当,一点风波都不会有。但正因为权力体系的傲慢,再加上由于马英九历来的对舆论慢半拍,使得最后酿成两位“国防部长”下台都无法平息民怨。

归根结底是马英九看不到洪仲丘事件的背后是弥漫的底层人悲哀,当25万人送别洪仲丘时,齐唱的是《你敢有听着咱唱歌》,这首用闽南话唱出的歌,改编自电影《悲惨世界》主题曲。《悲惨世界》的主题就是底层人的悲哀和所有人的救赎。但马英九听得懂这个声音吗?

马英九的两次转折,都不是直接来自对手的攻击,都是来自底层人的震荡。

邹振东教授的舆论“弱传播”理论,一言以蔽之:舆竞天择,弱者生存。翻译成大白话就是:现实中的强势群体就是舆论中的弱势群体。舆论的天平,天然向弱势群体倾斜,这是舆论的“自由倾斜定律”。

现实中的强者,必须与弱势群体相连接,才能源源不断获得道义与法理的力量。现实中的强者,一旦与弱势群体隔断,就失去了舆论的支持与民意的力量。老子说:“上善若水”。强者不是水,但要学习水,水利万物而不争,强者要往下倾斜,才能让所有的弱者流向你,成为大海。

弱势群体另一个称呼,就是底层人。强者高居金字塔的塔尖,要知道,底层人是你的基座。你必须用千条线,万条线和他们连接,与他们共生,你才不是空中楼阁。

弱势群体的还有一个称呼就是“困难群众”,读懂了这个,你就会明白:为什么“我最牵挂的还是困难群众”这句话,传播得最快,传播得最远。

1949年,国民党因为失去底层,被共产党赶到台湾。1949年后,国民党再次因为失去底层,两次被民进党赶下台。远望2020年,2014年,国民党的底层在哪里?你的眼睛看到了他们吗?你的手握住了他们吗?

作者

邹振东

邹振东

厦门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 ,凤凰网特约评论员。

作者其他网评

下一篇

埃及清真寺惨案向国际社会发出什

从21日伊朗政府发言到24日惨案发生,这两者间的时间差绝非巧合。有很大可能是由备受打击的伊斯兰国与西奈组织在默契与协调后,由后者具体实施恐袭,以血腥的场景向人类社会反驳伊朗政府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