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茂清:雄安新区建设,要搞市场主导型

我们以后雄安新区建设,一定要打破原有行政主导、政府主导的老思路,要更多重视市场的力量,应用市场机制,发挥市场的作用,这样的话,我们的雄安新区的规划目标才能够早日实现。

在凤凰政能亮“雄安新区:未来之城,新在何处”主题沙龙上,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北京改革与发展研究会会长周茂清发表了主旨演讲,以下为周茂清发言摘录精编:

按照中央的部署,雄安新区要采用世界的眼光、国际标准、中国特色、高点定位。也就是说,要把它打造成一个贯彻新发展理念的创新示范区。创新示范区的功能究竟是什么?这是需要我们认真探讨的一个问题。按照目前的这种说法,作为一个创新示范区,要发展高新技术产业,要引领未来的产业发展潮流。可是雄安新区还有一个功能,就是要承接北京一些疏散的企业和机构。这些疏散到雄安的企业很多是处于产业链中低端的企业,这些机构很多是体态臃肿、效率比较低下的国企、央企的管理部门。这样一来,雄安岂不成为中低端的企业和体制臃肿国企的承接地了吗?

刚才说了,一方面雄安新区要打造成为创新示范的区域,可是现在承担的主要任务之一是成为从北京疏散出去的、处于产业链中低端的这些企业,以及体制臃肿的国企的承载地。两者如何协调?这个问题处理不好,势必会拖累打造创新示范区的目标实现。所以如何实现两者之间的平衡,是需要我们认真讨论的一个问题。

说到雄安新区的建设,新在哪里?新在它的道路、它的建筑?它的交通?它的水利设施?我想这个不用说了,按照中国现在基础设施建设能力,如果说建设一座城市的硬件设施,对我们是小菜一碟。现在我们关心的是雄安新区如何引领创新示范?如何引领产业结构调整?这些光靠硬件是不行的。我们一定要进行体制的创新,也包括思想创新。我们看到这两年,我们中国的经济发展出现了一种现象,就是说南北差距在逐渐扩大,过去提东西差距,东部沿海地区发达,中西部地区相对落后,可是现在南北差距却表现得越来越突出。我们看到,不管是京津冀地区,还是东北地区,在中国经济版图上的地位不断在下滑,它们和长三角地区、珠三角地区的差距不断在拉大。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北京改革与发展研究会会长周茂清发表主旨演讲

这里边我觉得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市场机制。就市场机制而言,整个京津冀地区也好,东北地区也好,还存在着很多的短板,而在长三角地区和珠三角地区,可以说市场经济的基础已经是牢牢扎根,市场经济的意识已经是深入人心。所以我们建设雄安新区,一定不能沿用老的那种思路,不能再搞政府主导型,要搞市场主导型。比如,现在提出疏散北京的企业和人口,如果用行政干预的方法,可能对于国有企业和国有机构是行之有效的,但是对于民营企业恐怕就难以达到效果。这两年我们疏散北京人口,关闭了那么多的大卖场、物流中心,怎么说也也该疏散出去上百万人的吧?可是你出门不管坐地铁还是开车,总感觉到北京的交通拥堵没有什么改善。所以说,我们以后雄安新区建设,一定要打破原有行政主导、政府主导的老思路,要更多重视市场的力量,应用市场机制,发挥市场的作用,这样的话,我们的雄安新区的规划目标才能够早日实现。

刚才主持人还提到了雄安新区和深圳、浦东对标的问题。我认为,雄安新区的建设不管是和深圳,或者和浦东相比,不能简单地对标。

第一,三者的基础不一样。我们知道,深圳处于发达的珠三角地区,在改革开放之初承接了香港的资金、技术和管理,一下子成为全国经济发展的高点;浦东不用说了,是我国经济最发达、工业基础最好的地区——上海的一个组成部分,上海的资金、技术,还有管理在全国都是领先的;而雄安呢,处在经济发展的一个低谷地区。比如2015年,三个县人均GDP只有两万多,最高的安新县两万六,而全国人均GDP是50250,雄安连全国平均水平的一半都不到。不仅发展水平,雄安的产业结构也很落后,主要产业是服装、箱包、塑料制品等等。所以从经济基础来说,雄安和深圳和浦东是无法相提并论的。

第二,启动的时间也不一样。当年深圳特区设立的时候,正值中国改革开放刚刚拉开帷幕。乘着中国改革开放的大潮,深圳一下就迅速发展起来了。浦东的开发是在1992年邓小平南方谈话之后,当时正值中国掀起又一波开放热潮。所以这两个区域的启动赶上了好时段。而现在雄安新区的开发正处在我们这样的一个时点上,我们经济要做重大调整,要降速度。在这样一种形势面前,给雄安新区面临着很多挑战。

不过从另一方面来看,雄安主要功能承接北京的非首都功能,国有经济、国企,特别央企成为他的承接主要对象,所以说雄安的经济模式,既不同于深圳,也不同于浦东,是不是考虑打造成一个国有经济的示范区?在这个方面看看能不能有所突破,有所创新?

作者

周茂清

作者其他网评

下一篇

互联网服务不能牺牲公众的信息安

公众对个人信息安全的焦虑,正成为当前个人安全感缺失的重要源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