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寿龙:雄安需关注市场基础维度的发展

要让雄安不变成一个什么都管的政府,就得尝试一下纯粹为推动经济发展、社会发展而发展的政府,治理体系也应该按照2050年的标准来建设,这是雄安有别于其他地区的方面,而且未来发展空间非常好。

在凤凰政能亮“雄安新区:未来之城,新在何处”主题沙龙上,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院长毛寿龙发表了主旨演讲,以下为毛寿龙发言摘录精编:

关于雄安的话题,最近几天我也一直在思考雄安的落脚点到底在哪里?我是做公共管理和公共政策方面研究的,在我看来,目前我们的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还需要更大的提升。十九大报告中提出:从2020 年到2035年,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基础上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从2035年到2050年把中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雄安新区如果把目标定在2018年的话,按照我们现在比较好的模式来做就行了,如果定位在2035年的话,那么雄安至少可以领先目前很多地方17年。能不能把它一步到位,2018年到2035年直接把2050年的模式在雄安做个实验,把我们很多目标、想法在雄安落实下来,目前雄安应该有这个起点。

目前,雄安的管委会机构组织其实比较简单,政府部门实际上就五个,分别是涉及城市建设、规划、治安、安全和公共服务方面的,雄安应该以2050年的标准建立一个小而有效的政府,我觉得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举措。要让雄安不变成一个什么都管的政府,就得尝试一下纯粹为推动经济发展、社会发展而发展的政府,治理体系也应该按照2050年的标准来建设,这是雄安有别于其他地区的方面,而且未来发展空间非常好。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院长毛寿龙发表主旨演讲

从经济发展的角度来看,一个地方区位经济发展要发展得好至少要花三五十年,比如浙江发展的规模、效率质量都比较好,我们总结浙江的经验就非常重要。80年代开始,我们就去浙江考察包括去村里边,有个村说是贫困村,后来一问老板有多少个?有没有20多个?一打听在做生意和做小企业的有一百多个。浙江从80年代开始发展,如同林毅夫所讲的,要发展轻工业,这部分就是老百姓自己在做。实际上浙江的很多县,一个县集中生产袜子,一个地方搞五金,一个地方搞电子产品,还有的地方就搞快递业,很多我们认为低端的产业在浙江都高速发展起来,一直到三五十年以后还是一个优势产业。

制造业在浙江很多小老板也就是做几个零部件,而且这个零部件销往全世界,质量做的很好,规模不大,一心一意做这个。一般来讲一个地方做了轻工业,然后再做制造业,然后再去发展企业和股权,就能够快速融资。我们民间有股权,企业逐渐壮大,然后开始慢慢发展资产。

这个意义来讲,发展的秩序从轻工业、到制造业、到企业、到资产,再到国际贸易,然后到一大片的市场开发,最终形成总部经济,形成一个大企业,形成一些投资公司。浙江这一步没有做好,所以浙江没有非常大规模的企业,但是整个基础做的很好。如果雄安按照这个路子来走,我估计得三五十年,还要跟很多其他地方竞争。雄安一开始有很多的大企业过去,大企业是融资投资还有各种各样的产业规划,还有下面的各种各样的子公司,雄安发展的话,我想倒着走的路子和顺着走爬山的路子不一样,雄安的市场秩序实际上是从山上往下走,浙江的经济包括深圳的经济是从山下往上爬,然后爬到一个顶峰。

浙江目前大约爬到80%,深圳是一线城市了,是百分之百在山顶的话,雄安新区要变成深圳的话,实际上就是一个倒着发展的过程。这个时候政府要设计规划如何让本地一百多万人与一百多万新人、外地人新雄安人的发展结合在一起。不像深圳是慢慢磨合进去,从几十万几百万,现在深圳是一千多万人口。政府在建设规划包括产业规划、运作的时候都需要注意的问题,也就是特别要关注本身的市场秩序维度的发展。更重要的一点是,我们知道往上爬的话,就要出汗,费力气,坚持就行了。往下下来的话,相当于滑雪,速度会太快,所以要防止速度太快,随时学会转弯、刹车这个技术。雄安发展跟其他地方都有特殊性,搞得不好有可能像90年代的海南,搞得好的话就是现在的深圳,或者是上海的浦东新区,至少会像是天津的滨海新区。

下一篇

周茂清:雄安新区应该对周边地区

雄安新区的崛起,不能脱离周边的环境而独步前行,必须起引领作用,带动整个京津冀地区的经济共同发展,这才是应当我们追求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