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寿龙:雄安要靠财产性收入吸引创新人才

雄安必须把重要的精力放在市场秩序的培育和发展,吸引更多的企业家,吸引更有创新精神的资本和吸引更有发展潜力的项目。

在凤凰政能亮“雄安新区:未来之城,新在何处”主题沙龙上,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院长毛寿龙进行了圆桌对话,以下为毛寿龙发言摘录精编:

雄安有户口的话,谁会喜欢雄安的户口?大家可以想一下,哪些人会去,这是一个。第二个,雄安如果只有廉价房,冲着房子便宜去的话,去了以后不想走,缺乏流动性,人才是不会去的,真正创新的人才不会去。还有一个是把北京好的医院搬过去,把北京好的附属中学迁移过去,来的人就可能只是冲着这个医院、这个附中去的。就像北京现在的一个大学,有非常好的附中,很多人就是冲附中来的,而是冲着这个大学来的,如果冲着附中来的,这个老师会好好努力工作吗?顶尖人才因此就不来了,在的人才很多就想调走,而不是人才,却为了子女而不想走。

光想着用好的医疗,用好的教育,有更多的附加值的户口,或者说用不花钱的房子吸引人才,这是不可能的,资金都吸引不来。不说别的,就说房子本身,这个房子投资要盖房子,钱从哪儿来?不是别的地方拿着钱,走到哪里跟个背包客一样,什么都不要了。一个地方的真正发展肯定跟资产市场秩序的成长是有关系的。这个资产市场秩序没有很好的成长,全世界最好的规划是不会到这儿来的,那个房子的质量也是可疑的,因为不可变现,银行是不会投资的。等老了出来,除了那种劳动收入以外没有资产收入,然后你到北京来租房子,说实在的,60岁的人在北京租房子很难租到自己满意的房子。50岁以上人必须有自己的房子,没有自己的房子,一旦你生病了,租房子租不到,就只好去住宾馆,而且也住不起,没有那么多的收入。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院长毛寿龙

现代文明的发展,实际上是一个抽象权益的发展,所谓抽象权益具有高度流动性,可兑现,有市场支持的这种资产项目和这样的人。一个人之所以值钱,是因为有创新精神,在高度流动的社会下,能让自己在各种各样新的空间里面碰撞,把自己的脑洞打开,把创新精神转变成资产,而且能够借助其他人的力量,尤其能够借助金融杠杆的力量来发展。

雄安新区发展,无论从长期和短期我个人还是非常看好的。从学者的角度思考,最核心的是不能让短期的问题阻碍了长期的发展。我们不能太关注短期问题,然后认为必须这么干,但实际上是不需要这么干的。比如北京最好的企业在最贵的写字楼里,最有创新精神,而且非常努力工作的那些年轻人也在最贵的写字楼里。北京有非常多很便宜的写字楼没有人去,不要过于担心雄安的房子太贵没人去,而要担心雄安的房子有没有市场价值,本身是不是吸引得了人,这个是需要普遍关注的重要问题。

我认为一个地方市场秩序的发展才是真正的发展,天天用权力把这个调一下,把那个调一下,把这个东西搞的便宜一点,把那个东西搞的贵一点吸引更多的人,就破坏了这个地方的市场秩序,而且让市场秩序根本不可能从一开始得到发展,还破坏这个地方的社会治理。社会治理和市场秩序的发展是联系在一起的,这个地方产学研搞得好,老百姓的权益保护得好,企业家精神保护得好,这个地方社会治理自然就会好。我们说雄安新区发展,政府秩序是非常强大的,脆弱的是本地的社会秩序和市场秩序的成长,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无论是长期的,还是短期的,必须把重要的精力放在市场秩序的培育和发展,吸引更多的企业家,吸引更有创新精神的资本和吸引更有发展潜力的项目。

很多城市只要关注市场秩序,关注政府有效性,发展就会和雨后春笋一样,雄安如果遵循市场规律,九年里就可以建设得非常好,而且未来发展也会非常好。我们只要发挥智慧,开动脑筋,知道真正发展的路子到底在哪儿,这个路是什么样的性质,这个路不只是表现上,还要看地下,还要看公众,这样的话雄安新区会发展得更好。

下一篇

毛寿龙:雄安需关注市场基础维度

要让雄安不变成一个什么都管的政府,就得尝试一下纯粹为推动经济发展、社会发展而发展的政府,治理体系也应该按照2050年的标准来建设,这是雄安有别于其他地区的方面,而且未来发展空间非常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