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向过年不仅“看上去很美”

“反向过年”让老人看到一个丰富多彩的世界,加深了他们对子女生存生态的理解;只有走进子女们的生活圈,老人们才会更加理解、体谅子女的“居大不易”。

从湖南浏阳来浙江宁波工作多年的徐先生和妻子今年想出了一招,把两家父母和孩子接到宁波来过年,不仅圆了从没坐过飞机的父母外出旅游的梦想,还省下了不少钱。“可以带他们去北仑看看海,逛逛天一广场、月湖……”徐先生和妻子开始憧憬起一家人在一起甜蜜的假期生活。(1月11日《宁波晚报》)

春节作为一个传统节日,承载着人们对团圆的向往。短期剧增的人流,让春运市场出现结构性的供求失衡;虽然“一票难求”得到了一些缓解,但购票依然并非易事。为了回家过年,一些人不得不付出更高昂的交通成本。

“反向过年”成本更低,能够让老人们实现“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反向过年”让老人看到一个丰富多彩的世界,加深了他们对子女生存生态的理解;只有走进子女们的生活圈,老人们才会更加理解、体谅子女的“居大不易”。

波兰社会学家鲍曼曾用“液化”来说明社会流动,从坚固、沉重、形状明确的固体状态转化为流动、轻灵、千姿百态的液体状态。从安土重迁的乡土社会,到人口大规模迁徙的都市社会,现代化浪潮让这个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市场经济这双“无形之手”也改变了许多人的生存生态。“反向过年”,说到底就是“流动”的产物。

作为一种或被动或主动的自我调试,“反向过年”是一些家庭对当下的经济、文化和社会变迁的一种回应。“只要合家团圆,哪里都是家”,急剧的社会变迁,不仅改变了生活方式,也重塑和更新了价值认同。利用春节享受一段“慢生活”,和家人们进行情感互动,只要家人“在一起”,在哪儿都是过年。

春节根植于农耕文明,是调节人与人、人与社会以及人与自然关系的重要节日。不论是子女历经千辛万苦回到老家,还是老人们放下身段“反向过年”,都是为了增进代际沟通,让情感互动更有品质,让内心世界更加温暖、柔软。

在“常回家看看”难以梦想照进现实的格局下,一些家庭通过不走寻常路实现了团圆。那些为了更好生活用尽全力的人们,在春节找到了一个满足精神诉求与情感需要的契机。无论在哪儿过年,不变的依然是我们对幸福团圆的渴望与追寻。

作者

杨朝清

杨朝清

郑州晚报评论员

作者其他网评

下一篇

美俄两国“核按钮”是怎样的存在

在“核按钮”问题上,绝对不能铸下大错,对于地球生存而言,任何失误都要坚决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