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应当是教育的副产品

某种程度上,个人的成功是不可控的,但是一个人有爱心,负责任,予大于取,这是可以培养的。在培养越来越多人格健全公民的情况下,社会的发展、个人的幸福也就能达到最大值。

央视前著名主播李小萌女士在辞职两年后,于近期重新回到荧屏。不过,她没有选择再次回到电视台,而是跟视频媒体合作,推出了一档教育类的演说节目———《@所有人》。从《@所有人》的节目名称来看,不难感受到它浓厚的社交媒体气息。而第一期节目的主题,也直切当下社交媒体上常温常新的重磅议题——— 教育问题。

李小萌邀请了自己辞职在家育儿期间结识的几位朋友,其中既有自己办幼儿园的普通妈妈,也有杨东平这样的教育家,还有回归家庭的明星演员陶虹等。这些演讲嘉宾或从自己的经验出发,或从教育理念和案例开讲,共同表达了一种对现行教育制度的不满,也发出了一种最终在舆论圈引发争议的观点:孩子,你不成功没有关系!

据中国教育学会的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中小学课外辅导行业市场规模超过8000亿元,2017年的数据尚未公布,但只多不少。如此庞大的教育培训产业,背后的理念支撑绝对不是“孩子,你不成功没关系”,而是“孩子,你一定要拼搏成功”。所以,李小萌复出之后的这期节目引发争议,一点都不稀奇。如此挑战公众的敏感神经,就必然需要接受他人的挑战。

最直接的挑战是李小萌的身份和地位,质疑者会认为,你是社会精英,你的孩子已经站在更高的起跑线上,这是普通人不能比的。这样的说法看似有一定道理。因为如果进行对比,李小萌和丈夫无论在财富、名誉和社会地位上都比普通家庭高出许多,所能提供给孩子的成长资源也大大超出社会平均水平。不过,按照强调竞争一派的观点,李小萌有她这个阶层的起跑线,她的孩子需要跟家境更优裕的孩子来比。所以,按照这个思路,李小萌应该鼓励孩子取得更大的成功,而不是告诉孩子不成功没关系。

第二个挑战是对批评内容本身的质疑。在经合组织(O EC D )公布的2013年PISA (即“国际学生评价项目”)测试结果中,中国上海在数学、阅读、科学三个领域表现优异,在65个国家(地区)中均列第一。2009年第一次参加该测试的上海学生,同样拿下了第一,而且是遥遥领先。当然,上海是中国教育资源最发达的地区之一,不能代表中国平均水准,不过由此引发了对中国教育模式质疑声的反击。几十年来,中国人最喜欢跟国际接轨,现在接上轨了,而且是第一,我们还有什么好批评的呢?听起来,这很有道理的。

值得注意的是,一项媒体类的调查数据显示,上海妈妈是今天中国城市中最焦虑的妈妈。上海妈妈焦虑的前四个原因,恰恰都和教育相关。所以,上海孩子的“优异表现”,是跟上海家庭的集体焦虑息息相关的。而在中国其他城市,实际上都在纷纷看齐上海,即使无法超过上海,也是上海的低配版。但这一模式的主要问题在于,老师、家长和孩子三者在游戏规则中都不开心,都处于一种万分焦虑的状态。因为所有人的目标,都是为了成功,都希望成为最后的百分之一,千分之一,万分之一。在这种趋势下,没有人可以松一口气,没有人可以真正轻松愉悦。

对竞争的强调,挤占了孩子们的娱乐时间,自由玩耍变得非常奢侈。一名两岁的孩子,父母为了他进更好的幼儿园,给他报了五个培训班,却令他焦虑致斑秃。这当然是极端个案,不过每一个极端个案背后,都有大量的程度略低的案例群。教育因为与成功、阶层跳跃直接挂钩,所以导致了教育的方式承载了太多东西。但事实上,教育的第一目标是培养人格健全的人。人格教育应该是最重要的一点。

人格教育的内容很平常,最基本的是同情心,责任心,乐意分享,接受合作。奥地利人本主义心理学家阿尔弗雷德·阿德勒特别强调“社会兴趣”,简单来说就是能够为了社会利益与他人合作,而不仅仅是基于个人利益进行合作,其中的关键词,也是利他主义,合作精神这些。

回到李小萌团队说的“孩子,你不成功没关系”,更加准确的解读应该是鼓励孩子成为一个正常的人,他们的人生不应仅仅是为了个人的成功而拼搏,而是能够为社会利益而努力。个人的成功,应该是为社会目标而努力时的副产品。某种程度上,个人的成功是不可控的,但是一个人有爱心,负责任,予大于取,这是可以培养的。在培养越来越多人格健全公民的情况下,社会的发展、个人的幸福也就能达到最大值。

作者

南都社论

南都社论

南方都市报就重大社会、时政问题发表的社论

作者其他网评

下一篇

一盘假驴肉毁的不只是河间名声

如果不能真正以严密的制度、有力的执法堵住各种黑作坊,不能遏止地沟油、石粉鸡、毒奶粉、假驴肉等问题变着花样更新,公众对食品安全的信心恐将消失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