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哗众取宠的跨界炒作和自我营销该消停了

当部分人用跨界营销炒作,传达出“我有钱(权)就可以任性”的价值观来时,这未必违法,却必然“不够好”,也会制造出“有钱(权)就能在什么方面都占据优势资源”的错误价值导向。

文丨特约评论员 京客

当下很多人都玩得一手好“跨界”,好比冯巩在小品里调侃的:“相声界我影视演得最好,演员界我导演导得最棒,导演界我编剧编得最巧,编剧界我相声说得最逗。这年头,就得玩个综合实力!”但现实中,还有些人玩的跨界,无关玩综合实力,而是直奔博眼球而去。

空手套白狼,“空炮”套流量。在这方面,玩得最溜的应该是王思聪了。为娱乐圈操碎了心的他,经常以微博为据点,口无遮拦:他曾批王菲“无知”、喷陶晶莹素颜出镜丑、批陈妍希版小龙女像傻姑、在刘翔葛天领证时说“整容改变命运”、认定“大S结婚后变成了大$”、称某冰某予是“毯星”、回击张馨予时说“你的管真宽”……

经他这么不时的炮轰,动辄在舆论场搅起一池春水,赢得了无数点击率与阅读量,也轻易地完成了声名上的“原始积累”,从而让其商业版图扩张有了更多的可借之“势”。可以想见,当他的投资动作被其自带热搜体质带入公共视野,这至少为其省下了大量品推成本。客观上,其语不惊人死不休也是某种意义上的跨界炒作,乃至自我营销。

营销很正常,可别忘了,大众注意力其实也是珍稀资源,互联网时代,公众的信息容量有限,公众的视线都对准了张三,李四可能就会处在被遗忘的角落。

如果那些跨界炒作在占据了巨量注意力资源后,激起的却只是毫无公共营养、徒有喧嚣的互怼、对喷,跟其真正社会价值严重不匹配,那无疑是对宝贵传播资源的浪费——这些传播资源,本来大可投向那些更需要被关注的弱势群体。

看上去,刻薄刁钻的攻击,像是眼里掺不得沙子的正义之举,是替草根行道。可归纳其套路,用那些极具杀伤性的语言KO对方时,这些痞子般招式看似刀刀见血很过瘾,可其另一面就是恶语伤人、人身攻击;对很多异性的攻讦,还是拿整容、炒作、私生活等说事,甚至拿“性”作为杀手锏,这些也是用粗鄙言论侮辱女性。

不好好做生意,却来趟浑水,还是以这样“伤害他人,成全自己”的方式玩跨界炒作,在舆论空间里会起到不小的负面影响,也很难引发有价值的公共讨论,反倒会将许多人导向为了口头快意而罔顾基本理性的境地。

有人又搬出了“有钱任性”的解释框架,但任性不等于无所顾忌,想口出脏言就怎么口出脏言,想怎么跨界炒作就跨界炒作。说到底,你可以率性,但不能过度任性。而那些跨界炒作虹吸无数眼球,本质上也属于“德不配位”。

《礼记》中说:“道人以言而禁人以行,故言必虑其所终,而行必稽其所敝。”这不是说不能玩跨界营销,而是说“跨界”时理应多些审慎,少些大放厥词式的跨行发言,像哲学家维特根斯坦所说的,“对于不可言说的东西,我们应保持沉默”。就算不能沉默,也应尽量避免伤及无辜的他人,避免对公共空间造成负面影响。

我们应该明白一个简单的道理,任何人玩“跨界”时不能奔着有钱就“过度任性”、不惜哗众取宠而去。做着这行,还总想掺和别行,并以哗众的手段博关注度,在权利层面或许说得过去,在比“是非”更高阶的“好/更好”层面,却未必妥当。

是的,法无禁止即自由,你可以使劲地造,别人管不着;可眼球资源终归有限,将很多做法导入公共舆论场,也得考虑其公共效益和正确导向。当部分人用跨界营销炒作,传达出“我有钱(权)就可以任性”的价值观来时,这未必违法,却必然“不够好”,也会制造出“有钱(权)就能在什么方面都占据优势资源”的错误价值导向。

那些哗众取宠的跨界炒作、自我营销,该消停了。

作者

京客

作者其他网评

下一篇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

欲戴王冠,必受其重;流量越大,责任越大。对于明星而言,对作品的价值观负责,对自己的言行负责,从某种程度上而言,就是对自己的职业生涯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