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情咨文里的特朗普“密码”

特朗普的战略转向其实已不是美国优先,而是以意识形态划线,胡萝卜加大棒,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一夜回到冷战前,退回到了冷战思维大国博弈老路上。

文丨特约评论员 刘英

美国总统特朗普日前在国会发表了主题为“打造安全、自豪和伟大美国”的首份国情咨文,风格一如既往的傲娇,细数了执政一年来从经济到就业、从税改到贸易,从基建到反恐取得的成绩。言辞多有非凡的成就、无所不能等用语。国情咨文干货少注水多,除了呼吁国会新增1.5万亿美元基建投资,强化限制移民及增加军费这些在竞选时就提出的主张外,给人印象深刻的可能就只有强调对抗和更新、重建核武库这样的冷战话语了。

一、经济增长归功于特朗普新政还是经济周期?

特朗普在国情咨文中强调工资涨、失业降、股市高,尽数政绩。但事实上,从经济的朱格拉周期来看,金融危机以来也有十年了,美国经济也早到了该复苏的时间了。

全球经济都在复苏,无论是失去了二十年的日本,还是分裂的欧洲都实现了经济的好转,就连不发达经济体都实现了全面的复苏,美国经济不复苏也实在说不过去。

美国经济增长一是源于全球复苏整体拉动效应,二是美国金融危机长期调整,经济触底回升的自然回归,以及奥巴马政策实施的惯性作用,三是科技进步带来生产力发展和经济增长。而特朗普上任一年来尽管减税、退群等动作频频,但其施政要见到具体效果还需要较长的时间。

二、最大成就的减税实则功过难抵

美国共和党上台后惯用三板斧:减税、投基建和贸易保护。特朗普也不例外,其上任后第一年末就成功促使议会通过了减税法案,实属不易。很多人甚至已经将减税视为特朗普任内最大成就,特朗普在国情咨文中也用了很大篇幅列举减税的成绩,甚至表示“我们已经实行了美国历史上最大的减税和改革”。

理论上来讲,减税确实能够刺激消费,鼓励投资,进而促进经济增长。但在目前美国债务已经超过20万亿美元、巨额债务犹如堰塞湖威胁美国经济的情况下,特朗普实施减税的效果如何则另当别论。

首先,减税将导致美国财政收支难平衡。减税后短期内财政收入势必减少。这对于原本就财政吃紧的美国政府更是雪上加霜,减税刚开始美国政府就面临了一次关门停摆的尴尬局面,要摆平减税和减支的财政收支平衡问题,特朗普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其次,减税效果待评估。美国自己的评级机构穆迪直指减税功过难抵,警告美国政府敢减税就下调其3A评级。根据其测算,美国减税最多只能拉动美国经济增长0.1%,减税对拉动经济增长的作用微乎其微。鉴于减税本身并没有办法弥补税收缺口,近期内也未有支出削减计划来抵消财政收入的减少,因此税改效果前景不明。

最后,减税的直接效果将使得未来十年美国财政赤字新增1.5万亿美元,这或将导致金融风险升高。不仅如此,美国还要平衡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之间的关系,美国大幅减税是在货币政策从非常规货币政策快速收紧而回归的过程中,是在美联储今年将缩表并加息三四次的背景下实施的,减税效果会有多少被货币政策收紧所抵消难以预料。

三、加码的基建看起来很美

特朗普上台时提出的投资一万亿美元基建,但至今未果。国情咨文中再次加码画大饼,提出了今年将投资1.5万亿来更新改造投资新的基础设施。尽管美国基础设施确实已破烂不堪亟待修复重建,但且不说美国减税政府没钱,就是有钱,美国基建可不说想建就能建的,从过去20年的统计数据看,在美国要投资新的基础设施,光土地审批就需要3到10年时间,即使国会批准了这1.5万亿美元基建投资,在特朗普政府的本届任期内恐怕也要望基建而兴叹了。

四、吹起了贸易保护主义的逆风

减税不易,基建没影,搞贸易保护主义,国情咨文里则招数颇多,除了实打实地提高关税壁垒,特朗普更是表明要重订贸易规则,声称将“致力于修订不好的贸易条约,洽谈新条约,”,“通过严格执行我们的贸易规范,美国工人及美国知识产权将得到保护”。特朗普在国情咨文中充分展现了其所谓美国优先的风格,“我们国家曾经失去了的财富,我们现在正迅速夺回。”

自上台伊始,特朗普就提出要退出TPP、退巴黎协定,威胁重启NAFTA谈判,甚至不把WTO放在眼里,自由主义抛诸脑后,贸易保护主义放心上。意图放弃多边协定,通过推动双边贸易来加强掌控力。可以预期,各种形式的贸易保护措施可能将伴随着特朗普的整个任期,但这种一厢情愿的做法在事实上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经济全球化背景下是否最终会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只能用事实来说话了。

五、为移民政策找各种借口来搪塞

贸易保护主义、孤立主义等宣示在国情咨文上也是随处可见。特朗普上台之后为了防止墨西哥移民进入美国,计划要修建边境墙,而且要墨西哥出钱,搞得邻里关系都差一点闹崩。

在“限穆令”激起众怒之后,特朗普继续在移民政策上发力,在国情咨文当中还提出了罕见的所谓“好政策纲领”——移民改革四大支柱,提出保卫边界增加巡逻,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为了阻止移民。这也是195年前美国时任总统门罗所做的国情咨文后,美国历史上又一份基于孤立主义、贸易保护主义基础之上的国情咨文。

六、鼓吹为重塑美国力量而不惜对抗

在孤立主义、民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政策背后,实际上是特朗普过时的冷战思维与零和博弈的动机在作祟。特朗普以反恐和朝核问题为由要求增加军费,更新核武库,与此前发布的安全战略报告和国防报告是一脉相承。

但实际上美国已将其目标明确转向了中俄两个“挑战我们利益、经济和价值观的对手”。同时其还对一些国家在联合国大会上投票反对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一事表示不满,威胁将“通过立法,确保美国的外国援助将持续符合美国利益,帮助我们的朋友而非敌人”。

而所有的这些战略转向其实已不是美国优先,而是以意识形态划线,胡萝卜加大棒,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一夜回到冷战前,退回到了冷战思维大国博弈老路上。

七、实施“美国优先”之后美国再次伟大了吗?

为了实现所谓的美国第一,特朗普不仅为吸引资金和投资回归美国而推动减税引发全球减税大战,而且不惜重新搞起军备竞赛。其到处出访签大单争取美国的利益,鼓吹美国优先,将美国国内问题国际化,也许短期内可以使美国利益单边增多,甚至带给美国人一种虚幻的“崭新的乐观情绪”,但是饮鸩止渴后,冷战思维与孤立主义绝不会带来一个安全、强大且骄傲的美国,这些政策做法只能使美国离伟大越来越远。(作者刘英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

作者

刘英

作者其他网评

下一篇

放过汤兰兰也放过记者,请回归案

回到案件本身,拿出证据来,以完整的证据链,以无可辩驳的事实,回应媒体的诸多质疑。这才是“铁案”应有的底气,有了这样的底气,才能够游刃有余、永远正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