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狱准备再创业的王欣首先要补的是GR课

GR(政府关系)成为了所有互联网创业公司的必备岗位,一切创新,都必须在政策允许的框架之内进行尝试探索,这更需要政治敏感和政策嗅觉。

文丨特约评论员 胡涵

王欣出狱,再度唤醒了大家当年的快播记忆。有媒体开始做盘点,王欣和快播消失的这三年里,中国互联网发生了哪些变化。言下之意,似乎是为王欣这个当年天才的产品经理做一些扼腕叹息。

如果快播没有出事,王欣应该是过去互联网创业潮里的传奇英雄之一。大专学历出身,凭借对计算机技术的热爱而逐渐成长为盛大系最有前途的产品经理。早在2005年,王欣就曾经走在时代前列,王欣在盛大参与研发过一款电视盒子,这款标榜着让大家用电视来免费观看互联网视频的产品,却因为领先时代太多而遭失败。

快播,是王欣和那一代天才产品经理的理想产品之一。对速度的极致追求,对无边界分享乃至是对版权意识的拒绝,最终都呈现在了快播之上。迄今为止,仍然有人坚持认为,快播才是我们拥有过的最强大的视频播放器产品。

这句话仍有道理。在入狱前,快播孵化出来的产品“流量矿石”,借鉴了比特币的挖矿模式,允许用户分享ADSL带宽,后来被快播CTO王羲桀带着原班人马发展成为了新的区块链产品,“流量矿石机”。这款产品比今年市面上形形色色的区块链产品要早了整整三年。这足以证明王欣的技术眼光和实力。

因此,当王欣即将出狱的消息传来,资本圈立刻蠢蠢欲动。一则聊天截图显示,有风险投资人表示,“要去监狱抢人了,不管干啥,马上送钱”。

而王欣的首次公开露面,也是在58集团CEO姚劲波的饭局之上,一同吃饭的还有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欢聚时代CEO李学凌等。何小鹏则透露,他们与王欣一起讨论了AI、视频、区块链等技术的发展,“坚信不久将来,江湖中会有王大师的下一段的传奇故事”。

以王欣的昔日人脉和资本对其产品技术能力的认可,出狱后的王欣应该不愁东山再起。在企业界,出狱并不是一切的终点。同样少年得志的孙宏斌,也曾因挪用公款罪名锒铛入狱,但出狱后,同样可以凭借当年人脉和资本助推东山再起。

但唯一的疑问是,曾在法庭上高呼技术无罪的王欣,在监狱的漫漫岁月里,是否感悟到了时代变化的轨迹?

快播之死,是技术天才死于政策迟钝。快播所建构的无边界江湖,在真实的商业世界里几乎没有存身之地。快播崛起于中国互联网版权蛮荒末期,2007-2009年之间,中国视频网站百分之七十的页面访问依靠的是盗版内容,但随后,几乎所有视频网站都意识到了原罪的存在,就连盛大收购了的酷6,也连开三场发布会宣称要“全面正版化”。

快播事实上是吃了中国互联网的监管政策红利。早期的互联网世界之中,知识版权、敏感内容等等,都处在无人监管荒漠之中。这无形之中形成了一个个所谓的红利地带。

但技术主义者王欣忽略了不断缩紧的监管尺度。版权侵犯了同行的商业利益、色情内容触犯了政策监管的禁区,这些都并非长久之计。何况,东莞的风声在前,王欣理应有所警惕。

在王欣入狱这三年里,互联网几无法外之地。GR(政府关系)成为了所有互联网创业公司的必备岗位,一切创新,都必须在政策允许的框架之内进行尝试探索,这更需要政治敏感和政策嗅觉。无论是网约车、共享单车还是现金贷企业,都发现,行业和市场的最大变数,来自于政策监管层。

这是一个纯粹的技术主义者所不擅长的,也是很多早期创业者身上的草莽主义已不适应当下时代。要想追上这个时代,王欣还要多和那些擅长把握政策关系的企业家前辈们多吃几顿饭。

作者

胡涵

作者其他网评

下一篇

“汤兰兰案”:淹没在口水与混水

“汤兰兰案”的舆情是如何发酵的?舆论呈现怎样的态势?深陷舆论批判的媒体又发出了怎样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