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火保姆”获死刑,不意味着物业就能甩锅

提及涉事物业的责任,不是说要主次责任倒置、替莫焕晶洗白,而是旨在以“举直错诸枉”的态度,厘清整个责任链条,过就是过,有责任就得负。

文丨特约评论员 麦徒

备受关注的“保姆纵火案”,在历经多轮口水仗和原辩护律师退庭风波后,于2月9日上午迎来了一审宣判:涉案保姆莫焕晶犯放火罪和盗窃罪,两罪并罚,判处死刑,并处罚金一万元。这起引发轩然大波、共致4人死亡的纵火案,至此在刑罚层面算是有了“回响”。

莫焕晶被判死刑,并不让人意外。在死刑并未废除的现行法律框架下,考虑到她故意纵火、盗窃等行为的恶劣性质与严重后果,包括案发前曾手机搜索纵火相关信息、给雇主家带来近乎灭顶之灾等情况,而放火罪又属于“结果加重犯”,她被处以顶格刑罚,也在情理之中。

有法律人士就分析,根据罪刑法定原则和刑事诉讼法中的审限规则,莫焕晶获死刑,在正常的量罚区间。更何况,只要是有重大影响力的司法裁判,就得在更高层面上考虑利益平衡,包括审判连着的社会伦理、价值导向,这体现的也是其功能性。

毫无疑问,这起案件是一场震慑人心的悲剧:都说“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头是百年身”,莫焕晶的“一失足”从踏出步子起,回头空间就已挺逼仄——那把火吞噬了四条人命(包括三个孩子),最终也“反噬”了她自己。

虽然很多关于死刑废除与否问题的讨论就此“回锅”,对“宽容”的抽象演绎也有不少,但这些未必与集结在该案上的是非评判与民意厚薄同调。莫焕晶已被戴上嗜赌成性、恩将仇报的道德刑架,她也无法不为其罪错埋单——这“单子”上可能写着死刑和赌徒、作恶者等标签。

对很多人来说,关注“纵火保姆”莫焕晶的死或活,意义不在于泄恨,而在于希望看到寓于“恶有恶报”果报律中的正义复归。而若以正义为最终落点去打量该案,那毋庸置疑,让莫焕晶“偿债”并不是正义兑现的全部。在这起悲剧中,莫焕晶固然是罪魁祸首,但有些间接过失也难辞其咎。而要让正义彻底归位,就得理顺整个悲剧关涉的责任链条。

此次杭州中院的判决书中就提到,“火灾扑救时间延长,与案发小区物业消防安全管理落实不到位、应急处置能力不足及消防供水设施运行不正常,致使供水管网压力无法满足灭火需求有一定关联。但上述情况不足以阻断莫焕晶本人放火犯罪行为与造成严重危害人身、财产安全犯罪后果之间的因果关系”。

也就是说,物业消防安全管理确有过失,虽然这份过失不足以减轻莫焕晶的罪责,但莫焕晶获死刑也不意味着,物业方面就能“甩锅”。

对民众来说,莫焕晶的纵火等行为的确恶劣,但太过极端,并非谁都能遇到这类“问题保姆”;但物业消防安全管理缺位等问题,连接的却可能是更多人的安危。所以,借由该案去讨论家政行业的从业者信用评价体系、赌博成瘾和人格缺陷问题等,自然是“正确打开方式”,借此反思高层防火系统薄弱问题,也很有必要。

人性沦丧当然可怕,但若面对那样的人性沦丧,我们只能陷入“束手就烧”的境地,本可作为“安全防线”的高层消防设施毫无抵御能力,那也挺可怕。

遗憾的是,媒体对该案披露的大量细节,似乎就印证了这点:比如火灾发生时,涉事小区18层的消防栓没水,不能启动;烟感器被指失灵,消防警铃和消防广播业主也没有听到;业主家的推窗只能开六七厘米,发生火灾时无法快速、有效进行自然排烟,造成烟气大量在房间内聚集……这些问题若都被证实,那无疑折射出了涉事高楼主动和被动防火系统的不堪。

值得一说的是,不像莫焕晶涉及的是刑事责任,物业方面可能牵涉的是民事责任,就像有律师说的,作为消防设施维护方的相关物业,过失在于合同未能履行,不是杀死4人。正因如此,先严惩纵火的刑案凶手,再追究物业等的民事责任,也是可行路径。莫焕晶被判罚,不是这场纵火案维权的终点,而恰是拉开序幕。

提及涉事物业的责任,不是说要主次责任倒置、替莫焕晶洗白,而是旨在以“举直错诸枉”的态度,厘清整个责任链条,过就是过,有责任就得负。而要告慰这起悲剧中的逝者与受害者,也需要建立在责任廓清基础上的溯责与反思。

下一篇

出狱准备再创业的王欣首先要补的

GR(政府关系)成为了所有互联网创业公司的必备岗位,一切创新,都必须在政策允许的框架之内进行尝试探索,这更需要政治敏感和政策嗅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