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感下的北京中年,焦虑何以如此残忍

流感袭来住一个ICU,家庭财富瞬间被掏空,这样残酷的事实再次提醒他们,他们在城市里辛辛苦苦攒下的财富,可能无法抵挡一场自己或亲人的疾病。原来,幸福的基础如此脆弱,一不小心就会走到灾难的边缘。

文丨特约评论员  于平

今天,一篇题为《流感下的北京中年》网文刷屏朋友圈,在这篇两万多字的文章里,作者用朴实的文笔详细记录岳父从流感到肺炎、从门诊到ICU,最终不幸去世的经历,读来令人扼腕。

一篇文章为何能引起广泛的共鸣?首先,这是由于人们对2017年冬季爆发的流感疫情依然心有余悸,在那段流感肆虐的日子里,许多人和身边亲友都不幸中招,被一次看似不起眼的感冒所击垮,有的人甚至与死神擦肩而过。短短29天,阴阳相隔,看着作者岳父的惨痛经历,联系起过往的种种不堪,不得不让人感慨,生命之脆弱,人生之无常。

当然,这篇网文触动人心之处,不止于此。网文中记录的许多细节,每个人都有可能遭遇,于是大家会有一种带入感,当自己面临这种状况时,能不能比文章的作者做得更好,能有比他更强的抵御风险能力吗? 例如,文章开篇,就点出这幕悲剧的源起,作者岳父坚持不穿上衣开窗通风,吹冷风吹了半个小时。此后岳父患上了感冒,但未做任何隔离和防护,依旧像往常一样带孩子。甚至“岳父东北man式喷嚏,瀑布式流鼻涕都是逗孩子的新手段,完全不能制止他们亲密无间。”

每个人在小时候都被教育要尊重长辈,但长大后,许多人都发现,自己曾经尊重的长辈,实际上有时“无知”得可怕,他们固守着自己的生活经验,哪怕你说到口干舌燥,也不轻易改变自己的思维和习惯,反而要以长辈的身份教育你,誓死捍卫自己的话语权。

正如近日发布的《朋友圈年度亲情白皮书》显示,52%年轻人的朋友圈屏蔽了父母。年轻人将父母设为朋友圈的圈外人,不但是因为“我的生活,父母不懂”,另一方面的原因是,父母很难理解、接受我们对他们的善意体贴,子女和父母之间存在着知识、文化的严重隔阂,导致沟通的困难重重。这一痛苦的事实,困扰着作者,也困扰着我们每一个人。

作者在文章中,还提到一个无权无势的普通人,遭遇的种种就医困难。因为大医院就医繁琐,以及异地医保报销比例低,作者岳父感冒后首先去了某民营医院看病。等到后来病情恶化去朝阳医院,却发现朝阳医院基本一床难求。后来好不容易托人找到一家大医院收治,进去后才知道这家医院的呼吸科并不强,医生又建议转回朝阳医院。医生开出了处方要买“达菲”,却只能去别的医院买。患者需要用血,却接到大夫通知,需要作者自己去组织亲友们献血。

感多发季节,各医院的门诊儿童和老人患者“爆满”。

作者及其家人面对医院时的惶然无助,无不揭露出医疗体制之弊,从医疗保障的不完善,到优质医疗资源的匮乏和分配不公,到医疗药品应急的落后,到患者和医院的信息不对称,到医院人性化管理的缺失,等等。面对这样的医疗体制之弊,每个人都是弱者,条件好一点的还能托人“找找关系”,其他普通人只能听天由命。

就医的困难固然令人生畏惧,可相比于昂贵的,让人窒息的医疗账单,这样的困难其实根本不算什么。网文作者也算是一个中产了,家里有房有车,平时去国外旅游,有几十万的流动资产。但面对昂贵的看病开销,这点殷实的家底只能撑30-40天。作者提到,插管后ICU的费用直线上升,如果还不行,就要上人工肺了。人工肺开机费6万,随后每天2万起。面对这样的窘境,作者和家人想到卖老家房子,但卖了房也只能撑十几天,要想在ICU呆很长很长时间,只能卖北京的房子。

这就是所谓城市中产的真实现状,尤其像网文作者一样的中年人,他们上有老下有小,却常常生活在焦虑中。流感袭来住一个ICU,家庭财富瞬间被掏空,这样残酷的事实再次提醒他们,他们在城市里辛辛苦苦攒下的财富,可能无法抵挡一场自己或亲人的疾病。原来,幸福的基础如此脆弱,一不小心就会走到灾难的边缘,这令每个人心中充满了深深的无力感。

小小的流感猛然间如此可怕,让一个殷实的中产之家经历了从生到死的折腾,这一切竟然还是在医疗资源最好的北京。整个事件,每个关键词都击中了时代的痛点,触发了公众的普遍焦虑,大家纷纷转发朋友圈也就不难理解了。

当然,我们不能止步于共情和惋惜,这篇网文所揭露出的异地医保、医学伦理、太平间潜规则等种种弊病,值得有关部门进一步深入研究和破解。纾解中年、中产阶级们的焦虑,有赖于执政者们不忘初心,能真正打破利益的藩篱,更加完善每项公共政策,从而让每个民众感受到制度的关怀。

作者

于平

于平

资深评论人

作者其他网评

下一篇

“纵火保姆”获死刑,不意味着

提及涉事物业的责任,不是说要主次责任倒置、替莫焕晶洗白,而是旨在以“举直错诸枉”的态度,厘清整个责任链条,过就是过,有责任就得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