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首次发布“亲”、“清”政商关系评价报告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课题组结合国内外政商关系的理论文献和评价实践,创新性地从“亲”、“清”两个方面入手,创建了一套政商关系健康指数评价体系。2月26日上午,人大国发院常务副院长聂辉华教授代表课题组发布了“中国城市政商关系排行榜(2017)”,对中国285个城市的政商关系健康指数进行排名。

十八大以来的反腐败运动和近期发生的企业家网络陈情事件,表明如何建立“亲”“清”新型政商关系成为当前的紧迫问题。2018年1月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借鉴国际经验,抓紧建立营商环境评价机制。为此,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课题组结合国内外政商关系的理论文献和评价实践,创新性地从“亲”、“清”两个方面入手,创建了一套政商关系健康指数评价体系。2月26日上午,人大国发院常务副院长聂辉华教授代表课题组发布了“中国城市政商关系排行榜(2017)”,对中国285个城市的政商关系健康指数进行排名。

据悉,这是国内第一份城市政商关系排行榜。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教授在致辞中指出,对政商关系和营商环境的评价至关重要,是新时代推动高质量增长的重要抓手,也是地方政府推进改革、真抓实干的重要表现。他认为,人大国发院的政商关系评价报告在方法上、指标上有所创新,有望成为评价地方营商环境的重要指南和参考依据。

人大国发院“中国城市政商关系排行榜(2017)”的主要结论如下。

(1)在全国285个城市中,东莞市的政商关系健康指数排名第一。前十名分别为:东莞、深圳、上海、北京、广州、金华、苏州、温州、邢台、长沙。除了直辖市北京,前十名的城市几乎都处于东南沿海地区,只有邢台是唯一的华北城市。

(2)按省份比较,上海的政商关系健康指数在全国排名第一,北京其次,浙江省在各省中排名第一。此外,河北、天津、福建、海南、江苏、广东、山东居前十名。

(3)从各大区域来看,华东地区的政商关系健康指数表现最佳,其次是华北、华南,上述三地都优于平均水平。相对来说,西南、西北地区的表现落后。

(4)从行政级别来看,总体上城市的行政级别越高,政商关系健康指数越高。

(5)从收入上看,政商关系越是健康的地方,经济发展水平也越高。

(6)在亲近指数方面,排名前十的城市为:东莞、深圳、上海、苏州、长沙、合肥、金华、广州、福州、邢台。政商亲近关系整体呈现为沿海高于内陆的局面。按省份比较,上海、北京和海南位居前三,广西、新疆和云南殿后。经济发展程度与省级政商关系亲近程度正相关。

(7)在清白指数方面,排名前10名的城市是:北京、温州、潍坊、鞍山、广州、台州、聊城、杭州、石家庄、成都。东部沿海城市的清白指数明显高于内陆地区。按省份比较,北京、上海和浙江位居前三,青海、河南和西藏排列末位。从经济水平来看,省内清白指数差异与经济发展水平之间不是线性关系。

基于“中国城市政商关系排行榜(2017)”,人大国发院课题组提出如下政策建议。(1)做好“减法”,加强对各地推行“简政减税减费”政策的监督力度。当前经济下行的趋势仍未遏制,企业税费负担普遍反映较重。在这种情况下,短期内中央政府可自上而下加强各地简政放权、减税降费的行政监督。(2)做好“加法”,发挥互联网+的技术优势,提升行政透明度和效率。政府部门应该树立一个理念:上网是原则,不上网是例外。对于一些交通不便、路途偏远的地区来说,通过互联网+提升政务效率,可以充分利用技术上的“后发优势”。(3)加强试点,通过“小环境”影响“大环境”。中央应鼓励地方政府通过设立一些改革试验区的方式进行试点,努力打造小环境,再将小环境的成功经验复制到大环境,最终促成大环境改变。(4)推进政商关系和营商环境的第三方评估,通过外力反推地方政府改善营商环境。建议中央将专业人士的第三方评价引入地方政府营商环境的考评之中,这样既能减少信息不对称,又能促使地方政府直接面对需要解决的问题。(5)在资源分配过程中要避免过度向大城市倾斜,努力减少区域内部的政商关系不平衡状态。建议中央逐步淡化城市行政级别的差异,逐步取消城市的行政级别,让市场更多地发挥各类资源的配置作用。(6)长远来看,经济发展是改善政商关系的根本途径之一。

人大国发院是全国首批25家国家高端智库试点单位之一,多次在高校智库中排名前列。本次报告是人大国发院政企关系与产业发展研究中心的年度报告,作者为人大国发院常务副院长聂辉华教授,人大国发院研究员韩冬临、马亮和张楠迪扬。

在人大国发院报告发布会上,全国工商联研究室处长陈建辉、中国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副研究员杨典、清华大学政治学系副教授孟天广、上海财大副教授吴一平等专家学者,围绕中国城市政商关系评价报告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和交锋。来自人民日报、新华社、澎湃、财经、财新、凤凰网等十几家媒体的记者报道了这次年度报告发布会。

作者

人大国法院

作者其他网评

下一篇

以法院决定取代执行和解

鉴于执行和解存在的种种问题,妥当的做法是,按照执行的执法性质,把被执行人与申请人协商延迟履行义务的方式,修改为国际通行的被执行人向法院请求、保证由法院依法决定是否准许、对逾期不履行予以处罚的方式,以法院决定取代当事人之间的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