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孩子”是教育系统的基本责任

从公共服务部门的基本职能来看,教育系统推行减负改革,不能忽略本系统照看孩子的功能与责任。三点钟校门一关,把学生向外一推,肯定是不合理的。

文丨特约评论员 刘远举

在此次两会上,有记者向教育部长陈宝生提问:现在小学放学时间越来越早,有的小学甚至是下午三点半就放学,这个时间对家长接送孩子是一大难题,请问家长们的困扰什么时候可以得到解决?” 对此,陈宝生表示,教育部已专门下发通知要求解决。经过一年多的探索实践,教育部已经摸索校后服务、弹性离校、社区托管等模式,解决“三点半现象”。

教育部长陈宝生在“部长通道”回答记者提问(新华社客户端图)

随着中小学推行减负改革,中小学放学时间,由以前的5点钟提前到了3点半。不过,学习负担与在校时间,并不是两个等同的概念,延长学生的在校时间不等于增加负担。在3点半之后,学生可以继续在校完成家庭作业,在图书馆看看书,参加各种课外兴趣班。负担既不重,家长也没有放学无人照看的顾虑。

一些地区的确是这么做的,但还有更多的地区并没有这样做。3点半之后,不把学生留在学校,而推到校门之外,而且理直气壮,这是因为教育系统乃至公众都忽略了教育系统的一个重要的、基础的功能与责任,那就是:带孩子。

现代学校产生于工业革命后的德国,是工业化,社会分工的结果,某种程度上,也是工业革命后女性更多的参与了工作,没人照看孩子产生的需求。从这个角度,社会化分工产生的现代学校,本身就含有带孩子的功能。中国作为社会主义国家,更是如此。在改革开放前、改革开放初期,很少有全职妈妈,都是夫妻双职工,一起建设社会主义,国家、企业办学校、办幼儿园,解决职工的后顾之忧。这些企业办学校、办幼儿园,就有强烈的帮助职工解决后顾之忧的意味。即便在今天,幼儿园也归教育部管,而不是归民政府管。这都表明,提供社会化、专业化的“带孩子”服务,是教育部的责任。推而广之,只要未成年,需要监护人,那么,这个阶段的教育,就一定程度上包含有“带孩子”的责任。

现在的家长学生都看重学生的成绩,看重各种综合素质,久而久之,公众只记得教育系统的教育功能,完全忘记了其承担的社会化大分工中“带孩子”,解决社会劳动力的后顾之忧,这样一个基础性的功能。某种程度上,正因为带孩子这一功能太基础了,以至于它被忽略了,然而,随着减负一同被减掉了。

既然带孩子是教育部门的责任,从财政预算的角度,学生的在校时间,公民是通过税收与财政付了费的,减负改革把在校时间减了,实际上就是减了事,但预算却没减。实际上,非但是减了事,预算没减,反而会增加利益。现在,接送小学生,照看孩子到家长来接的“小饭桌”已经成为一个规模化的产业。这当中,老师自办小饭桌,或者推荐,都可以从中获利。

所以,从公共服务部门的基本职能来看,教育系统推行减负改革,不能忽略本系统照看孩子的功能与责任。三点钟校门一关,把学生向外一推,肯定是不合理的。更不能堂而皇之的说,联合其他部门、社区一起来解决这个问题,因为从一开始,这就是教育系统的内部责任。

教育系统也是最适合做这个工作的部门。学校有最专业的人,最专业、最安全的场地与设施,是照看孩子、留置孩子的最佳选择,为什么还要在校外去找一些不那么专业的场地,不那么专业的人,来完成这个事情呢?从经济性角度,其他社会机构都难以有学校体系的规模效应,成本肯定也更高。

所以,从基本职责,历史变迁,经济性,专业性等角度来说,解决三点半现象的最佳的办法,就是教育系统承担这个责任。只要确定了这一点,至于是采用弹性离校,还是其他创新模式,是否收费,都是细节问题,都容易解决。比如,有人说老师放学后要批改作业,那么三点班之后,可以用另外一批员工,从降低成本的角度考虑,这些员工未必需要教师资格证,但监管责任仍然是学校的。显然,这仍比社会机构安全性更高。

而且,明确了教育系统照看孩子的社会功能之后,顺着这个思路,我们不难发现更深层次的问题:既然教育系统有照看孩子,解决社会劳动力后顾之忧,服务于社会生产的责任,那么,教育系统规定的学生作息时间,就应该与整个社会工作时间相匹配。

然而,遗憾的是,现在却不是这样。学生早上比家长上班早得多,家长要提前起来,下午又比家长下班早,家长要么从家里请来长辈接,要么花钱请各种校外托管班,甚至自己请假。当下人口老龄化对中国来说是一个重大问题,开放二胎之后,生育率提高的并不如预期,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从该幼儿园开始,到上大学,实在是有着太多的照看孩子的焦虑。所以,教育系统重拾自己的基本社会功能,解决好社会劳动力的后顾之忧,也是新时代下的一个不可推卸的责任。

作者

刘远举

刘远举

凤凰评论特约评论员,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专栏作家

作者其他网评

下一篇

以爱为主题,印度电影找到精神升

印度电影的成功,对中国电影人最大的启发,不是技术与技巧层面的,而是格局层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