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大妈摔手机事件没法“私了”

这一事件已经严重灼伤了宁波的形象,弥合、修补之道,不是回避,也不是噤声,更不是以保护当事人为名行压制之实。

文丨特约评论员 斯远

宁波大妈摔手机事件终于画了一个句号。

不过,这个句号画得似乎并不圆。6月26日,宁波市公安局发布通报:经各方深入工作,“6·19”摔坏手机事件当事双方已达成和解及谅解。基于人道主义和保护弱势群体的慎重考量,市公安局同意海曙公安分局对当事方及该事件细节不作公开披露的决定。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媒体记者、监察机关参与见证下,经市、区两级公安机关全面调査核实,属地派出所及其民警对该警情处置合法规范。对基层公安派出所及其民警为此担当巨大压力,尽职工作、秉公执法,市公安局予以充分肯定,并由执法维权部门及时派员慰问。

老实讲,刚看到这则通报,并没有反应过来。及至朋友圈有人点赞“宁波市公安局有担当”时,我才明白,“不公开细节”就是一种公开,“不回应”就意味着权威回应,此事注定到此为止,不会再有下文。

作为一件民事纠纷案件,办案机关或当事人都有权利主张“不公开”。大家围坐一起,痛定思痛,友好协商,该致歉致歉,该赔偿赔偿,事情也就过去了。这样的情形之前并不鲜见,没必要大惊小怪。

然而,具体到宁波大妈摔手机事件,含含糊糊的“不公开”恐怕并不合适。其一,这一事件已经充分发酵,引发了社会公众、新闻媒体的广泛讨论,虽属个体之间的纠纷,但却因为进入公共空间,而成为一个公共事件。如何了局,已经介入调查并主持处理的公安机关理应有一个回应。对此事处置结果的公开交代,不仅关系到向当事双方负责,也关系到向社会负责。

其二,无论从现场的细节,还是从后续的影响看,宁波大妈的行为均十分恶劣。尽管仍属个体、个例事件,但已经形成普遍影响,也危及这个社会基本的价值共识。此前的公共舆论已经注意、并开始讨论这些问题,也期待公权力部门介入后,有一个明确的意见。如果公安机关仅仅以“人道主义和保护弱势群体”的因素,就缄口不言,将此事生生压下,也无助于辨明是非。

也即,此事除了捡手机的大妈与丢手机的姑娘两方之外,还有一个沉默的第三方。人心何以会跑偏到如此地步?我们该如何实现道德救赎?人与人之间的对峙又是如何形成并固化的?这些问题都有必要公开讨论,即便不会一时取得共识,将问题摊开来讲说,也比包裹起来、遮掩起来更有助于世道人心。即便从保护弱势群体的层面讲,基于搞清是非、激浊扬清的公共讨论与官方的公开表态,也是最起码的配置。

其三,摔手机事件的发生,也表明当地的公共道德教育并没有抵达全体市民,而这一点,对于一座城市而言,并非小事。政府在进行文明城建设的时候,固然应该大力宣传正面典型,但同样也应该针对问题做深入剖析,以取得教育、影响、渗透之效果。这也是一种问题导向。如果只想着把事件的热度降下来、把问题掩盖起来,恐怕并无助于解决问题。

必须看到,这一事件已经严重灼伤了宁波的形象,弥合、修补之道,不是回避,也不是噤声,更不是以保护当事人为名行压制之实。毕竟,我们这个社会,来自公权力的公开披露,仍属于稀缺品。与其让公众猜谜,何如大大方方公开真相?进而言之,如果事件的公开与否、公众接收什么样的信息,总是要经由公权力部门来筛选,则信息公开条例无异于一张废纸。

至于有人担心的网络暴力什么的,这个问题要具体分析。很多时候,人与人关系的调整,也有待于广泛的公开讨论(包括民间的质疑、批评乃至讨伐),这也可以说是一种自净功能。在这个过程中,确实也可能会有人被刺激到,但只要有关部门把事件讲清楚,我们完全相信网络除了有暴力之外,也有理性。何况,民众要求公开事件细节,也未必就是“让大妈在实名的舞台中央接受进一步拷打”。

从目前警方的通报看,除了“不公开”之外,还有对基层民警的慰问,以及秉公执法的褒扬,这也未免让人啧啧称奇,连事件究竟是什么样的都不清楚,都不让人知晓,却自顾自地肯定下属警察的做法,很难让人信服。

笔者很理解宁波的顾虑,即不愿意这件事情继续发酵,希望此事能够很快消停,最好是能够直接抹去,但也应该知道,消除杂音的最好办法就是主动发出权威声音。互联网是有记忆的,一旦此事被如此了断,注定会被戴上“烂尾新闻”的帽子而常驻记忆。

下一篇

“中国1.4亿人阳痿”背后:假数

制定更公平的游戏规则,严禁上市公司把股民当提款机,呵护好每一位投资者利益,中国证券市场才有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