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毕业典礼一流致辞的九个标准

毕业典礼千万不要沦为老师(包括校长、校友,下同)竞技(炫技)的舞台。世界上没有毕业致辞写作这门学问,也不需要这门学问,但对于“什么才是好的毕业致辞”,我认为至少应该具备一些标准。

文丨邹振东(厦门大学教授)

这两年,毕业致辞开始成为暑期前的一种传播现象,这是件好事,这个社会太需要传播大学的声音,而不是富贵的声音。当然,也引来担忧,那就是毕业典礼千万不要沦为老师(包括校长、校友,下同)竞技(炫技)的舞台。世界上没有毕业致辞写作这门学问,也不需要这门学问,但对于“什么才是好的毕业致辞”,我认为至少应该具备以下几个标准。

1、不是老师表演的舞台,而是毕业生的主场

老师需要传播自己的形象,需要注意自己的表达,但毕业典礼不是老师表演的舞台,而是毕业生的主场。不要编织华丽的辞藻,不要掉书袋。不仅不要比才艺,连勇气也不要比。我看到网上常常有这样的标题党:这是今年最大胆的毕业致辞。大胆,绝不是毕业致辞的标配。毕业致辞,好比父母送孩子远行。临别时父母想说的话很多,但没有父母会这样想:临别时,我要给孩子说一句特别大胆的话,或者特别有才气的话。

2、不是在屏幕前,不是在看台上

2016年我在厦大的毕业致辞在网络传播时,微博上有句话特别让我不安:“隔着屏幕都想给这位教授鼓掌”。看到这句话,我无名地歉疚。我感动于网友的热情,也对于不可能带给他们现场的体验感到抱歉。看现场与看转播是两个传播场,如果机会与代价均等,没有球迷会放弃看台而选择转播。所以,再多的条件限制,毕业典礼都不能采取让毕业生收看转播这个方案。此无他,毕业生必须在毕业典礼现场。而且毕业生不是像球迷那样在看台上,而是应该像球员那样在场内,因为,典礼是他们的典礼。

今年武汉大学万余名毕业生万余毕业生参加毕业典礼,同时,81人组成的“豪华导师团”将为每一位参加毕业典礼的毕业生行拨穗礼。武汉大学校长窦贤康曾这样诠释武大毕业典礼为何如此“大张旗鼓”:“毕业典礼做出了尊重知识和维护学术权威、尊重学生的氛围”。

3、是最后一课,也是最后的话

毕业典礼致辞有“最后一课”的说法。致辞的人要记住自己老师的身份,你不是演说家,更不是段子手。毕业致辞是老师的教诲,是老师的叮咛。但毕业致辞也是离别最后的话,有怀念,有不舍,有憧憬,有寄望。你临别时对孩子什么话,就在毕业致辞说什么话。2011年,香港中文大学毕业典礼上,校长沈祖尧盼望中大毕业生能恪守道德,做好本分,不要为了个人利益,埋没良知。盼望中大毕业生能认识时代,引领潮流,不流俗、不盲从,做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不流俗、不盲从”就是校长对这些“新社会人”的嘱托。

4、承荷4年,负责40

毕业典礼,就是人生的一瞬,前面是4年(有的是3年),后面是40年。在这一瞬,既要把4年的日子抚在手里,也要把未来的40年窗子打开。毕业致辞这最后的话,是需要管学生40年的。老师要把自己所有的人生积累,凝成几句话,那些只能管一年、两年的应景之语,自然就会被淘汰。而什么样的话,可以负责同学们的40年?每一个老师都会有自己的答案,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的答案是“不撒谎、不告密、不独利”,这三个“”不只是人大学子需要记住的,同样是普通人需要学习的。

5、不仅收藏,而且珍藏

评价一个毕业致辞好坏有两个标准。一个是收藏量。记住,一定不是阅读量,也不是转发量,而是收藏量。一个一笑而过的毕业致辞,绝不是最好的毕业致辞。

图为2018年某高校毕业典礼现场

真正好的毕业致辞,是会陪你度过最艰难的岁月的,是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你必然会想到它的。

做不到这一点,负责40年,就是一句空话。

6、让中学生向往,让中年人共鸣

评价一个毕业致辞好坏的另一个标准是:中学生与中年人想不想去现场。这非常有意思,毕业致辞不是说给中学生与中年人听的,但中学生与中年人的评价却是毕业致辞的最终评价与最高评价。一个毕业致辞,如果不能激起中学生对大学的向往,不能让中学生感觉到人生如果没有大学毕业典礼是终生的遗憾;如果不能刺到中年人的痛点,不能让中年人突然有一种重返毕业典礼现场的渴望……那么,它就不过是一时的波浪,没有涟漪。

不要理性得连中学生对大学也意兴阑珊,也不要激情得让中年人觉得你在忽悠年轻人。

不要老气横秋,甚至“横冬”;也不要装嫩,说一些让中年人脸红或笑话的话。

2018年,凤凰网CEO刘爽脚伤拄拐,在对外经贸大学法学院给毕业生致辞,讲自己屡败屡战的故事,中年人看了,也会有共鸣。

7、把名词改为动词,把道理换成故事

最后讨论一下毕业致辞应该有的传播技巧。

所有的毕业致辞,说到底就是讲三个东西:大学的精神、大学的价值、大学的文化。但精神、价值、文化,都是名词。千万不要让整个毕业致辞,都是在论证这三个名词,而是要想方设法把名词改为动词,亚里士多德就告诉我们,悲剧是对动作的模仿,戏剧如果只能有一个要素,那就是动作。

在2016年我的毕业致辞,就做了这样的尝试,整个文本都是由动作构成的:送礼物、写情诗、收拾行李、背走、带走小师妹、45度仰望星空……

同时,要善于把道理换成故事。人类为什么需要故事传播?因为人们一般只关心自己的利益,只有在故事里,人们才会在别人的悲欢里,流自己的泪。

2018年,厦门大学请了我的师兄李以建致辞,他讲了他人生遇到过的三位好老师的故事,令人动容。

8、不要堆积,而要压强

毕业典礼,情感炽热。致辞者最容易控制不住的就是“堆积”。堆积辞藻,堆积段子,堆积排比句。殊不知,传播比的不是“压力”,而是“压强”。要把情感放大,但要把情感的作用力面积变小。这样的对比,才能强烈。

比如“舌尖上的中国”,将巨大的中国让一个小小的舌尖撑起,创造了巨大的传播。我们可以把标题换成“舌头上的中国”、“舌苔上的中国”或者“舌后根上的中国吗”?

在我2016年毕业致辞里,我把对母校的所有情感进行时间化,并把它切到一个最小的时刻——开始收拾行李那一刻,说“其实对一所大学的真正留恋是从收拾行李开始的”。用“一发”系起“千钧”,情感的张力走到接近失控的边缘。

9、不想回看的毕业致辞,不是好毕业致辞

唠唠叨叨这么多,是不是王婆卖瓜地夸自己的毕业致辞就是好毕业致辞?其实,这正是我担心或者不够自信的所在。虽然2016年我的毕业致辞播放量上亿,但好的毕业致辞是与播放量无关的。无数优秀的毕业致辞,未必有什么播放量,但直击人心,成为人们一生的陪伴。

播放量不重要,回看量才是关键。

2016年我的毕业致辞,虽然到今年还有人回看,但10年呢,30年呢?

我的答案是:概率基本为零。

真正好的毕业致辞,过了30年,仍然有一颗不老的灵魂!

谁可以赢得这时间的特别通行证呢?

作者

邹振东

邹振东

厦门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 ,凤凰网特约评论员。

作者其他网评

下一篇

宁波大妈摔手机事件没法“私了”

这一事件已经严重灼伤了宁波的形象,弥合、修补之道,不是回避,也不是噤声,更不是以保护当事人为名行压制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