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模糊地带清晰,看哥大如何处理校园性侵

我们常常发现,学校所谓“师德”、“行为作风”等评判标准带有十分模糊的色彩,而且自带“尺蠖效应”:在事情未闹大时对老师不轨行为的容忍度就大一点,等事情闹大了则立即严肃处理。

文丨凤凰网评论员 任冠青

这两天,一篇《她曾经以为自己能逃开教授的手》又沸腾了人们的愤怒。从陈小武到沈阳到张鹏,人们不禁要问:今天的高校究竟怎么了?可是更让人痛心的是:为什么一个个鲜活的教训,仍然阻挡不了“张鹏”们前仆后继的步伐?

在阅读这篇文章时,我忽然记起自己在哥伦比亚大学习的经历和对它相关政策的了解,不禁开个脑洞:哥大面对“张鹏”、“沈阳”和“陈小武”等事件会如何处理?

图为被举报性侵的中山大学教授张鹏

首先,哥大作为一个教育机构,对于性骚扰问题的任何处理方式都必须经历美国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条的检验。这一条款规定任何人都不应该因为性别的原因被排除在由联邦资助的教育和活动计划之外,不能被剥夺这个计划和活动提供的待遇,也不能因性别原因受到这个计划和活动的歧视。

在奥巴马政府时期,教育部更是发表同僚书(Dear Colleague Letter),重申高等教育机构有义务采取及时和有效的形式杜绝性骚扰和性暴力,并要求学校对所有的性侵报告进行处理。而在明确责任之外,教育部更是明确规定:一旦教育机构没有实现自己的责任,那么教育部就会予以罚款,并可能拒绝继续为它提供联邦经费。

大概是在法律要求及校园性侵案频起的双重压力之下,我在上学时就注意到学校跟老师对“性骚扰”议题会格外关注和敏感。比如,我们在正式上课之前,学校就要求我们必须观看防止校园性骚扰和如何应对的相关视频,而且只有全部观看完毕之后才能继续进一步的选课等环节。而在学期正式开始后,每次去教授办公室讨论论文和作业时,他们也总是习惯把门打开,保持开放公正。在校园布告栏里,也常常会出现关于女性安全等议题的讨论会议。

而登录到哥大的反性侵犯网站上,我才发现它已经形成了一整套较为完备的防范系统。比如,与国内许多高校遇到事才成立“专门小组”不同,哥大雇佣了23位美国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条(以下简称“第九条”)专职员工,包括案例经理,调查员,管理员等。而这些员工并不是从原来的教职工中随意挑出,而是经过专门训练的专家。比如,哥大“第九条”的一位协调员Majory Fisher 是哥大的助理副校长,在哥大任职之前,她有着丰富的性侵犯案例的调查经验,并曾开设过“性侵犯与家庭暴力”等课程。

很多时候,我们看到高校老师性侵学生的新闻时,常常会有一个困惑:有些案例缺乏证据而且难以与暧昧等情绪区分开来。可是,这种困境并不应该成为学校视而不见的理由。

事实上,正是因为此类议题的复杂性,才需要高校义不容辞地承担起责任,对专人进行培训,让模糊地带逐渐变得清晰起来,而不是掩耳盗铃地让象牙塔成为充满肮脏秘密的高压阀。哥大的专门调查组至少说明了一个道理:高校性侵问题的复杂性理应有严肃的意识和专业操作进行有效回应。

除了聘请专门处理人员,哥大还设立了性暴力回应热线,这条专线全年每天24小时无休。只要拨打这个电话,学校就会协助受害者去医院接受治疗、报警及提供其他帮助。而接收到校园内的性侵犯举报后,哥大就必须及时予以回应,成立专门的听证会公开处理这一问题。在相关政策方面,哥大还发布了长达35页的性行为不端处理条例(Gender-based Misconduct Policy),事无巨细地说明如何判定性侵犯,遭遇性侵犯时应该如何应对等问题。

相较而言,我国高校在防范性侵犯问题上,就做的没有那么严密了。从陈小武事件到沈阳事件再到这两天的张鹏事件,每一次高校都是在新闻爆得沸沸扬扬之后再雷厉风行地进行严厉处理。

可是,我们常常发现,学校所谓“师德”、“行为作风”等评判标准带有十分模糊的色彩,而且自带“尺蠖效应”:在事情未闹大时对老师不轨行为的容忍度就大一点,等事情闹大了则立即严肃处理。这样的处理方式,当然不是对学生真正负责的态度。

所以,要想根绝校园性侵的毒瘤,真正的问题在于:如何通过制度建设来杜绝此类事件的发生,让本应纯洁无瑕的象牙塔避免沦为地下名利场的悲剧?

也许,哥大的经验可以为阳光高校的建设提供不少的启示和借鉴。

作者

任冠青

作者其他网评

下一篇

网约车应获政府更好的服务而非“

不仅是网约车,还有其他新出现的新经济模式,放手让市场去发展,政府提供必要的法治、行政服务即可。正所谓:企业和民众的痛点就是政府服务的重点。事关亿万人出行的网约车,理应获得地方政府更好的“服务”,而非“围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