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个姐姐凑钱帮弟娶妻”是牺牲女性权益

男女平等的理念愈发深入人心,但牺牲女性权益成全男性的做法却依旧普遍。

男女平等的理念愈发深入人心,但牺牲女性权益成全男性的做法却依旧普遍。

文丨从易

山西吕梁的高家有12个子女,唯独最小的儿子是高家唯一的男丁,为了给家中唯一的男丁娶媳妇,11个姐姐集资32万,其中23万用来给弟弟买房。

婚礼当天为了给弟弟送去祝福,11个姐姐穿着标注有1-11数字的红色T恤,按家中排行从大到小逐一上台,对结婚的弟弟说祝福语。村民拍下这段其乐融融的结婚典礼,却引发网友对“重男轻女”“彩礼高”等问题的质疑。

应该看到,网友的担忧,是有一个大背景的,即“重男轻女”的社会语境。

对此我们不必讳言,现实生活中的确有不少家庭,生育一定要生到有男孩为止;有的地方为了生儿子做法更为极端,中国的男女比例至今依旧严重失衡;在孩子成长过程中,所有资源都向男孩倾斜;将女儿的彩礼钱,用来给儿子娶媳妇……

比如彩礼。舆论对天价彩礼的批评由来已久,很多人都将矛头指向女儿。可学者陶自祥的一项研究发现,“家长为凑足儿子成家时所需要的高额彩礼,为保证儿子这一代香火延续,家长往往只好出让女儿或强迫女儿早婚”。也就是说,在许多农村家庭,把女儿嫁了拿到高额彩礼,才能为家中的儿子支付彩礼娶进儿媳妇,彩礼的本质近于“卖女儿”。有些家庭主宰了女儿的婚姻自由,谁出的彩礼高,就把女儿嫁给谁。这样的做法虽比较极端,但它们的确存在。

理解了这个大背景,我们便能理解网友对该新闻事件的质疑。这个新闻正好是传统的“重男轻女”的样本:为了弟弟,姐姐们始终在付出和牺牲……

也有人担忧,新闻中的每个姐姐都拿出2万元,会不会有的姐姐家境贫困,却因为弟弟要结婚,硬是勒紧腰带拿出钱?

从个体层面,她们当然有权利为弟弟牺牲(我们也没必要因为这一点苛责她们),但从社会层面,我们却有必要去检讨:牺牲女性的权益去成全男性就是理所当然的吗?为何家庭的“爱和团结”总是以牺牲女性权益为前提?

虽然随着时代的进步,观念的革新,男女平等的理念愈发深入人心,但也不必否认,“重男轻女”在中国不少地区依旧根深蒂固,牺牲女性的权益成全男性的做法也很普遍。

在这样的语境下,网友对类似新闻的质疑和讨论,不仅不是过度敏感,反倒非常有必要。认知的水位就是这样一点一点提升的,男女平等的进程就是这么一点一点推进的。

作者

从易

作者其他网评

下一篇

哈尔滨交通执法系统窝案,莫让寻

这一现状说明,应有的内部监督和制衡失灵,执法者的执法意识与是非观念已被很大程度上消解,“灰色执法”上升为一种亚文化和操作惯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