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277
往期回顾
NO277

律协强行借款,谨防行业协会成为法外之地

“使用权力容易,难就难在晓得什么时候不去用它。”行业协会不是 “第二政府”,更不是打着各种旗号牟利的法外之地。

近日,一张安徽阜阳市律师协会向当地各律师事务所“借款”的截图,在网络上热传。该律师协会称,因更换办公场地,资金缺口达百万,经常务理事会做出决议,向各律师事务所“借款”,并称:“各律所接到这一通报后,在本月20日将款项汇入市律协账户。”

近年来,行业协会多次被曝光存在种种乱象,“护犊”、主导垄断、“二政府”、“只收钱不办事”,甚至相关行业协会还被质疑成为利益集团的代言人……

行业协会是一种民间性组织,其并不属于政府的管理机构系列。可以说,行业协会既没有对所属行业的管理权,更没有向所属行业下达相关文件的行政权。律协作为律师行业共同利益的代表,根据《律师法》和《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章程》,律师协会的经费来源,包括会费、财政拨款、社会捐赠、其他合法收入等4类,协会的购房、租房、办公等正常开支,都应从这些“收入”中开支,至于“借款”并不在法定之列。

更换办公场所,算得上是重大事宜,但资金缺口达百万,如此大的经费支出项目,有没有年初的预算?正常预算如何能通过?根据法律,“审查会费的收支情况”、“审议下一年度的财务预算计划”,应属于理事会的权限范围。因此,审视所谓的“借款”,无非是律协在明知法律不允许的情况下做出的“强制摊派”。

那么,行业协会在既无行政权力又无管理职能的情况下,为何会做出这样“强行摊派”的行为?根据《律师法》,律师协会虽然是社会团体法人、律师的自律性组织,却被赋予了“制定行业规范和惩戒规则”、“对律师、律师事务所实施奖励和惩戒”、“受理对律师的投诉或者举报”等8项职责。如此权力在手,一纸红头“通报”下来,下属的各律师事务所,即便心有不甘,又有哪家敢明确拒绝呢?

一个“封闭式”的群众自治组织,本应是服务性的保障机构,却将法律赋予的职责当作了寻租的工具,自然而然地挪用到“购房”、“借款”等事务上,而且冠以集体决策之名,辅以无形的强制力作为保障,自上而下的“既视感”溢于言表,而群众自治属性荡然无存,权力的肆意滥用,实与搞乱摊派的行政机构无异。

更令人不安的是,从律协“摊派购房款”事件上,所暴露的法治“灯下黑”。作为一个法律人的“结合体”,律协本应在知法、尊法、守法、用法上,成为全社会的榜样。律师也应是秉持公正、伸张正义的法治群体。但现实却是,律师协会违法权力“寻租”,律师“忍气吞声”,在权力的无形重压下,法治精神已然异化,着实令人喟叹。

其实,类似安徽阜阳律协“摊派门”的事件,近年来并非罕见。之前,便有陕西省律师协会在其官方网站发布通知,打着“并不要求强制订购,以自愿订购为主”的旗号,向全省律师事务所及律师推荐某矿泉水。将律师、律师事务所作为“待宰羔羊”,将法律视若无睹,如果说,这是一种行业惯例,更毋宁说,这是一种权力惯性和任性,其滋生和蔓延,不仅败坏了行业风气,也潜藏了腐败的苗头。

“使用权力容易,难就难在晓得什么时候不去用它。”行业协会不是“第二政府”,更不是打着各种旗号牟利的法外之地。应从中吸取教训的,是手握大小权力的个人或实体,而不单是一个“摊派购房款”的地方律协。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评论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评论

凤凰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