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278
往期回顾
NO278

惟愿社会不负“网红”院士的朴素

在浮华时代,如何留住并呵护像刘先林这样的朴素与沉静,需要更深刻的思考与更积极的行动。

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摄影测量与遥感专家刘先林老先生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在78岁的时候成了“网红”。

6月12日,刘先林率团队从郑州乘高铁回京,因为同伴只能坐二等座,他也从一等座“降座”和大家坐到一起。期间,团队一博士把他伏案工作的照片发到了微信群,有人又转发到朋友圈,后经人民日报官方微博发布后,迅速引发众多网友如潮的点赞和致敬。很多人感慨,这样朴素、敬业的“二等座院士”,才是这个浮华时代弥足珍贵的精神影像。

其实,无论是“降座”,还是乘车时间忙工作,对于刘先林而言,早已司空见惯。据报道,中国测绘科学研究院配给刘先林的大办公室,也被他改成了团队公用的“机房”,一屋子的办公卡位和电脑,空地上堆满了资料和设备,没有专门的办公桌,所有工作人员都可随意进出走动……他也拒绝配备专车和司机,自己开车上下班。而无论是乘飞机、乘火车,也都会伏案忙碌工作。

也即,网上的工作照,只是刘先林常态生活的一个切片、一个截面,而照片背后却是一位院士几十年来长长的鲜活身影。院士的荣誉、现实的利益、诸般不乏优渥的与“级别”对应的待遇,都是浮云。刘先林介意的并非是这些人之常情的“回报”与“虚誉”,而是工作的快乐、平凡的自足乃至经由努力产生的巨大社会效益。

据披露,刘先林拥有多项“世界级”的成就,他提出的解析辐射三角测量方法,是写入规范的第一个中国人发明的方法;他研制的“数控测图仪”、“ZS-1”正射投影仪及配套软件,使我国成为世界上第三个生产该类仪器的国家;他在航空测量仪器方面的一系列重大成果,为国家节省资金近2亿元,还出口创汇1000多万元;而眼下研发完成的车载激光电子建模系统,也具有颠覆性的突破……

当一个人全身心投入创造、创新时,身外的名利种种,往往已不重要。这既是一种人生境界的自然流露,也是一种人性品质的返璞归真。这种真淳与朴素,并不需要外在的俨然来充门面,也不需要刻意的包装来吓唬人。天地之间自有大美,浑然天成,形神兼备,天然具有摄人心魄的尊严与感召力。

总有人抱怨,我们这个时代,人人都在追逐可见的名利势位,并每每以此自矜、并夸饰于人,似乎不如此就没有品位、没有尊严、没有地位。其实,我们从来不缺乏内在的自信,从来不缺乏高贵的朴素,从来不缺乏平凡的德行。如果说有所谓的内在脉络,则这脉络也一样源远流长、历久弥新。

尽管这可能只是“草蛇灰线”、时隐时现,但却无时不刻不在滋养民族的心灵,并成为一种悠久但深刻的精神传承。从民国时代那些大师们的白衣飘飘,到建国后众多“两弹一星”元勋的内敛从容;从“二等座院士”刘先林,到“布鞋院士”李小文、“农民教授”李保国、“非著名科学家”于敏……概莫例外、莫不如此。

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社会的日渐繁荣,某种奢靡、浮华之风也无孔不入,并渗透、濡染到学界。而当这种风气一旦遭遇“官本位”、“权力本位”的时候,学界风气更是每况愈下。不少专家学者这边厢从政府寻求“级别”、“待遇”,那边厢又从市场上攫取变现的利益,买卖论文,勾兑项目,乌烟罩气,乱象丛生,每每让人感慨“世风日下”。

这其中,僵化、行政化的科研管理体制固然要负一定责任,但学者本身的无操守、无底线思维,也是一个重要因素。人人都强调客观,个个都推卸责任,既不愿正视自己的行为,也缺乏修身养性的定力,到头来必然是加速了风气的下坠,甚至有可能导致学术共同体的整体性沦陷。事实上,从网上的留言看,不乏认为刘先林“犯傻”的评说。这也表明,当下知识界乃至社会公众的“迷失”并非虚言。

也因此,在浮华时代,如何留住并呵护像刘先林这样的朴素与沉静,需要更深刻的思考与更积极的行动。

一者,有必要重提职业精神、专业操守、学术理想,通过匡正学界风气,而使知识人的注意力都转移到学术本身上来,而不是削尖脑袋去依附权力、乞食市场。

再者,学术从来不是权力的婢女,更不是学官的工具。必须尽快改变权力对于学术的过度干预,多一些宽松、宽容、宽厚。惟有营造出一个自由宽松的学术环境,才有可能使学者心无旁骛,专注于学问本身而减少到处投机钻营、拉大旗扯虎皮的几率。

不经意间成了“网红”的刘先林老先生自己说, “这次是朋友圈没弄好,闹出的一个‘事故’。”然而,这一“事故”本身表明,人在做,天在看,公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惟愿社会不负“网红”院士的朴素。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评论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评论

凤凰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