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286
往期回顾
NO286

毕业演讲应传承时代的精神与理想

我们的时代需要更多像刘震云、张维迎这样的毕业演讲者,才能让年轻的一代鼓起理想的风帆,更重要的让他们能够坚持普遍的价值。

又是一年毕业季。

在各高校的毕业典礼上,校长、院长、教授甚至知名校友、社会贤达都会在此刻给学生们送上祝福,呈上知识的魅力,奉上价值的花朵,送上殷切的希望。

他们会告诉学生们,生活不但有对现实的适应,对未来的憧憬,还有诗与远方。现实的残酷不是投降的理由,生活的困顿不能丢掉理想,在堕落的泥潭要奋力崛起,在逆境中绝不放弃,在优美的生活中要有济世情怀。

于是,他们的演讲一经传播,立即就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大的反响。他们所传递出来的声音,不仅是对这些即将走出校园的学子们的一番谆谆教诲,更是对时代发出的一种呼声。

在市场化、互联网化的时代,一切都是通过市场、金钱、权力、财富来衡平和考量,人的尊严与价值都处于不断地交换和贬值中。互联网使信息流动不断加快,知识以几何级的速度增长和平面化传播,谁也不比谁知道的少。在信息、知识、价值、人格方面人人平等,知识分子的精英位似乎被无情地打破了。

然而,在这样的时代里,我们仍然需要这样的一个群体,他们以西西弗斯的无奈与执着,以普罗米修斯盗取火种的勇气,给时代以光明,给中国以前进的方向。他们是负有历史使命的人。时代需要他们向大众、向大学生、向社会讲基本的科学知识、社会常识、价值观念,需要他们通过个人的努力提升社会的观念水位,发出一个“燃灯者”的良知。

这种良知不仅需要在即将临别的毕业生中去传达,这种良知更需要在社会间进行传递并加以实践。正如胡适先生在中国公学的一次毕业典礼上,向毕业生赠言“不要抛弃学问”一样,时代将赋予这一代的青年以怎样追求,决定了他们在离开学校十年之后成什么器。

在当代,不管知识如何不被重视,作为准精英群体的大学毕业生毫无疑问会是未来社会的中坚力量。这个中坚追求什么,也即是社会追求什么,这个中坚坚守什么,也即是社会坚守什么,这个中坚拥有何种价值观,也即是社会拥有何种价值观。

临别赠言是大学对学生精神世界最后一次直接地影响。有的临别赠言尽是网络段子,个性但毫无营养;有的临别赠言辞藻华丽,优美但毫无价值;有的临别赠言像领导讲话,冗长且毫无意义。每年有那么多的毕业演讲,但能引发社会关注的寥寥无几。所以这寥寥无几的毕业演讲就显得弥足珍贵,就是在证明知识分子的精神在大学尚存。

所以我们能看到刘震云告诉学生们要“学会做笨人”;张维迎教授告诉学生们要“坚守每一个关心中国命运的人的责任”;财政部前部长楼继伟告诉学生们要:“敢于在逆境中坚持真理”……这样的演讲在众多官样文章的毕业演讲中熠熠闪光。

有时候,知识分子真如同《皇帝的新衣》里的小孩子,告诉大家皇帝根本就没有穿衣服。可这也戳破了一些人的肥皂泡,因为总有人以皇帝穿着衣服的方式获得巨大的利益和显赫的地位。

洪流浩荡,风云变幻,人生的历练是在走出象牙塔那种舒适的环境之后,才正式开启。胡适说:“你们应该努力做个不受人惑的人。”的确,在任何一个时代,摆在人们面前的诱惑与魅惑实在太多,只有做到了自己不受人惑,才能引导别人不受人诱。

无论是作为一名即将毕业的大学生,还是社会的普通一员,都需要这样的时代里,找寻到一盏指路明灯,去照亮未来的方向。时代赋予了每一个关心中国命运的人以责任,去探寻理想与自由。然而,理想必须建立在常识的基础之上,如果理想失去了常识,就成了无法实现的乌托邦。

因而,我们的时代需要更多像刘震云、张维迎这样的毕业演讲者,才能让年轻的一代鼓起理想的风帆,更重要的让他们能够坚持普遍的价值。让理想、知识、常识、价值不断地传承下去,并不断发扬光大。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评论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评论

凤凰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