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291
往期回顾
NO291

不能听任陋习成为一种危害国民的习惯

可见,只要从增进民众福祉出发,真正秉持文明与科学的理念,很多看似顽固的习惯、做法,并非坚不可破。

据当地媒体报道,近日,在山东淄博,一产妇因受“捂月子”的传统观念影响,高温天气家里不开窗通风,不开风扇、空调,还穿着长袖长裤,盖着被子。最终导致中暑并不治身亡。经检查,产妇中暑的程度已属于热射病,心脏和肝脏均有不同程度损伤。

 因为“捂月子”,初为人母的产妇不幸身亡,确实让人叹息。本来,依据传统中医理论,妇女在孕育孩子的过程中会消耗大量的“气血精华”,生孩子的过程,也会消耗大量的气力,包括出血。因此,产妇生完孩子会出现“气血亏虚”,这个时候,必要的保养,包括避风、食补、祛寒等,也确实有助于产妇恢复身体机能。

然而,任何习惯、习俗均应该考虑各方面的现实因素,而不能圆凿方枘,甚至泥古不化。本来,近期华北大部持续高温,正常人都难以忍受酷暑的折磨,而一个“气血亏虚”的产妇居然紧闭门户,不思降温不说,还要捂上被子,这未免是夏行冬令,发生悲剧并不令人意外。

现实中,类似这样坚执于传统陋习的做法并不鲜见。仍以孕产妇为例,还有不洗澡,不能吃兔肉、羊肉、驴肉,怀孕不能参加喜事、丧事,怀孕到生不能拍照,孕期不能用剪刀等等很多禁忌。尽管很多禁忌明眼人一看即知有问题,也并非真的相信吃了兔肉就会生下三瓣嘴的宝宝,但很多老辈人对此却深信不疑,甚至一些年轻人也往往以“从来如此”为由不加选择地沿袭。

而在其他方面,似是而非的传统陋习就更多了。什么“饭后百步走,能活九十九”;什么生孩子要到庙里请香祈子、升学要拜文曲星;什么官员升迁热衷于看风水、摆镇物;什么吃啥补啥、狂啖野生动物;什么下神算卦……在政府倡导及科学昌明的背景下,有些习惯原本已经绝迹,但近年来随着社会文化的日渐松动又死灰复燃,堂而皇之地进入民众日常生活之中。

这其中,民众的盲目跟风固然是一个重要原因。很多时候,对于种种陋习,大家多取“宁可信其有”的敷衍态度,往往是做做样子就得,并不愿意深究。而至少从表面看,很多陋习并不像酷暑天捂月子那样,有着现实可见的破坏力,人们也就乐得顺从。

而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为数不少的官员也纷纷热衷于求神拜佛、看风水。据披露,原河北省常务副省长丛福奎在家里设了佛堂和道台,初一、十五都要烧香、念经;原铁道部长刘志军长期在家烧香拜佛,办公室里还布置了“靠山石”;原广东省政协主席朱明国当着众人面给“大师”王林下跪。而有名的无锡周家,其墓园外墙旁一户人家,则被要求将自家小池塘填平,以免影响周家风水。

在一个“官文化”仍处于主导因素的社会,官员的意识与作为对于社会有很强的示范效应。官员如此公然践行陋习,必然会导致上行下效,进而加剧传统陋习在社会生活层面的广泛流布,遗祸久远。

除此之外,也有一些学者打着传承传统文化的旗号,不问精华糟粕,一体接受,此种食古不化,甚至发展为给磕头和下跪招魂。由此导致的情形则是,一方面我们无法正确地继承传统,仍在社会上传播愚民那一套;另一方面,也无法与现代社会人类的共同文明价值接轨。

传统陋习长期存在于人们的意识与行为之中,本身有着很强的适应性,并与人性结合在一起,很容易找到滋长的土壤。而一般人又往往从自身的经验感受出发,往往会获得较为广泛的认同。特别是在一个严重缺乏科学、求真的“神巫”文化传统中,更是如鱼得水,不仅很难得到彻底清算,甚至还会成为一种不易为人察知的国民习惯。此种“国民性”不改,类似“捂月子”的悲剧就不可能绝迹。

其实,改变并非不可能,早在1847年,匈牙利医森梅尔外斯发现:在医院里分娩的妇女由于产褥热而成批死去,但在家里分娩的妇女却很少得这种病。他意识到,可能是医生加剧了疾病传播。于是,他要求手下医生在换下一个病人时一定要用强化学溶液洗手,医生们对此颇有怨言,但他们还是按要求做了,结果医院里产褥热发生率急剧下降。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随着巴斯德、李斯特等医生的努力,灭菌法挽救了全球无数人的生命。

可见,只要从增进民众福祉出发,真正秉持文明与科学的理念,很多看似顽固的习惯、做法,并非坚不可破。

而改变的枢机,则只能是包容、开放和兼收并蓄,而绝不是抱残守缺、得过且过。用文化批评家朱大可的话说,“国民性完全可以被正确的制度所改造”,“只要完成了向外学习的程序,我们就能合乎逻辑地进入原创,最终复兴为伟大的原创型民族,而这正是我们曾经拥有的光荣历史。”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评论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评论

凤凰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