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300
往期回顾
NO300

加拿大是如何成为“教育超级大国”的

加拿大三级政府和教育机构分工明确,该抓、该担责的不推卸,不该胡乱插手的也不添乱。

最新一届经合组织(OECD)检验教育绩效的国际比萨测试(international Pisa tests),加拿大成绩不俗,是为数不多在数学、科学、阅读等多个测试领域都进入前10名的国家,把英、法、美等通常在人们印象中教育更发达的国家学生远远甩在身后。

震惊之余,人们迅速给予加拿大教育体制诸多溢美之词,OECD称“加拿大青少年是世界上受过最好教育的青少年”,而英国广播公司(BBC)教育记者古赫兰(Sean Coughlan)更在8月2日撰文,探讨“加拿大是如何成为教育超级大国的”。

应该说,对加拿大教育水平的赞誉,有许多是恰如其分的。

OECD资料显示,加拿大成年就业人口中拥有大学及以上学历者比例高达55%,远高于35%的OECD平均水平;作为一个移民国家,加拿大中小学普遍重视移民生源的教育融入,在中小学普遍设立了ESL课程,帮助移民及母语非英/法语的学生逐步适应正常的学校学习节奏;加拿大实行以公立义务教育为主的教育体系,在全国推行0-12年级(魁北克省为0-13年级)的普遍义务教育,普及学区制和公校就近入学,同时根据条件,设立跨学区甚至跨城市的公立“天才班”、“天才学校”,兼顾教育普及和提高的需要。

加拿大注重素质和学生技能教育,从学前班起就着力培养学生的社会生存能力、法制意识和动手能力,且采取“反复教”的方法循环提高,以加深学生印象。

正如古赫兰所言,加拿大联邦一级对教育的干预很少,教育政策制订和实施、教育经费管理等由省级负责,日常管理则责成基层教育局,而教育局又只管理公立学校,私立和教会学校则分别由另外的机构管理。在高校录取方面,加拿大采取了独特的“3个年级综合制”,即根据高中3年各科平均成绩录取,这些科目大多由学校自行安排,省里仅组织英语、数学、科学三门统一命题的会考。这种高校录取制度既避免了单纯面试录取的随意性,又避免了“一考定终身”的偶然性,是很有借鉴意义的。

加拿大的大学有鲜明的特色:许多著名学府注重“一招鲜”,致力于发展特色专业和“拳头专业”,在许多领域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尽管和美国私立、公立大学在名校中平分秋色不同,加拿大较好的大学基本都是公立的,但大学本身在人事、管理等各方面享有充分自治权,校董事会是大学的真正管理者,而学生社团的活跃度在OECD国家中也名列前茅。

但加拿大教育体制、尤其公立义务教育体制也有一些不足之处。

首先,公校教育过于注重公平,“摊大饼”、“吃大锅饭”,在一些地方造成“吃不饱”现象;各省财力苦乐不均、一些省份义务教育阶段投入不足,迫使学校压缩教育成本,一个老师“包打各科”、课堂教学“向学习最差学生看齐”的现象较为普遍,国内仅在老少边穷地区能见到的“复式班”,在加拿大中小学司空见惯。

其次,过于强调“独立思考”而不愿多讲原理、公式,令一些资质较差的学生基本功不扎实。

第三,9年级以下强调“快乐教育”,而10-12年级又骤然切换到“每次考试都算分”的“高考模式”,令一些学生难以适应。

此外,对某些“看上去很美”的数据也要辩证看待。如高达55%的就业人口大学学历比例,一方面表明加拿大高等教育发达完备,另一方面也和加拿大是移民国家而移民学历普遍较高有关。事实上,由于加拿大经济结构转型,大学毕业生就业率虽然较高,但找到对口专业工的比率近年来一直不太理想,这个55%在某种程度上也折射出加拿大所存在的人才资源浪费现象。

全面看待加拿大这个“教育超级大国”的虚虚实实,不难体会到政府在教育方面究竟扮演何种职能、角色,是值得深思的。

在较为成功的方面,加拿大三级(联邦、省、市镇,教育领域则是联邦教育部、省教育厅和学区教育局)政府和教育机构分工明确,该抓、该担责的不推卸,不该胡乱插手的也不添乱。

作为全国性教育主管部门,联邦教育部更多扮演政策引导和资源调配补贴等职能,在很大程度上“无为而治”,让各省教育厅唱主角、基层教育局承担实际管理职能,令义务教育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基本发挥了应有的作用。而在更需要学术自由的大学领域,政府虽然是“最大股东”,却从不越俎代庖,跳过校董事会插手学校事务,令加拿大大学在国际上始终保持着鲜明的特色和强大的国际竞争力。

在较有争议的方面,省、学区教育部门“撒胡椒面”的做法利于普及、不利于提高,许多学生因“吃不饱”而去补习班“开小灶”,或者索性去私校就读。补习班、私校都是自费商业机构,且收费昂贵,无形中造成了阶层固化和新的不公平。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认真、全面分析研究加拿大这个“教育超级大国”在教育各方面的成败利钝,对于改革、完善中国自身教育体系,具有深刻的意义。

凤凰评论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评论

凤凰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