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325
往期回顾
NO325

组阁失败,默克尔如何避免动荡

当政党无担当、政体不理顺的情况下,广受欢迎的所谓解决方案,很可能极端,且简单粗暴,但却会使得情况变得更糟,理性的思辨会被视为一种“投降”与“搪塞”。

两个月前,由默克尔领导、政策立场中右的联盟党在德国联邦议会选举中获胜,不少人长出一口气:欧洲在极右民粹浪潮阻击战中取得关键胜利。然好景不长,当地时间19日,默克尔组阁失败的消息突然传出,德国的前途又迷茫了。

在9月份的选举中,默克尔的联盟斩获32.9%支持率,在当前局势下是个不错的成绩,但德国当前矛盾问题并不是一场选举算术题所能解决的。

宪政民主政治能够良性运转的前提在于底线认同,民众对大政方针和意识形态,比如自由、平等、法治、福利国家等,在认知上有极大的交集,由政治精英领导的不同政党,在竞争性选举体制下提出不同政策,并通过政治动员塑造民意,民意通过选票制约精英,最后在制衡机制下相互妥协,获胜的执政党或集团代表了社会的最大公约数,凝聚成推动国家前进的合力。

但现在的德国,底线认同正在坍塌,社会撕裂和民意对立愈演愈烈,而德国比例代表制议会选举模式所必然导致的政坛多光谱,特别是小党所代表的利益诉求十分具体,政策灵活性有限,妥协更加困难。

而具体到这次组阁谈判,根据目前的信息,德国自由民主党认为政策分歧较大,主动退出了与联盟党和绿党的组阁谈判。但也有消息称,绿党在谈判中提出了十分激进的主张,要求给予20万非战乱难民家属以“探亲”的权利。

在鲜明体现了“共识困境”问题外,这一局面更折射出德国政治人物的自私、缺乏国家责任感。政党本应着眼长远,塑造民意、引导民意,但自民党、绿党之流的表现却变成了一味迎合所谓“民意”,哪怕“民意”趋于极端。绿党作为小党,提出对难民宽容政策,有利于博取特定少数族裔群体的支持,扩大自己有限的基本盘,但却与德国主流民意对难民问题的保守态度相左。而自民党退出谈判的做法,则直接将当前困难重重的政治进程推入一个死胡同,想必他们内心也很清楚重新选举,给极右政党二次机会可能潜在的巨大政治风险。

再到民众层面,其实底线认同一直是一种隐性存在的默契,但在近几年极短时间内突然出现的现实难题,使得这种基础面临了巨大挑战。

民众不会把茶米油盐上升到何种政治高度,但如果难民潮涌入自家社区,从那以后自己和街坊家动不动丢自行车,甚至刑案频发,警方疲于应付,即便同情难民悲惨境遇也可能变得对难民群体十分厌恶,虽然奸恶之徒只是难民中的少数。

自由主义主导下的欧洲一体化带来的巨大便利与持久和平民众在深有体会之后视之为理所当然,但债务危机的爆发却让大家发现欧元的存在使自家的血汗钱可能被用来为别国人的懒惰买单,这就不得不让人问一句:“凭什么?”

诸如此类,一个个大问题影响到每一个欧洲老百姓的小生活,民众就要从政治高度“问责”,但这些严峻挑战背后的错综复杂又非一般民众所能理解,在当政党无担当、政体不理顺的情况下,广受欢迎的所谓解决方案,很可能极端,且简单粗暴,但却会使得情况变得更糟,理性的思辨会被视为一种“投降”与“搪塞”。

因此,在这种大背景下,如果默克尔选择放弃再次组阁努力,重选一次,正如极右的翼选择党所说,对他们有利。而即便默克尔能够在当前暂时趋于相对理性的民意下再次获胜,她的政策取向,不要说在难民、欧洲一体化进程上等议题上,很难再有推进,向保守方向倾斜几乎是必然趋势,但在政治妥协空间情况下,她的任何决策都可能有损她既有的民意基础。

(凤凰网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風聲评论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風聲评论

凤凰网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