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断“权力通吃”的贪与诈

作者:胡印斌
2017.06.06

权力主导资源配置的语境下,官员往往是众多力量围猎的对象。莫说一个荣誉称号,就是实实在在的职务,你想要的给你送来,你没想到的也会帮你想到。

此前闹得沸沸扬扬的江西景德镇原市委书记许爱民入选“中国陶艺大师”一事,有了最新进展。

据《中国青年报》今日报道,一份来自国资委行业协会商会党建工作局的函件显示,中国陶瓷工业协会在中央纪委发布立案审查许爱民的公告后,已及时按章程作出决定,取消江西省原政协副主席、景德镇原市委书记许爱民的“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称号,并向社会公布。不过,在中国陶瓷工业协会官网上,尚不能查到关于免去许爱民的“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称号的消息。

此前,中纪委的公告指出许爱民“骗取‘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称号荣誉”等,决定给予许爱民开除党籍处分,取消其副省级待遇,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

人已经处理了,那顶骗来的“中国陶艺大师”称号,为何难以痛痛快快地摘掉?既然声称“向社会公布”,为何又遮遮掩掩?这中间,又有着怎样诡异的逻辑?这个市委书记的“陶艺大师”名头为何来无影去无踪?

据披露,许爱民当初获选“中国陶瓷艺术大师”,本身就十分蹊跷。根据相关章程,“陶艺大师”需逐级参评、初评,最后才是专家组评审。而许爱民并没有参加初评,在江西省报送北京的35名候选人名单中,起先并无许爱民,是江西省后来补报的。从程序上讲,这显然存在违规情形。此外,许爱民多年来一直在政界为官,任职履历并不符合“大师”的参评条件。即便曾任教景德镇陶瓷学院,也是20多年前的事情了。

尽管不排除许爱民可能确实倾心于陶瓷艺术,甚至也不乏深刻的心得,但从一个市委书记,摇身一变成为“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这中间的跨越还是太大了,也没必要。许爱民若真想搞好“瓷都”的陶瓷产业,做好市委书记的本分就是了,大可不必把“陶艺大师”的称号收入囊中。

说到底,这也是一种“贪”和“诈”。也即,贪恋名位,欺诈公众,挟公权力之赫赫威势,搞权力通吃那一套。一个市委书记,想博取一个虚名,至少在操作层面,并不存在任何障碍。即便有堂皇的评选章程在,也是一种摆设,不可能拦住书记的疯狂攫取。况且,主办方也未必不愿意乐见其成。明为“骗取”,实则不过是一桩赤裸裸的、两厢情愿的交易而已。

实际上,类似一官多职、权力通吃的现象所在多多,并不鲜见。此前落马的天津市政协副主席、市公安局局长武长顺,就是一个无所不能的“神人”。他不仅拥有博士文凭和正高级工程师职称,是多所名牌大学的兼职教授,撰写并发表专业论著10余部、学术论文20余篇,还是一个“大发明家”,拥有35项发明专利,其中有34项是在天津市公安局局长任内发明的。

还有那个原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副总工程师张曙光,仅2007年一年就一口气出版了两本专著,发表了5篇论文。这一年,他也成为了中科院院士增选的有效候选人。尽管其后连续两次冲击院士落败,但第二次居然“只差一票”,离进入最高学术殿堂仅一步之遥。

近年来,随着社会的开放,官员的行为也日益张扬。他们中不少人热衷于各种名位,并习惯以公权力作为筹码,猎取其想要的任何东西。此种现象泛滥,并非本人多才、多能,也并非完全怪个人贪婪,而根本上还在于当下的制度体系缺乏必要的约束。

一方面,官员的行为选择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自律,来自上级的监管也不可能细致到凡事都有禁令、都划禁行线,这其中,很多东西都有待于官员自己恪守某种行为的边界,不去随意逾越。而某些官员到了一定职务,基本上就可以予取予求。 

另一方面,在当下权力主导资源配置的语境下,官员往往也是众多力量环伺围猎的对象。不要说一个荣誉称号,就是实实在在的职务,你想要的给你送来,你没想到的也会帮你想到。据中组部2013年披露,仅一次清理整顿,清理党政领导干部在企业兼职40700多人次。由此可见一斑。

若听任此风蔓延,不仅会败坏地方的政治生态,也必将严重侵害社会的公平公正。因此,有必要以严厉的制度扭转风气,堵塞其中可能的腐败漏洞,彻底杜绝权力的任性妄为。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李克强总理强调:我们要让权力不能任性,就得把那些不应该有的权力砍掉,有些涉及到部门利益,要压缩寻租的空间。这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从中央政府一直到地方、到基层,要打通“最后一公里”。

确实如此,“大道至简,有权不可任性”,理应成为为政者的铁律。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网独家稿件,未经许可,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