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禁了之”是消极懒政思维

作者:于平
2017.07.07

法治社会,公权力要谨守其边界,再好的初衷也不能成为随意侵犯私权的“通行证”。

云南省贡山县独龙江乡“全乡禁酒”引发广泛关注,独龙江乡政府日前回应称,该文件还处于征求意见阶段,并未开始实施。而早在2016年,独龙江乡就曾提出“禁酒令”,根据当地官员的说法,当时只是倡导,并没有以文件形式下发。

独龙江乡此举遭遇了强烈抵制,可见这一做法不得人心。“全乡禁酒”的违法性质毋庸置疑,买酒卖酒在法律上合法,一个乡政府无权干预。法治社会,公权力要谨守其边界,再好的初衷也不能成为随意侵犯私权的“通行证”。

当然,独龙江乡“全乡禁酒”,其问题不仅是“违法”而已,它所暴露出的,是一些地方政府“粗暴治理”的思维。也就是说,在面对一些棘手的社会问题时,地方政府首先想到的是“禁”、“限”等粗暴蛮横的做法,而不是以“善治”的思维去化解。

能走到“全乡禁酒”的地步,不难想象独龙江乡当地的民众酗酒问题有多么严重。得承认,独龙江乡政府所称,当地因酗酒造成贫困、交通事故、意外伤害等问题并非虚言。但问题是一定要通过“禁酒”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吗?除此之外难道别无他法?

稍微分析一下,“非禁酒不可”的治理思路显然是站不住脚的。例如,酗酒造成贫困,政府只要在扶贫政策上进行调整即可。如果有家庭因为酗酒造成贫困,或者脱贫后返贫的,这些家庭所能享受到的扶贫优惠政策就该打折扣甚至取消,决不能把扶贫资金变成一些人的买酒钱。扶贫不是撒钱,不能养懒汉,如果政策能这样明确宣示,那些酗酒的贫困户恐怕也不会毫无忌惮。

酗酒造成交通事故、意外伤害,同样如此。如果执法机关对于酒后驾车、酒后滋事等违法行为零容忍,在日常执法上保持高压态势,发现一起,严厉处罚一起,而不是和稀泥。如此一来,有多少人胆敢酗酒后驾车、滋事?所以,如果独龙江乡当地存在大量酒后驾车、滋事等现象,当地执法部门的工作显然不称职。

李克强总理多次强调,要强化督查问责,严厉整肃庸政懒政怠政行为。2015年3月5日,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大道至简,有权不可任性”。这句话,是悬在公职者们耳旁的警钟。

一个地方的治理,动辄就以“禁”、“限”的手段解决社会问题,只能说是治理的失败,这是地方政府无能的表现。社会的治理,是一种精细化的活,想靠几条禁令就能毕其功于一役,未免太天真。事实上,独龙江乡禁酒,且不论其违法和粗暴,即便禁酒令真的执行了,政府能管到每家每户的餐桌?一条禁令真的能让酗酒造成的种种社会问题烟消云散?

出现问题“一禁了之”,这似乎已成为一些政府部门的惯常思路,摩托车电动车有交通安全隐患,就禁摩禁电;机动车增长过快造成交通拥堵,就禁行限行;摊贩摆摊影响市容就禁止摆摊……各种以禁代管的做法可谓屡见不鲜。

一禁了之,是对民生、对民众权利的粗暴处置,它一种消极行政的姿态,是懒政的思维。“全乡禁酒”固然在舆论的关注下叫停了,但“一禁了之”的粗暴治理思路在地方政府依然有很大市场,这个问题,要比一纸“禁酒令”更值得警惕。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网独家稿件,未经许可,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