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面文章”再多,也绕不过环境硬杠杠

作者:胡印斌
2017.07.30

公众看到的,不是“壮士断腕”的治理决心与“抓铁有痕”的治理举措,却是“前所未有”的继续污染环境,“前所未有”的弄虚作假。

经过一个月的下沉督察,7月29日,中央环保督察组向天津市反馈督查情况时指出,天津市的环保工作与直辖市定位和人民群众期盼有明显差距,开会传达多、研究部署少,口号多、落实少,一些突出的环境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督察组还特别提及了多个环境治理敷衍了事的问题,包括静海区水务局编造会议纪要和工作台账,滨海新区、武清区控制监测站周边区域交通流量等。

事实上,像天津静海区水务局编造会议纪要和工作台账,使2015年出台的文件、2014年调任的工作人员,“穿越”在2013年会议纪要的问题,媒体此前已有报道。这一次,中央环保督查组的反馈,再一次印证了诸如此类弄虚作假、敷衍塞责的情形,并非孤立事件,而是当地应对环保督查的一种常态化做法。

这实际上也反映出一些地方政府在环境问题上的“两面”做法。往往是公开场合口号喊得震天响。就像2014年时任天津市长黄兴国在市人大作报告时说的那样:“以前所未有的高度重视生态环境,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推进生态保护工程,以前所未有的铁腕依法治理环境违法行为。”三个“前所未有”,可谓斩钉截铁。而具体到现实中,则穷尽一切心思,依然是糊弄、搪塞、应付那一套。

这也表明,一些地方的环境治理,仍未能得到真正的重视。各级政府、官员更重视的,不过是怎样抵消来自上面的环保压力。其更多的心思与努力,往往投放在让数据好看一点,把突出的环境问题尽量抹平,争取让环保督查发现不了问题。至于民众是不是满意、环境是不是友好,或者说,“表面文章”能不能真正改善环境,并不在一些官员的考虑视野。

而当所有的注意力都指向了督查,则必然乱象丛生、怪事猬集。不是乱编台账、水洗出一个环境清新的监测站,就是在减煤控煤上玩数字游戏、听任环保设施闲置或空转等等。再就是,动辄开会表态、文件传达、标语贯彻。就像一阵风,什么都没有留下,看似热热闹闹、气势宏大,实则水过地皮湿,甚至连地皮也不会湿。

地方官员之所以热衷于做“表面文章”,一是因为环境治理周期长、见效慢,不会像GDP那样立竿见影,迅速转化为任期的政绩,成为官员“向上的台阶”。何况,如果因此触及各种既得利益的话,也“得不偿失”。

再则,关键还在于一些地方、不少官员并没有如其表态那样,真正把绿色发展、环境保护当做要务、急务来抓。一些地方政府为最大限度地追求经济利益,大搞地方保护主义,以发展经济为“挡箭牌”,甚至要求环保部门为经济增长“保驾护航”。还有一些环保官员在执法中不作为、乱作为,滥用职权,失职渎职,监管不力,甚至寻租腐败,为违法企业充当“保护伞”。

此前媒体报道的祁连山生态环境遭遇严重破坏,就是一个例证。而此番中央督察组披露的天津市钢铁围城、园区围城等问题长期没有改观,在全市重化产业集中、结构性污染突出的情况下,仍然不顾环境承载能力上马或准备上马火电项目等,也是如此。一个七里海湿地过度建设的问题,虽经媒体多次曝光,市海洋部门仍多次违规批准游客进入保护区核心区。

公众看到的,不是“壮士断腕”的治理决心与“抓铁有痕”的治理举措,却是“前所未有”的继续污染环境,“前所未有”的弄虚作假、表面文章。此种行径,不仅会影响国家经济发展转型的布局,也扭曲了环境治理的目标和方向,甚至还败坏了政府的权威和公信力,从而使得环境向好遥遥无期。

在当下,环境保护的理念越是深入人心,则政府治理与环境保护之间固有的冲突与抵牾,就越是凸显。发展理念的转型、环境友好的实现绝不是从天而降,而是需要更强大的压力机制,更严厉的惩治机制,以及更广泛的公众参与机制。上下合力,才可能真正打通“中梗阻”,实现一体贯通、政令畅通,并真正将各方面的意志、行动统一到呵护环境上来。

其一,必须进一步扩大公开透明,通过层层向下的环保督查,使地方的环境问题、难题呈现在公众视野,环境执法必须接受来自各方监督,彻底切断监管与被监管关系的利益同盟关系。

其二,强化问责。不仅对那些滥用职权、执法不力的执法者,要严肃问责,同时,也要强化责任终身追究制度,进一步明确地方各级政府应当对本行政区域的环境质量负责,进一步强化政府环境保护第一责任人的角色。对环保部门的环境监管失职行为、弄虚作假行为、环保腐败行为等,均要“零容忍”。

其三,必须扩大环保公众参与。要发展和壮大环保组织的力量,使环保组织成为环境公益诉讼的主体,切实保障公众参与环境保护的法定权利。从世界各国的情形看,环保组织都是促使环境向好的希望和力量。在国内,尽管新《环境保护法》已明确环保组织成为环境公益诉讼的主体资格,但在现实中却受到种种限制,这种状况要尽快扭转。

说到底,环境治理并非虚文,而是实务,不仅需要切切实实的长期努力、接力作为,也需要从长远、开阔的发展视野来科学规划、精心施政、坚决落实,甚至还必须去触碰地方的各种复杂利益关系。空气质量是不是改善了,水环境是不是清澈了,土地是不是污染减轻了,那都是一个个硬杠杠,来不得半点弄虚作假,敷衍塞责。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网独家稿件,未经许可,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