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天白云,应该成为政府行政的底线思维

作者:黄羊滩
2017.09.16

作为一项长期的民生工程,雾霾治理任重道远,不可能一蹴而就。不仅需要“壮士断腕的决心”,也需要扎扎实实的努力。无论如何,保障民众的呼吸权,让人们多看到蓝天白云,应该成为政府行政的底线思维。

今年的雾霾比往年早了一点。16日上午北京实时空气质量指数显示,只有密云水库、八达岭为淡黄色的“良”,其余均为轻度或中度污染。而在更早些时候,9月1日至2日,北京的空气质量一度达到中度到重度污染,3日风起,PM2.5浓度明显下降,4日全城多地仍为轻度或中度污染。

秋高,气不爽,未免让人丧气,甚至也会对即将来临的这个雾霾季多有焦虑。九月都这样了,接下来的几个月不晓得会怎样。环境专家的说法依然一如既往地平静:静稳天气、本地机动车排放等都对污染有贡献。事实上也是,一朝大风猎猎起,很快就看见蓝天白云了。

可问题是,治霾、治霾,并不能完全寄希望于“风吹”,或者随口承诺表决心的煌煌大言,而是需要拿出实实在在的举措,做出扎扎实实的努力。日有寸进,踏石有痕,自然会有渐进之功,进而才有可能廓清朗朗天空。

在这个过程中,容不得半点侥幸与轻浮、莽撞与冒失。雾霾治理的长期性、艰巨性及反复性,决定了治霾形势日益严峻复杂,除了采取笃实、科学的态度并厉行落实之外,别无他法。即便有时候会有“老天帮忙”,那也是要建立在踏实的治理努力之上的。

9月15日,最新修订的《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正式公布,这也是自2012年以来,第五次修预案。与去年实施的应急预案相比,新版预案的特点只有一个字:“严”。这表明,面对愈来愈早、愈演愈烈的雾霾,只能未雨绸缪,严阵以待,没有任何捷径可走。

新版预案规定,启动蓝色预警时,要停止室外建筑工地喷涂粉刷、护坡喷浆施工作业,并“在常规作业基础上,对重点道路每日增加1次清扫保洁作业”;启动黄色预警时,制造业企业要停产限产。而在此前,发生橙色预警时才会停产限产。

此外,两种情况下可启动红色预警,第一种是“预测空气重污染将持续4天(96小时)及以上,其中有2天(48小时)及以上为严重污染时”,第二种是“预测全市空气质量指数日均值达到500时”。与2016年版相比,删除了“且将持续1天及以上”的条件。

这些修改,并非是简单的文字变动,寥寥几个字改动的背后,意味着对一个区域经济社会的强力干预,动静之大、波及之广、影响之深,称得上是惊天动地、伤筋断骨。以制造业企业停产限产而言,从橙色预警降至黄色预警,牵动的是海量企业的现实利益。据北京市发改委披露,今年前8月,北京仅疏解退出的一般制造业企业就达599家。

至于红色预警涉及到的全市中小学生、幼儿园停课,单位弹性上下班,机动车限行等措施,其对社会产生的强力影响,自不待言。几乎每一次红警,都会让整个城市停摆,也都会引发民众吐槽。然而,这似乎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既然治霾是为了维护公共利益,则民众出让部分个人权利,本身也是代价之一种。

这也并不是说个体权利并不重要,也不是说个体权利的出让只是利他,而是说,在重霾的侵袭之下,每一个民众个体,每一个市场主体的付出与牺牲,都是一种基于自利的公民行动。若没有这样的共识,恐怕只能吵来吵去,永无了局。

当然,这里边有一个前提,那就是预案的强制性必须建立在公平、公正的基础之上,并一体执行,别无例外。任何开口子放水的做法,不仅会损害政令的刚性,也必然导致治霾的流于形式。比如此前民众对于限行不限公车就多有不满。

此外,治霾的实际效果,除了目前已经认识到的一些路径与症结之外,是不是还有我们所不了解的黑色区域?或者说,在污染源分析上,目前的认知是不是已经完全到位?还有没有新的死角,或者说,我们已经采取的一些治理举措会不会加剧大气污染?

比如,有不少人质疑煤改气带来的氮氧化物污染,认为北京大量的煤改气过程中,燃气设备的氮氧化物排放量很高。一氧化氮排放到大气中后,继续被氧化而生成二氧化氮。二氧化氮在空气中会与碱性物质如氨气,在空中合成亚硝酸盐或硝酸盐,成为粒径极小的二次颗粒物,这当然属于PM2.5。这里边的真实情况究竟如何,似乎该有权威说法。

作为一项长期的民生工程,雾霾治理任重道远,不可能一蹴而就。不仅需要“壮士断腕的决心”,也需要扎扎实实的努力。既要看到清洁道路、降尘除垢带来的微观效果,更要从整个城市的产业布局、总体规划入手,甚至还要兼及整个区域的排放问题。无论如何,保障民众的呼吸权,让人们多看到蓝天白云,应该成为政府行政的底线思维。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网独家稿件,未经许可,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