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藏四梦:“组团式”援藏点亮梦想

作者:高明勇
2017.09.25

援藏的梦想照见西藏的现实后,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日前,凤凰网记者走访了拉萨的部分区县,实地采访了相关援藏工作人员,并和当地受援藏民进行了交流。就此讲述四个普通藏族人的故事。

编者按:对于许多外地人来说,想起西藏,就会想起布达拉宫,想起大昭寺,想起珍珠穆朗玛峰,想起雅鲁藏布江,想起纳木错湖,想起文成公主,想起秀丽的高原风景和藏地独特的宗教文化。

而对于西藏本地人来说,有一种记忆刻骨铭心,就是“贫困”,有一道风景铭记心头,就是“援藏”。自1994年,中央确立对口援藏的重大决策以来,“援藏”这道风景已经存在20多年。在近年来扶贫成为主旋律的大氛围下,如果对这道风景进行定格的话,就像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的中国扶贫关键三问:“扶持谁”,“谁来扶”,“怎么扶”,需要进行一些现实执行层面的追问。

两年前召开的中央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谈会,提出了“依法治藏、富民兴藏、长期建藏、凝聚人心、夯实基础”二十字的治藏方略。十八届五中全会,明确提出实施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因人因地施策,提高扶贫实效。

那么,援藏的梦想照见西藏的现实后,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日前,凤凰网记者走访了拉萨的部分区县,实地采访了相关援藏工作人员,并和当地受援藏民进行了交流。就此讲述四个普通藏族人的故事。

一、【援藏扶技】索朗平措的看病梦

14岁的日喀则少年索朗平措有一个梦想,“我希望早点康复出院,回到学校。”

他患的是慢性肾衰竭,就是常说的尿毒症。

一家五口,他是家里唯一受教育的孩子。由于父母身体都不好,家境一般,患病后,索朗平措得到了当地慈善机构的资助。

在日喀则市人民医院透析一段时间后,效果并无好转。

随后,他来到北京,在北大医院治疗,因家人不方便照顾,又回到西藏。在西藏自治区人民医院诊治,听说拉萨市人民医院3月份成立了血液净化中心,便来就诊。

拉萨市人民医院血液透析室护士长常文静介绍,经过一段透析之后,索朗平措恢复得很快,正处在发育期,长身体的孩子,经过一段时间治疗,规律透析后,停止发育1年的14岁少年,已经开始发育,个子高了,皮肤白了,笑容更多了……在等待肾源的过程中,他自我管理很严格,甚至还可以指导别的肾友生活注意事项。

常文静是援藏医疗人才,由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世纪坛医院肾内科派出援藏。

据她介绍,索朗平措之所以病情好转较快,取决于以下因素,一是政府的大力支持和投入拉萨市人民医院采用最新最先进的透析设备,超纯透析液等,二是医院重视学科发展,每年都有肾内科援藏专家师带徒指导工作。此外采取了与自治区人民医院优势互补、错位发展的思路。拉萨市人民医院由北京友谊医院作为牵头医院,专门制定帮扶工作计划和机制,援建干部担任院长、副院长,以援藏医生为骨干力量,新建了肾内科透析室、心内科监护室、神经内科风湿免疫等科室。同时,制定并规范了服务流程和质量标准。

另一个是资源优势,作为北京市援藏的重要项目,和北京市属22家医院建立密切合作关系,医疗资源丰富。医院邀请北京市医疗专家赴拉萨开展学术讲座,并与北京安贞医院、首都儿科医学研究所、北京大学肿瘤医院等知名医院开展了技术合作。

据了解,根据中组部、卫计委“组团式”援藏工作要求,北京援藏指挥部以完善“组团式”医疗援藏模式为重点,从北京25家医院抽调30名医技人员,组成4个医疗队,分别推进拉萨市人民医院和援助两区两县医院“组团式”医疗支援作,填补了16项空白学科。

据公开报道,就在一年前,2016年8月1日,中组部常务副部长陈希、国家卫生计生委主任李斌来到拉萨市人民医院视察北京卫生系统“组团式”援藏工作,并给予充分肯定。

拉萨市人民医院副院长邓明卓介绍说,目前,经过多方的支持,拉萨市人民医院“三级甲等”的评审结果刚刚公示结束——这是各省市“组团式”医疗援藏创建的首家三甲医院。

二、【援藏扶志】巴桑拉姆的大学梦

19岁的拉萨姑娘巴桑拉姆有一个梦想:“我希望考上四川大学。”

她是拉萨北京实验中学高三五班学生,2018年参加高考。

因为亲人在阿坝,“考上四川大学,我就可以和他们经常见面了。”

读完大学后,她希望还回到西藏。“柳树的树叶为什么下垂,因为它要拥抱自己的根。”巴桑拉姆用这句自己最喜欢的诗句,解释为什么以后想回到家乡工作。

这句诗,是她最喜欢的李鹏老师教给他的。李鹏,是拉萨北京实验中学的援藏教师,深受学生们喜欢,现已结束援藏工作。

初中就读于拉萨五中的巴桑拉姆说,按照以前的学习进度,如果没有“拉北实”(拉萨北京实验中学的简称)的话,她要到拉萨四高读书,根据自己的情况,考取四川大学可能困难,而现在的学校给了自己自信。

拉萨北京实验中学,位于拉萨市教育城。拉萨河从旁边缓慢流过,站在校园环顾四周,是连绵的群山。

这是一所北京市政府投资2.2亿元援建的寄宿制完全中学,其前身是拉萨市第二高级中学,2014年8月正式搬迁至现址,并更名为“拉萨北京实验中学”。

到今年8月,正好三年。高考录取工作刚刚确定,该校门口挂着一条横幅:“热烈祝贺我校张新红同学考入上海交通大学,旦真旺久同学考入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琼达同学考入北京师范大学。”

据该校副校长刘志林介绍,连续三年,高考上线率节节攀升,2015年达到81%,2016年达到89.44%,2017年则是100%。

就在两个月前,“京藏优质教育资源远程项目”正式启动。在启动仪式上东城区区级骨干教师苑红霞做了一节精彩纷呈的《动能和动能定理》。

刘志林说,在北京援藏指挥部的支持下,两年来学校选派了六批教师赴京学习。北京四中、八中、六十六中、171中学、陈经纶中学和北师大附属中学京西分校等诸多名校成为教师进修学习的基地校。

他认为,这一切就是为了“扶志”,让贫困从年轻一代开始彻底改变。

在拉萨北京实验中学的教室里,随处可见“讲党恩爱核心、讲团结爱祖国、讲贡献爱家园、讲文明爱生活”的“四讲四爱”标语。

巴桑拉姆说,如果你能遇到李鹏老师,请转告他,注意身体,等我和同学们考上大学,会组团去看他的。

而“组团式”在西藏也是一个热词。简单说,所谓“组团式”,就是改变之前教育援藏的短期帮扶安排,实施3年为一周期,帮助受援学校的质量整体提升。

2015年,教育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财政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联合印发《“组团式”教育人才援藏工作实施方案》。决定由北京等17个省市和教育部直属高校附属中小学,选派800名援藏教师,以每10—50名教师组成1个团队集中对口支援1所中小学的形式,集中援助西藏20所中小学校,帮助西藏打造一批高水平的示范性高中和标准化中小学校。

与此同时,每年从西藏幼儿园、中小学校、中职学校选派骨干教师、校长(园长)和学校管理干部400人,到教育部直属高校附属学校和对口支援省市学校跟岗学习、挂职锻炼、集中培训,培训时间不少于一年。

三、【援藏扶智】阿旺顿珠的创业梦

29岁的拉萨青年阿旺顿珠有一个梦想:“我希望承包更多的大棚”。

他是拉萨市堆龙德庆区羊达乡羊达村六组的种植户。

在堆龙德庆区有一个羊达现代设施农业示范园区,这是北京市援藏的对口支援项目之一。

在这个农业园里,“创业者”阿旺顿珠承包了四个大棚。现在大棚里种植的是主要蔬菜,比如西红柿、黄瓜、青笋等。

他给记者算了一个经济账,目前平均每个大棚每年的纯收入是两万元,四个大棚就是八万元。在羊达村,他一家四口人,这个经济状况算是中上层。

阿旺顿珠说,这一切都要感谢北京援藏,要不然,不可能有这么高的收入。“我不懂技术,有问题全靠技术员来指导。”

他把技术员当作自己的“智囊”。从种子到种植,从疾病到施肥,从包装到销售……“不管遇到什么问题,一个电话,技术员就会来帮忙。”搓着双手,阿旺顿珠说道。

在园区道路的巨幅介绍海报上,印有相关的技术人员姓名、身份和手机号码。如菌类首席专家是熊卫平,身份是西藏自治区农牧科学院蔬菜所副所长。石斛首席专家是毛浓文,身份是拉萨市农业科学研究所研究员。

技术负责单位是拉萨市农牧局和堆龙德庆区农牧局。技术指导员一个是张君丽,身份是西藏自治区农牧科学院助理研究员,另一个是刘红,身份是西藏自治区农牧科学院蔬菜研究所栽培室主任。

另一个巨幅介绍海报,印的是“标准体系”。在其中的生产技术管理一项,分为生产物资采购,蔬菜生产技术规程,花卉生产技术规程,生产过程管理,农残检测,保险加工管理等。相关的标准体系是根据国家标准、部标、行业标准和企业标准组成。

北京援藏干部(原海淀区审计局副局长)、堆龙德庆区副区长邬斌峰介绍说,羊达现代设施农业示范园,是中央第五次西藏工作座谈会召开之后,整合所有援藏资源、资金实施的一项促进农牧民增收、农牧业增效,辐射带动力强的民生项目、援藏项目。

在地方政府的一份汇报材料中,记者看到一组数据:该示范园年产值1800万元以上,年利润总额500万元以上。直接受益群体123户372人(土地流转收入124.9857万元,户均收入1.016万元),带动215户农户致富增收(临时性用工),产业工人11人。

据园区管委会副主任李鹏辉介绍,合作社实行“农超对接”、“农军对接”“农校对接”“安居园设点”、“配送”、“采摘”等经营方式,大大提升了农业科技含量,不但不断地拓展市场份额,还带动了周边农民增收致富。

四、【援藏扶制】次仁平措的养老梦

50岁的拉萨老人次仁平措有一个梦想:“我希望晚年能更幸福一些”。

他不久前刚刚拿到了“分红”款,两万多元。

他和老伴还有两个孩子,一家四口人现在有5亩地,每亩地一年的土地流转金是1500元,加上一年的农业补贴一万八千元,此外,作为农业示范园的产业工人,次仁平措每个月还有3000元的工资。

这个收入,在羊达村算是中等收入水平。

所谓的“分红”,源自次仁平措的身份——合作社社员。

2011年,随着北京援藏工作的进展,“合作社”应运而生。创举之一是农民专业合作社,全称是“羊达乡蔬菜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

整个羊达现代设施农业示范园园区的管理结构图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园区管委会,由园区成员和园区党支部组成,另一部分则是合作社,由理事会、监事会和社员代表组成。次仁平措是社员之一。

据园区管委会副主任李鹏辉介绍,合作社采取“党委主导、政府引导、党员带头、群众参与、整乡推进、群众增收”为主线,按照“政府+合作社+基地+院校+农户”的经营机制运行。

园区现种植的品种分“五大类”(藏药材、花卉、蔬菜、瓜果、食用菌),40多个品种,“就是要最大限度保障农民的利益不受损”。

在体制或制度层面扶贫,是援藏工作的显著特色之一。

拉萨北京实验中学副校长刘志林说:“我一直在考虑一个问题,援藏的人一批来了,又一批走了,到底给西藏留下了什么,或者说我们的援藏遗产是什么,我认为是制度,只有这样,才可能实现扶贫效果的持续化。也只有这样,才不会留下遗憾。”

所以,在拉萨北京实验中学,可以看到2014年以来一系列的“手册”和“细则”,如《教工工作手册》、《学生手册》,《教代会细则》、《教师职称评审量化评分细则》、《教职工月考核管理制度》、《教职工考勤制度》,《拉萨北京实验中学关于对援藏教师的需求报告》、《拉萨北京实验中学教师聘任方案(修改稿)》,以及关于学生工作的各种量化评比表。

拉萨市人民医院副院长邓明卓说:“从北京到西藏来,主要是要把一些先进的理念和经验带来,最终表现为各种规章制度。”

在血液透析室大厅的墙上,悬挂着两张关系图,一个是“拉萨市人民医院组团式援藏医疗人才群体帮扶结对关系表”,一个是“北京市第三批医疗人才组团式援藏师徒关系对照志”。医院先后出台了《医疗管理专业相关制度2017版》、《医疗工作制度第二分册2017版》、《医学检验操作技术规范第六分册第一版》等专业技术规范的文本。

在拉萨市人民医院血液透析室护士长常文静看来,“组团式”带来的变化,既有专业人才的援藏,也有管理人才的援藏,而由此组成的团队,在效率方面效果更好,也更利于和医院已有的团队之间加速融合。

《西藏日报》曾发表评论指出,“组团式”援藏,坚持“输血”与“造血”、“硬件”与“软件”建设相结合,切实增强受援地自我发展能力。

右一为本文作者凤凰网评论总监高明勇与受邀被采访者的合影。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网独家稿件,未经许可,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