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环境“舒心”,企业家方有“恒心”

作者:缪一知
2017.09.26

发挥企业家作用极为重要,但企业家精神的养成、企业家素质的炼成、企业家资源的保护,是一个系统工程,既不能一蹴而就,而无法靠行政指令划拨来“堆砌”。

《中共中央 国务院 关于营造企业家健康成长环境弘扬优秀企业家精神更好发挥企业家作用的意见》(下称《意见》)25日全文发布。这是1949年以来中央首以专门文件明确企业家精神地位和价值,是对改革开放以来获得累累硕果的一项基本经验的总结,凸显了对“人”在市场经济中之地位的重视。

《意见》指出,“企业家是经济活动的重要主体”。事在人为,企业经营固然是一项集体事业,一线工人在内的努力不可或缺,但企业家更是企业的灵魂和舵手。有时候,是先有了企业,才有企业家。但一定是先有了伟大企业家,才有了伟大企业。失去了企业家的企业即便还是庞然大物,却已然丧失了生气。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意见》明确承认了企业家“为积累社会财富、创造就业岗位、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增强综合国力作出了重要贡献”。故而,如何为企业家营造健康成长环境,把弘扬、支持优秀企业家精神落到实处,更好发挥企业家作用,不仅有利于深化当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更能持续激发市场活力、实现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

真正的企业家并不需要优惠、照顾和特权,也未必追逐头衔、光环和奖牌,但他们一定渴求的是一视同仁的市场环境和政策待遇,对保护合法权益的法治环境、促进公平竞争诚信经营的市场环境、尊重和激励干事创业的社会氛围。

在我国,政商关系中的主导者还是政府,所以政府部门及其工作人员要有主动的意识和担当的精神来营造“亲”“清”新型政商关系,创新透明开放的政企互动机制,积极向企业家问计求策,允许和容忍企业家们讲真话、谈实情、建诤言。

当前已经开展的一项为企业家提供正向激励机制、增强活力动力的工作重点,是以市场主体需求为导向深化“放管服”改革。政府的作用,在根本上体现为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要在更大范围、更深层次上深化。不仅个体政府部门和公务员要优化服务项目的办事流程,推进窗口单位精准服务,更要在制度上做好“放管服”改革涉及的规章、规范性文件清理工作。

企业家需要公平竞争权益保障。公平竞争的环境打造,需要靠政府来落实公平竞争审查制度,确立竞争政策基础性地位,全面实施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保障各类市场主体依法平等进入负面清单以外的行业、领域和业务,依法处罚反竞争行为和地方保护主义,清理废除妨碍统一市场公平竞争的各种规定和做法,这样才能让企业家享受完善权利平等、机会平等、规则平等的市场环境,促进各种所有制经济依法依规平等使用生产要素、公开公平公正参与市场竞争、同等受到法律保护。

公平竞争令企业家可以创富,完善产权保护制度让企业家创造的财产不被侵占。有恒产者有恒心。企业家依法进行自主经营活动,各级政府、部门及其工作人员不应干预。涉企收费、监督检查等都应清单化制度化,各种收费、摊派事项和各类达标评比活动都应伴随“放管服”的改革得到尽量清理,最大程度减轻企业负担。

保护企业家产权,不能依赖一个或一群官员的开明,而是要在立法、执法、司法等各方面各环节,加快建立依法平等保护各种所有制经济产权的长效机制。监管要有公平性、规范性、简约性。监管清单制度应明确和规范监管事项、依据、主体、权限、内容、方法、程序和处罚措施。探索建立鼓励创新的审慎监管方式。清除多重多头执法,提高综合执法效率,减轻企业负担。全面实施“双随机、一公开”监管,有效避免选择性执法。行政执法条件应予以细化、规范,减少执法人员的自由裁量权。

我国还是发展中国家,政府会有特定的产业政策或城市规划等,并可能不时发生较大变动。对此,《意见》提出应保持涉企政策稳定性和连续性。涉企政策、规划、法规制定和变动时,充分利用“互联网+”的手段,建立涉企政策信息集中公开制度和推送制度、加大政府信息数据开放力度;并在此基础上广泛听取企业家的意见建议。政府基于公共利益确需调整政策的,应有法定的规范程序,合理设立过渡期。因政府规划调整、政策变化造成企业合法权益受损的,应依法实施补偿救济机制。

保护企业家产权,既要“向前看”,也要“向后看”。此前中共中央、国务院已经发布过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指出要及时甄别纠正社会反映强烈的产权纠纷申诉案件,剖析侵害产权案例。虽然这些案件可能牵涉的时日已久、牵扯的利益主体众多,但如果主事的部门能勇于排除万难、正本清源,实事求是地平反冤假错案,则在宣传依法有效保护产权的宣传方面的效果,比起正面提口号表决心要强烈和有效得多。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意见》还提出保障企业自主加入和退出行业协会商会的权利,并充分吸收行业协会商会等第三方机构参与涉企政策后评估,研究设立全国统一的企业维权服务平台。这将允许企业家们形成合力来维权,如能成为制度增长点,意义将极为深远。

保护产权还要有制度创新。进入21世纪,无形的智慧财产创新对经济驱动的意义越来越明显。在事前,商业模式、文化创意等创新成果的知识产权保护办法应得到更多研究。在事后,应探索在现有法律法规框架下以知识产权的市场价值为参照确定损害赔偿额度,完善诉讼证据规则、证据披露以及证据妨碍排除规则,探索建立非诉行政强制执行绿色通道,都能够令司法救济渠道更通畅。让法院也成为企业家之间公平竞争的平台。不能让创业者没有倒在商战的正面交锋中,而毁于抄袭仿冒者的偷袭。

总之,发挥企业家作用极为重要,但企业家精神的养成、企业家素质的炼成、企业家资源的保护,是一个系统工程,既不能一蹴而就,而无法靠行政指令划拨来“堆砌”。政府在其中能起到的影响很大,但反向破坏不难,正向塑造不易,而最能润物无声、春风化雨的,则是努力建设、细化和实施法律制度,打造保护企业家安心做事、产权有保障、公平有保证的法治环境。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网独家稿件,未经许可,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