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没有新兴互联网企业背后的隐忧

作者:马亮
2018.02.25

可以说,在互联网时代,市场经济的游戏规则或“玩法”正在悄然改变。过去依赖资源投入的经济模式越来越难以适应,大而不强的经济可能无法继续领跑。

“全国互联网企业百强我省只有2家,排名都在60名以后,滴滴打车、支付宝、微信红包等具有超前引领作用的创新模式,都没原创在山东。”

在2月22日召开的山东省全面展开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动员大会上,省委书记刘家义的长篇讲话引发广泛关注。

众所周知,不少地方政府官员热衷于报喜不报忧,即便认识到问题也不敢公开承认。刘家义这番讲话,舆论不仅没有唱衰山东省,反而为其点赞。

能够居安思危并未雨绸缪,这种前瞻意识备受瞩目。但是,在指陈发展痛点和问题所在的同时,仍要清醒地认识到,实现新旧动能转换殊非易事。

不久前,当人们在嗟叹东北振兴乏力时,就不免谈及“关外”山东省所面临的类似挑战。山东省的经济结构,同样是以国有企业和传统资源型产业为主,面临经济结构转型升级和战略新兴产业发展提速的难题。

对此,刘家义提出一个耐人寻味的问题,那就是为什么山东省没有出现滴滴打车这样的新兴互联网企业。

值得注意的是,这同创新创业土壤和营商环境不无关系。从山东省的发展前景来看,至关重要的是实现政商关系和营商环境的根本提升。

笔者所在的课题组最近对中国地级以上城市新型政商关系的评价显示,山东省的城市总体排名靠前,虽然在所有省份中表现较佳,但是仍然落后于上海、北京、浙江,而且同江苏、广东、河北等省份尚有差距。

山东省一直以来都有很强的官本位思想。如何进一步优化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改善营商环境并激发创新创业活力,是实现新旧动能转换的关键所在。

今年恰逢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从中国改革开放的进程来看,从过去一穷二白的计划经济转变到朝气蓬勃的市场经济,其中政府与市场的互动关系转变至关重要。

在市场起步之际,政府的助推不可或缺。但是当市场发展起来以后,则会反过来倒逼政府改革,并对营商环境提出更高要求。过去粗放式发展宣告终结,而新兴经济形态则方兴未艾。可以说,在互联网时代,市场经济的游戏规则或“玩法”正在悄然改变。过去依赖资源投入的经济模式越来越难以适应,大而不强的经济可能无法继续领跑。

以网约车为例,山东省多个城市都没有遵循国务院和中央部委的指导意见,而是严格禁止网约车,甚至将其列为违法行为。

例如,2017年8月4日,大众网发布消息称:记者从东营市交通运输局获悉,近日,部分私家车主或驾驶员在滴滴平台注册后在东营市区域内从事非法运营活动。截止目前东营并未准许任何平台和私家车辆从事专车运营。东营网也曾发布消息:私家车加盟“滴滴顺风车”从事营运属于违法行为。

这种简单粗暴的监管态度和做法,不仅有违共享经济的发展趋势,而且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地方政府还没有为迎接新旧动能转换做好准备。

在中国向现代化国家迈进的新征程上,还需要克服许多艰难险阻,遇到的问题可能会更加复杂多变,过去行之有效的做法也不再奏效。特别是在当前发展不均衡不充分的问题仍然非常突出的情况下,更加迫切需要各地政府能够找差距和补短板。

人们期待更多地方政府能够像山东省这样,直面挑战并直陈问题,而不是刻意回避问题或遮遮掩掩。只有如此方能认清前路,才能实现经济转型升级和社会蓬勃发展。(作者马亮系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网独家稿件,未经许可,禁止转载!】